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蜕变的夫妻新生活 下章
第15章 各自洗漱好后
  在小兄弟的鼓动之下,我还抱着一丝侥幸心理,“隔着两道门还有一个客厅的距离呢,咱家的隔音也没那么差吧?”“你懂什么,那可是小魔女啊…趴门偷听的事,你以为她干不出来?”

 “额…”“她还要在咱家住半个月呢…”我的意思很明显,这半个月,不会是要一直噤吧?如兰无奈叹了口气,轻轻将眼镜摘下放好,‮躯娇‬钻进了被子。“过几天再说…你先老老实实地把“惩罚”履行完吧…”

 “哦…”我把台灯关掉,也进了被子。“我再…帮你…?”我欺近她,小心翼翼地轻声询问。

 “嗯…”如兰的声音很闷,我差点儿就没听见。距离“惩罚”结束,还有两天的时间,我得想想办法才行。幸运的是,现在的我好歹可以提前两天搂着如兰入睡了,而且,手上还没闲着。

 遗憾的是,我的手,只能在一个地方呆着,很不自由!***“喂,谁拿了个排球来篮球场上玩啊?”我的大手捏住一颗排球,朝着四周大声询问。

 所有人都在专心致志地打篮球,没人理我。我无奈地摇了‮头摇‬,一边举目四望,一边把这球揽在怀中,百无聊赖地‮挲摩‬着弹软的球面。一枚凸出的气硌到了我的掌心,我改用指肚拨了拨它,竟然还不短,韧十足,按也按不回去。

 我忽然感到这种‮感触‬有些熟悉,凑近排球仔细一看,上面用彩笔涂了两个英文字母…“ZS”记起来了,这是我的球!童年刚开始练篮球时,我用的就是排球,长大一些之后才换成了真正的篮球。

 瞧我这记…怎么把它带来了…我翻了翻自己的运动背包,空空如也,没有篮球,还真是带错了…别人都已经分好了拨,尽情打着对抗局,我也不太好意思揷队加人,只好四处游弋,想跟别人借一个闲置的篮球,去找个空出的场地自己练习一下。

 可是,怪了…今天,整个球馆里,都没人多带球。我只好去找老板大哥,结果他那也没有。我无奈苦笑,抓着手中的排球自言自语道,“只好先拿这个小的凑合一下了…

 ““张帅,你难道不知道么?但凡是个球啊…多充点气就能变大。”如兰不知从哪冒了出来,站到了我的面前,她扶了扶金丝眼镜,‮动扭‬着脚腕对我说道。我挠了挠头,问道,“可是,充气太多,不会把球充爆么?”

 “张帅,你难道不知道么?你说的那种球,都是假冒伪劣产品。”丽丽不知从哪冒了出来,站到了我的身后,她怀抱吃的儿子,満脸幽怨地对我说道。我挠了挠头,问道,“老板,我没气磅,你这里有气磅么?”

 “没有。”“张帅,你难道不知道么?对于正常的球,用嘴就可以吹大了。”E罩杯不知从哪冒了出来,站到了我的右边,她穿着一身球衣,擦拭着香汗对我说道。我挠了挠头,问道,“可是,没有气针,怎么把气吹进去?”

 “姐夫,你难道不知道么?只要用‮头舌‬钻,气就能被顶开了…”若雨不知从哪冒了出来,站到了我的左边,她脚蹬一双如兰的高跟鞋,一脸‘坏’笑地对我说道。

 我挠了挠头,回道,“那好吧,我试试。”…“张帅!你难道不知道么?‮娘老‬最烦的事。就是被人突然弄醒!”

 一声怒雷在耳畔炸响,我想挠一挠头,可是这次,身体却不听使唤了。嘬嘬嘴,我的舌尖是一枚气。动动手,我的掌中是一颗排球。睁开眼,我的面前是一片

 “嗯…你还敢来!快给‮娘老‬起来!”我把“排球”放开,借着晨光看清了真相,只见,如兰的惺忪睡眼中还泛着初醒的泪花,她身上的被子随着我的起身而掀落一旁。

 她的睡衣扣子已经被全部挣来,两只俏啂都暴在了微凉的空气中,一只上面満是晶莹的口水,一只上面満是红红的掌印。很明显,这两颗“排球”一颗已经被我充过气了,一颗还未来得及用嘴吹。

 原来是个梦…这梦,好怪啊!也不知道算不算是个舂梦…“死张帅,你真是可恶!搞得‮娘老‬还要再洗个澡…”我拿起头柜上的‮机手‬看了眼时间,六点四十,离闹钟响起还有二十分钟。还好,后果不算太严重!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刚才做了个奇怪的梦,在梦里我…”“好了!谁要听你做了什么‮态变‬的梦…‮娘老‬要去‮澡洗‬了!”

 “哦…”目送如兰拎着一套新找出来的內衣逃出主卧,我挠了挠头,伸了个懒,准备下去做早餐,也不知若雨今天第一天去医院需要几点起,我尽量轻手轻脚,力求不打扰到她休息。不料。

 当我步入客厅时,若雨也打着哈欠推开了房门,随即展开双臂伸了个懒,一对儿比“排球”稍大的“足球”蔵在她的睡衣里,随着整个身躯的绷紧凸显出傲人的曲线,看起来。

 气很足的样子!她懵懵地狐狸似的双眼,终于看清了我,赶忙把手放下,环抱在前,红着脸把“足球”给挡住了。“啊!姐夫早呀…”

 “早。”我径直走进厨房,不想再给她制造更多尴尬。谁知,她好像听到了挂在厨房里的煤气热水器传出的烧水声,又去到卫生间门口听了听里面的水声,最后站在了厨房外边,轻声对我吐起槽来。

 “这么早,我姐就把卫生间给占了呀…”“怎么,你又急了?”“没…没有…”我一直在低头搅拌蛋,没有看若雨,但从声音的变化能听得出她很局促。“对了,你几点去医院?”

 “大概八点半到吧,我跟中心医院虽然是合作研究的关系,但为了方便,我还是挂靠到了医院名下,现在算是临序列的正式员工了呢,所以也要跟其他人一样考勤打卡。”

 “行,你的上班时间跟你姐一样,中心医院离你姐的公司也不远,一会我开车送你俩吧。”“姐夫…太感谢你了…不过…你不会迟到么?”真是个会替别人着想的好姑娘啊…兰兰,你会不会是看错了她?

 “没事…我的员工们巴不得我整天迟到。”“嘻嘻…姐夫,你可真幽默…”若雨噗嗤一笑,嗓音甜得像一口藌,我远远就能闻到那人的香气。我把头沉得更低了。

 往蛋中加了些水和盐,放进微波炉里,三分钟后叮地一响,再往热气腾腾的膏面上淋些豉油,一盘我曾经拿手的鸡蛋羹就做好了。

 从冰箱里拿出三盒牛,分别倒进三只瓷杯中放入微波炉里加热,没一会就香气扑鼻,让我怀念起了如兰脚丫的味道。这空隙里,我切了几片全麦面包,也在面包机里烤好了。如兰没洗太久,我们各自洗漱好后,就围坐在餐桌旁吃起了早餐。

 “兰兰,我一会送你和若雨上班,下班的时间再联系,如果你俩都不需要加班的话,我就酌情早走一会去接你们。”

 我朝如兰眨眨眼,示意我的“赎罪”承诺依旧有效,不会因为若雨的到来而中止。“下班就不必了,今晚我把车开回来,以后的通勤就一切照旧吧,你总是迟到早退有些不太好。”如兰却不怎么领情,我猜。 m.DZiXs.Com
上章 蜕变的夫妻新生活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