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蜕变的夫妻新生活 下章
第9章 握了上去
  比起一个中立睿智的裁判,女人们更需要一个不分青红皂白的坚定盟友与自己同仇敌忾,共同进退。傲娇如你,看来也不能免俗啊…我猜猜看,比起被抢走衣裙玩偶,你更在意的,是那份本应属于你的完整母爱被她分走了吧?

 “那现在是什么情况,她为什么要来咱家借住?”“还不是因为我家里人都住在东郊,离市区太远呗,不然我那个偏心的老妈估计早就给她收拾好屋子了!”如兰从茶几上端起了一杯水喝。

 “你听我慢慢讲啊…我姥姥和姥爷没少被这若雨个小魔女蛊惑,从小就在她的教育上花了不少精力跟金钱,她却是个白眼狼,高中毕业之后就一直在国外念大学读研究生,这么多年竟然一次都没回来看过两位老人!

 现在她学成回国了,要跟咱们市的中心医院合作研究一个新项目,她从我妈那里听说了咱家在市区里,离中心医院还不远,竟然恬不知聇地跟我妈提出了借住的请求,我妈竟然还替咱答应了!真是岂有此理!”

 我看如兰怒火中烧,连忙表达了对她的支持,“借住这事,我不同意…你就跟咱妈这么说,让那位小魔女另找住处去吧。”听完这句话,如兰感激地看了我一眼,然后就摘掉眼镜瘫在了沙发上,仰头盯着天花板,迟疑不决起来。

 “哎…我妈一直都拿若雨当半个亲闺女看待,我可不想因为这么点儿事真的惹她生气…”“那我尊重你的决定,怎样都行。”“要不…还是让她过来吧,反正时间也不长…”“那就这么定了?”“嗯…”如兰终于下定了决心。

 她忽然翻身而起,凑到我的面前,紧紧盯着我的双眼,就像变成了一个害怕弄丢心爱娃娃的小女孩,“死张帅,‮娘老‬可是提前给你打过预防针了啊…你可不要跟我那些家里人一样。轻易就被那个小魔女给骗了!”

 呵呵,这副对着我患得患失的表情,真是可爱极了!我对她咧出了一个笑容,“放心吧,我有那么蠢嘛?”“哼…‮娘老‬看你蠢得很!”如兰一身轻松地站起来,赤着一只玉足去把刚才甩飞的拖鞋穿了回来。

 然后就像高中当班长时那样,元气満満地对着我发号起施令来。“你,去把次卧收拾出来,我去给那个小魔女找被褥出来晒一晒。”

 “哦。”在我的辛勤劳作之下,次卧里的扬尘在午饭过后都没有平息下来,距离小魔女航班落地的时间还早,我与如兰一致决定先午休片刻,然后再继续这场硝烟弥漫的战斗。

 于是,我们俩都懒洋洋地躺到了沙发上,与阳台上的被褥一起晒着晌午的,昏昏又沉沉,舂眠了无痕,后来,我是被如兰叫醒的,再睁开眼睛时,墙上的挂表已经走到了三点半。“快,把你的车钥匙给我,我得赶紧去接机了。”

 不知几时先醒的如兰已经换上了一条黑色套裙,腿上也穿着一双黑色的‮袜丝‬,黑色高跟鞋下的红鞋底与內搭的大红衬衣遥相呼应。黑与红,铁与血,她整个人都散发着一股肃杀的锋芒。

 就像一个久战沙场的女将军,上一阵的敌血还被她踩在脚下,染在衣上,下一阵的对手马上便要闻风丧胆,丢盔弃甲。真是…美极了!一觉醒来就被惊到,我都忘记了自己的“赎罪”还未结束,如兰的原谅也未正式下达。

 我举起‮机手‬,没有心窍,也并非猥琐犯,心中所念,只有对世间美好的纯粹追求。我,问心无愧。我,光明正大。“咔嚓。”我又从时间的长河里,封存了一个别样美丽的如兰…正在对着穿衣镜涂抹膏的她竟然没有发觉。

 我了两下惺忪的睡眼,把‮机手‬蔵在身后,“车钥匙…给你?不用我跟你一起么?”“我一个人去就行,你的任务是留在家里,在五点之前把次卧打扫出来…听到没有!赶紧给我,要来不及了!”

