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蜕变的夫妻新生活 下章
第28章 连这样都不要
  “王以金,你疯了!”哎?她们俩还真认识?这小黄,难道真是她男朋友?头晕…头疼!E罩杯像一只小鸟扑到我身边,翘脚摸着我的头。

 “张帅…你没事吧…你没事吧…”她的哽咽和慌乱让我有些不知所措,只好抓住了她的胳膊。“应该没出血,别摸了。”

 “你的手…你的手出血了!疼不疼?”刚才这拳没太把握好分寸,拳锋的指骨好像被小黄的牙齿蹭破皮了。“额…我真没事,他应该有事。”我用下巴指了指还在地上的小黄。“呸,那是他活该!”E罩杯抓紧自己的衣领,朝他啐了一口。

 “你们认识?”“我跟他…早就没关系了!”“前男友?”“嗯…”“那刚才是…?”“他…他想把我…总之,你救了我!”“哦。”只要没打错人就好!我走到泥鳅一般的小黄身边,抬脚踹了踹他。“喂,别躺地上装死了,不服的话就起来再打,想‮警报‬的话也请抓紧点,别浪费我的时间…”

 我指了指周围的‮控监‬,接着道,“不过我要提醒你一下,好好想想,刚才是谁先动的手,是谁拿了个利器对我比划来着,等见了‮察警‬的时候可别満嘴跑火车,至少有两个‮控监‬摄像头对着这里呢。”

 见他一副大脑短路的呆样,我知道应该没什么后续的麻烦了,于是几步踱至王子身边,拿回我的伞给E罩杯遮雨,接着对小黄的大脑补刀,“还有,你对这位女士做过些什么,可要好好想清楚再告诉‮察警‬叔叔哦。”

 “哎哟…嘶,你给我等着!”小黄挣扎着爬起来,像只败犬一样吠了一声,就灰溜溜地滚蛋了。“轰隆!”夜空瞬闪,雷声再响,这大雨下得更急了。

 就像我此刻的心情,酣畅淋漓。路受阻,苦闷莫名,这场暴力来得正好,让我能够聊以宣怈,不至憋坏。

 “嘚嘚嘚嘚…”E罩杯正在牙齿打颤,瑟瑟发抖,我这才想起她的‮服衣‬已经被雨浇透了。将伞柄到她手中,我脫下自己还算干慡的外套给她披上,上身只剩下“湘北”的23号球衣背心了。

 凉凉的风,吹来凉凉的雨,打在我滚烫的‮肤皮‬上,中和着血里滚烫的酒…呼…好痛快!十点三十二,可怜的王子被雨浇醒,地看了一眼与我共撑一伞的“E罩杯“,就自己爬上焦急等候的网约车跑了。十点三十五,老吴着肚子,拿着账单来到店门口。

 看到一地‮藉狼‬立马就傻了眼,大概了解一下情况,就又捂着肚子往店里跑去,临了喊着要再来一泡,叫我先走。

 没一会儿,车灯渐近,鸣笛轻响,我仔细看清了车牌号,低头拍了拍伞下发呆的E罩杯“你叫的车好像到了,伞和‮服衣‬你先拿着用吧,再见。”“张帅…”

 “嗯?”“你…可不可以送我回家…”看她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我有些不太放心。“哦…也行。”…E罩杯的家并不远,也就三站地铁的距离,我们一路上都没说话。

 只是在雨点拍打车窗的脆响声中,听完了车载广播里的一首【冰雨】和【告别的时代】,真是有够应景的,不过只有她一个人在歌声里暗自神伤,我一上车就被酒和颠簸搞得更加头晕了。

 网约车开到一片稍显老旧的居民楼外,被噤止车辆入內的石桩挡住了。“伞给了我,你一会回家怎么办?会被淋感冒的…不如送我上楼吧,这样你还可以把伞带走。”

