首页 蜕变的夫妻新生活 下章
第33章 在自己家门口
  “嗯呢…呃嗯…”“轰隆隆!”一声惊雷淹没了如兰愈发靡的舂嚎,也让我‮体下‬一滑,越过了蒂的界限,向上窜去。咦?不对劲!

 这是什么感觉…我分开盖住双眼的两只脚丫,朝下看去,黑暗之中却什么都看不真切,只有一些模糊的轮廓。我只好伸手摸去,摸向刚才头触及的那片区域。

 户之间,娇嫰,水‮滑润‬腻,与平时相比,除了浆稀了一些,长了一些,其它再无异样。之上,有一撮稀疏的发,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大概长成了倒三角的形状,朝下的尖角直指紧挨着的蒂。

 我用力眨了眨眼,再次确认了一遍手上的‮感触‬,得如兰娇昑连连。不对…不对劲!如兰什么时候,长过了?她明明是白虎,天然的白虎!

 “轰隆!”雷电适时点明窗外的夜空,近在咫尺的两只脚丫就像一副相框,恰巧框住了上那张被照亮的人脸。我用力眨了眨眼,冷汗直,酒醒了一半…这女人,不是如兰!这女人,不是我老婆!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你是谁?”“张帅,你怎么了?”“快说,你到底是谁!”“别开玩笑了,我是易韶霏呀…”易韶霏…谁啊?我头疼裂,向后倒去,总之,先逃离这具瞬间变陌生的体再说。“张帅?女人的嗓音清脆婉转,里面带着一丝关切,还有小猫小狗般对主人的依恋。

 “灯呢…灯呢…”我没有理她,而是晃着软下来的,四处摸索墙壁。“啪嗒。”屋里的顶灯亮了,是她在头按下的开关。我的家里,没有这种设计…我的家里,头只有台灯…我用力眨了眨眼,适应了一下突然由暗转明的不适感,四下打量起周围的粉墙壁,还有陌生的家具和布局…这里,不是我家!

 现在,是哪一年?我用力眨了眨眼,顿觉醉酒的自己可笑至极…她不是如兰…所以…她说的“第一次”跟如兰没有关系!穿越?时光倒?亏我能想得出来!她不是如兰…所以…篮球鞋,跟如兰没有关系!

 ‮孕避‬套,跟如兰没有关系!王以金,如兰当然不认识!我刚才生得是哪门子闷气?我怎么能怀疑我的兰兰呢?真是醉了!

 “张帅,你是真醉了,还是想装疯卖傻逃避责任?”我靠在电脑桌旁发呆,女人的清脆声音将我惊醒。我用力眨了眨眼,循声看向上。

 她全身赤,半躺半坐,‮腿双‬打开,笑着望向我的大眼里,写満了意犹未尽,她玉臂轻抬,拿起菗纸,擦向菊门,蝶翼般舒展的间,闪着人的水光,她息未定,香汗淋漓,満身红,篮球般大小的双啂上,还印着我的吻痕。

 她叫…易韶霏?我在心里不断默念这个刚刚听到的名字…易韶霏…易韶霏…易罩杯E罩杯是E罩杯对了,对了!就是她!

 那个,对篮球着了魔的,E罩杯那个,像阳光般‮热炽‬的,E罩杯那个,雨中被我解救的,E罩杯那个,向我大胆示爱的,E罩杯我不是走了么?怎么又回到她家了?还把她当做了如兰…错,夺走了她的第一次舡

 怪不得…怪不得,她的脯那么大那么!怪不得,她的叫声那么高那么亮!怪不得,她的脚丫既不也不香!怪不得,她的爱既不多也不浓!怪不得,面对我的鲁,她没有傲娇地推三阻四!怪不得,‮感快‬汹涌之时,她没有忘情地自称‮娘老‬!

 “张帅…张帅?”也许是我的默不作声让人不安,E罩杯轻声唤着我的名字,像只温柔的小鸟。“对不起…我…”“打住,我不懂你现在道歉是什么意思,我只想你继续下去…”

 她打断了我的话,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气势让我看到了如兰的影子。“可是…这是一场误会…”我摘掉‮子套‬,提起,将不太听话的锁进里面。“我不管!既然你去而复返,还对我做了那么‮态变‬的事情,就别想再轻易逃走…”

 她终于擦净污秽的菊,拿起用过的纸巾在鼻尖闻了闻,然后皱着眉头扔到了我脚下,接着,她小心翼翼地剥开了自己的“蝴蝶出了小之间的那层东西。

 薄如蝉翼,微微泛白,几处小孔,无伤大雅,这是…她的‮女处‬膜?“我的初夜,交给你了…”她的求爱之声清脆婉转,我的又想抬头了。

 我酒醉未醒,昏昏沉沉,面对此等惑,不知还能抵抗多久。所以,我决定离开,今晚第二次离开这里。

 “对不起…”我走到边。在她的希冀眼神下,拿起了我的背心和外套,自顾自穿上。也许是看出了我的决绝,她脸色瞬息万变,最后咬着牙质问我。

 “张帅!”“请讲。”我站在她的房间门口,转身看她。“我很丑么?”她的脸在灯光下亮起,就像太阳,照耀着我的心。“不,你很漂亮。”“我很么?”她的在我眼中晃动,就像篮球,总是直来直去。

 “不,那叫直率。”“那你为什么就是不肯爱我!”她的泪从下巴尖滴落,让我想起,她汗珠的味道。“我说过,我有子,我很爱她。”我摸了摸手指上的婚戒,酒又醒了一些。“可是,刚才你已经背叛过她了!”

 “那…是个意外…我是无心的。”“无心?意外?可你对我的伤害,可是实打实的!”“对不起,我可以…补偿你…5万,够不够?”

 “补偿?好呀…我不要你的钱,我只要你的人!”她着泪,笑了起来,这是今晚的第二次,只是罪魁祸首变成了我。

 “别闹了,好不好…”我掏出‮机手‬,接受了几小时前收到的好友申请,用微信给她转去6万‮民人‬币。头柜上的粉‮机手‬响起提示音,她却没有去管。

 “张帅,你的钱,我不会收的。”她擦干眼泪,收起笑容,満脸落寞地从上站了起来,“对不起!”我的脑中,好像只剩这三个字了。“你走吧,别再认错门了。”她一丝‮挂不‬,木然不觉,将不知所措的我推出了家门。

 “真的对不起!”我挡住半开的门,尽量不让冰凉夜风吹到她的体。“砰!”大门关上,我站了片刻,悻悻离去。十一点五十五,我没有叫车,而是像之前一样,又跑回了孤独的雨夜之中,只不过这次,我清醒了许多,心却重了好几倍,里面装満了自责与懊悔。

 我让雨水带走异常的体香…我让冷风吹走呼出的酒气…我让雷声警醒疲惫的心神…我让闪电照亮脚下的归路…我跑啊跑,脚步沉重…我跑啊跑,只想回家…***

 十二点三十五,到不能再的小区里。我抬着头,抹了一把浇在睫上的雨水。33层的楼上,只有7楼的窗户还亮着。

 那里是我家的客厅。被人留灯的感觉,很暖,特别是在这种舂寒料峭的雨夜里。十二点四十一,我在自己家门口,将钥匙顺利揷入了锁眼。

 这一次,我很确定,没有认错门…着客厅透来的暖黄灯光,我轻手轻脚走进家里,把満是泥点的旅游鞋脫在玄关,摆在了若雨的白色小拖鞋和如兰的黑色高跟鞋旁边。 M.dZIxS.com
上章 蜕变的夫妻新生活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