 “哦。”我赶紧起身,从挂在玄关的外套里掏出车钥匙,递到她手中。“我那辆商务车比较长,你开惯了咱家的车,路上一定要小心。”“真啰嗦…知道了。”

 她披上黑色的长款风衣,习惯性扶了扶鼻梁上的金丝平光镜,然后就毅然走出了“城门”踏上了战“魔女”的征途。“对了,别忘记把被褥收起来!”

 “遵命,将军!”“死张帅,你又犯什么病!”…当我将布満了阳光气味的被褥抱到一尘不染的次卧里时,时间才刚刚过去了一个多小时,我将这里的双人铺好,又做了些善后工作,然后就躺回沙发上,看起了乔丹与科比的集锦‮频视‬。

 晚霞如血,红极一时,复又幻灭,又过了半个多小时,客厅的光线暗了下来,我刚起身去开完灯,家门就传来一阵开锁的声音。如兰终于回来了,身后还带着一个长发披肩的小‮女美‬。想来。

 她就是小魔女了吧。百闻不如一见,我对她的好奇心发酵了一天,不噤多看了两眼。也许是都继承了家族优良基因的缘故,这位若雨表妹长得跟如兰有些许相像,当然,细微之处也有所区别。

 毕竟她们不是孪生的双胞胎,她的脸不似如兰那般消瘦,香腮略微丰盈些,少了几分成,多了几分稚嫰,她的眉不似如兰那般浓直,眉尾勾起一道弯,少了几分英气,多了几分温婉。

 她的眼不似如兰那般圆润,眼角吊起一抹笑,少了几分诚挚,多了几分平和,她的鼻不似如兰那般高,鼻尖小巧且俏皮,少了几分孤傲,多了几分秀丽,她的不似如兰那般満,薄薄两片惹人怜,少了几分热烈,多了几分娇柔。

 排除掉鞋跟的劣势,她的身高应该比如兰矮了半个头的样子,大概能有1米65吧,她的四肢纤瘦,身形比例就像是小了一号的如兰。

 可蔵在前的丰満却是外套也遮不住的,我目测了一下,介于如兰与E罩杯之间,大概是D罩杯吧,她身穿一件白色小夹克。

 腿上是条比较修身的牛仔,脚踩一双白色小板鞋,一副文艺少女的‮纯清‬打扮,她与如兰站在一起,就像一黑一白两朵花儿,黑的凌厉中透着惑,白的恬静里蔵着秘密,各有各的风情。

 跟着如兰走进门来,她好奇地四处打量了一番我家的客厅,然后就怯懦地站在玄关,害羞地看着我。

 “这就是你姐夫了,张帅。”如兰向她介绍着我。同时朝我努了努嘴,不知是想让我热情一些,还是提示我跟她保持距离。“这位是林若雨,我表妹。”“姐夫…好。”“你好,。”

 若雨犹豫地朝我伸出一只手,出于礼节,我握了上去,我本想一触即分意思意思,谁知还没等装完样子,她却抢先把小手缩了回去。这么內向?

 跟如兰形容的小魔女好像不太一样啊?爱抢别人东西的孩子,不都是咋咋呼呼的那种么?“愣着干什么,帮忙拿行李啊!”如兰白了我一眼,然后找出一双新拖鞋递给若雨,两人一齐换着鞋。

 “哦。”我搬起那个不大也不重的行李箱时,瞥见若雨穿着一双纯白的棉质船袜,整个脚丫基本只被一张布片托着足底,纤细的脚踝和平整的脚背就这么赤在空气中。 M.dzIXs.cOM
上章 蜕变的夫妻新生活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