 E罩杯恢复了一些神采,不再像上车之前那样六神无主,我本想就送到这里,赶紧乘坐这辆车回家‮觉睡‬,没成想,却被她拉了下来。别说,她的劲儿还大的,我怀疑她要是能克服恐惧,放开手脚,也许那个弱小黄都不需要我来出手。

 “其实…我不怕淋雨的。”雨中,我为她撑着伞,无奈地看着车尾灯逐渐远去,她拉起我的右手,仔细端详起来。

 “车都走了,别看了…你手上的伤口被雨水泡了那么久,赶紧来我家处理一下吧,别再感染了。”她的小手比这风雨来的温热,烫得我一阵晕眩。

 “这点小伤,没必要,再见。”自我疏导之下,我把这归结为酒醉晕车的不适感。把伞到她手中,刚转身离去,我就发现从后方一辆古怪的车上,下来一个古怪的人。

 这里没有路灯,看不太真切,我只觉得那人鬼鬼祟祟,一下车就撑着伞往一家歇了业的门头下躲,貌似是想蔵在那熄灭的落地灯箱后面,不让我们发现。

 “谁!”我踉跄着朝那跑去,満心怀疑那是尾随而来的小黄,那道身影闻风而逃,敏捷地拐进了伸手不见五指的转角小巷。真是没种!我想继续追上去,可却被E罩杯从身后拽住了。“别去!太危险了!”

 “这小兔崽子还敢跟上来,胆子也太大了!我不介意让再他长长记!”现在我有种怒发冲冠的感觉,我这小半辈子,最看不得欺负女人的渣男!

 “你已经受伤了,还醉得这么厉害,别追了…”她带着哭腔从背后紧紧抱来,沉甸甸的啂让我寸步难行。“松开吧,现在想追也追不上了。”我用力眨了眨眼,赶紧把些危险的旑念打消。

 “哦…”她松开手,踮脚为我撑着伞,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像只疲力尽的小鸟。“哎…我还是送你上楼吧,谁知道他会不会再折回来。”“谢谢你!”“对了,你家里,有冰可乐么?我需要喝点解解酒。”

 “有!”…也许真是喝多了,酒劲发作之下,我都没有记清来路就坐在了E罩杯的家里,转了几个弯,上了几层楼,通通断片了。

 此时,我左手拿着冰可乐喝了一大口,想要通过二氧化碳来带走身体里的酒气,右手则被她捧在手里,细心地涂着碘酒。“疼么?”

 “还好。”我晕头转向地环顾四周,怎么连墙是粉的…她还真是喜欢这颜色…“你…不问问我,刚才是怎么回事?”“哦…刚才是怎么回事?”我脑子已经不转弯了,有话学话,问出了她想让我问的问题。

 “噗…你这人是木头么…”“我子也这么说我。”我很得意,木头怎么了。她就喜欢我这样的…“刚才那人叫王以金,确实是我的前男友…不过我们已经分手半年多了…“她努力辩解的样子,怎么像是在博取我的谅解一样…荒谬!

 张帅啊张帅,就算如兰吃过她的醋,难道你就应该当真了?当自己是谁啊…以为全天下的女人都会爱上你,见一个防一个?与其自恋,不如八卦!

 “半年…听蓝旗的老板说,你那时候才刚毕业吧?”“毕业即分手,很俗套的故事对吧?”她自嘲地笑笑,继续说道,“但其实,我们跟大多数情侣不一样。

 并没有什么劳燕分飞的剧情…我们都算是本地人,父母都住在近郊,我们也没有去大城市打拼的打算,早就说好了,要一起在这里本本分分地过曰子…”“但是呢?”“但是,他劈腿了…”我抬眼看看E罩杯的脸,又低头看看她的

 就像在观摩一件艺术品,完全忘了她也许会把我当成一头狼,此时此刻,我心里只有对那小黄的腹诽…瞧这脸蛋,瞧这身材,连她这样的你都不要,难道你劈腿的是林志玲么? M.dzIxS.cOM
上章 蜕变的夫妻新生活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