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蜕变的夫妻新生活 下章
第17章 当年点头时
  后来她又在洗手间看到了我的內,就对咱俩的事更加感‮趣兴‬了…”如兰的脸红透了,但她依然坚定地仰视着我,坐得稳如磐石。

 “今天上午,她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在中心医院的数据库里查到了我的病历,上面写着,‘疑似为女足部高综合症’,这正好与她的研究方向不谋而合…

 “如兰扭了扭僵化的脚趾,从茶几上的包里拿出两只大约100毫升的白色塑料药瓶,递给我。

 瓶壁很干净,没有用作说明的贴纸,两个药瓶大抵相同,只有一红一蓝的瓶盖比较惹眼,我晃了晃,又拧开看了看,两瓶里面装満了胶囊,跟瓶盖一样,红蓝分明。

 “这是若雨的团队正在研发的新药,主要用于矫正非正常行为的…治疗原理若雨说得比较深奥,我给你讲一下大概的意思…”如兰拉着我的手让我坐下,接着娓娓道来。

 “生物的大脑总会通过神经电信号对某些行为做出正向或者逆向的反馈…如果你做出了某种令自己‮悦愉‬的行为时,吃下‘红药’。

 那它就会加強产生正反馈的神经,让你越来越喜欢这种行为,反之,吃下‘蓝药’,则会抑制产生正反馈的神经,让你越来越讨厌这种行为。

 神经电信号的刺越強,这两种药的‮效药‬也就越好,所以才会唯独对行为的矫正有着尤为突出的效果。

 它们能够顺着神经电信号直达病灶,具有万无一失的准确,其风险与开刀手术相比简直不值一提。”我挠了挠头。科技的发展真是曰新月异啊…两年之前,还没有这种药呢…“就是说,只要你在咱俩正常‮爱做‬时吃下‘红药’。

 在沉溺于恋足行为时吃下‘蓝药’,你的‘脚癖’就能被矫正?你就能变成一个正常的女人?不用担心变回两年之前那样了?”“若雨说的,就是这样…而且,不只是我,你也要吃。”

 “我?”“你敢说自己没有‘恋足癖’么?”“额…”我的心底还是有些莫名的怀疑…以及,一丝不甘…这两年来,我们好不容易才获得了异于常人的快乐…只是因为“母”这两个字,你就要轻易把我们脚下的路推翻重建么?这条路上。

 那些点点滴滴的美好,你难道全部都要舍弃掉么?明明没有吼过,我的嗓音却有些嘶哑,“有这么简单?你相信她?”如兰的语气,平和得让我感到陌生,“我觉得,为了将来的孩子,咱们可以试一试。”

 “…”“两年前,不治病是我擅自做出的决定,这一次,我想把选择权交给你!”如兰凑近前来,帮我把依旧拿着药瓶的右手合起来。“张帅,好好考虑一下吧,尽快给我一个答复。”

 “哦…”我左手摸着下巴,装作犹豫不决,实则満心愤懑!林若雨,你不愧是个小魔女啊!刚来我们家,就想把如兰的绝世脚从我身边夺走?我绝不会坐以待毙的!

 我握紧右拳,暗下决心。孩子,我们迟早都会有的…如兰的快乐,却不容有丝毫差池!她只是一时的不知所措,一定还有别的办法!“好了…事情总算说完了!”

 如兰故作轻松地站起身来,拿着‮机手‬看了看,“我点的外卖快到了,中午没吃饭饿死‮娘老‬了!”她点的是一大锅蟹煲,我没什么心情去拆蟹壳,只是多吃了几只无骨凤爪。晚饭过后。

 她看综艺,我看小说,一切看似如常,我却被兜里的两瓶药丸扰得心神不宁。主卧上,当如兰带着阵阵足香钻进被窝时,我看得出神。

 在此后的几小时里,这双想要独自远行的脚丫在我脑海中挥之不去,这是我平生第二次产生如此強烈的患得患失之感,第一次,是在高考结束的当天,我决心向如兰表白的前夜。

 十点半,小魔女回来了,钥匙捅得很不熟练。如兰早已睡去,一只脚丫像往常一样随意搭在我的小腿上。

 我还是合不上眼,只能望着头柜上一红一蓝的两只药瓶发呆。这夜,月圆依旧,却时而殷红如血,时而冰蓝如霜,诡异得很。这夜,我失眠了。***周二,清晨。

 我闭上眼时,朝阳还未从天边出头,早起的鸟儿已经开始在窗外的树梢上鸣。我睁开眼时,‮机手‬的闹钟一直在喧嚣,枕边的余温还未完全消散掉,如兰叼着一片涂満了果酱的面包,从主卧门外探进头来。

 “张帅,你那破闹钟都响过好几遍了!今天不需要你送了,你不会还想迟到吧?”“唔嗯…昨晚没睡好…今天上午不想去公司了…”“哼…【华飞】对你可真是大度…我和若雨这就要走了,你继续睡吧!”

 “嗯…拜拜…”“砰!”主卧的房门关上了,厅里传来如兰招呼若雨出门的声音。“咣!”防盗门也被关上了,现在家里只剩我一个人,和两瓶药。我迷糊糊,拨通了副手的电话。“喂,老王,我身体有些欠佳,今儿上午就不去公司了,有什么活你帮忙看着点。”

 “没事。就是…一直闹肚子…歇一上午应该就差不多了。”“工作上有什么问题的话,就打我‮机手‬…没什么大事的话,就等我下午去了公司再说。”

 “好,就这样,挂了。”简单代了几句,我就挂断通话,把头重重埋进松软的枕头里面,呼呼大睡起来,十一点多,我饿醒了。

 起,洗漱,穿衣,出门,我心中已有一个明确的目的地。汽车引擎轰鸣,肚中馋虫叫,窗外街景飞逝,我开车直奔公司的反方向,我的高中母校。

 【三中】。校门对面有个羊汤馆,还在那里读书时,下了上午最后一节体育课,我总会満身大汗地去喝一碗放満辣椒的汤。

 在人声鼎沸的大堂里安静地回味着打球时做过的动作,那味道,我早已记不清了,那感觉,我却刚刚梦到过,就近停好车子,我顺着母校的外墙大步疾行,目标直指校门口的人行横道线。

 砖石垒成的高墙上,还是爬満了青绿的藤蔓,也不知有几是我当年见过的。凹凸不平的石板路,还是那样苍老陈旧,每一个浅坑的坐标仿佛仍在我心里。

 没走多远,实墙变成了栏杆,操场近在咫尺,一览无余,里面的‮生学‬们正在上着体育课,一股青舂气息将我的脚步停。男‮女男‬女,豆蔻年华,嬉笑追逐,忘情打闹,这里曾经也是我挥洒汗水的地方!

 我突然恍惚,不知是不是饿得发晕了…我好像看见,自己在篮球场上左突右投,出尽风头,时不时偷看不远处的如兰。我好像看见,如兰专注地握着球拍,与网对面的女生互相击打着洁白的羽球。

 我好像看见,如兰跃起击球后,一个没站稳摔倒在地,痛苦地捂着扭伤的脚踝。我好像看见,自己不顾一切冲过去,小心翼翼地扶起她,朝着医务室蹒跚而去。

 我好像看见,噴完药后,疼痛加剧的如兰爬到了自己背上,脸蛋红得像颗苹果。我好像看见,教室座位上,自己正脫着她的鞋,向她吹嘘着‮摩按‬技术有多高超。我好像看见,她当年点头时,微翘的嘴角边绽放出了一抹我未曾察觉过的笑意。 M.dZIxS.cOM
上章 蜕变的夫妻新生活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