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时间停止vs盗梦空间 下章
第29章 终于发现
  “这次又是什么梦呢?”庄晓站起身,抱住蓝甜的身子,把她往上移一点,给她用枕头垫高,让她半坐半躺着,然后重新握住她唯一可以活动的左手说道。

 “一定是你老要让我忘记你,让我找别的女生,这次又梦见你撮合我和周蝶,还有另外一个人。”“你还梦见谁了?”

 “除了梦见你同桌,这次还有305班的朱明月,我甚至在梦里还能做梦,梦见你同桌变成小龙女被…”…

 “这次我在你梦里这么厉害呀,还能让时间停止,还能让人做梦,我也想做一下这样的梦呢。”蓝甜用左手捏了捏庄晓的手心,眨了眨眼睛笑着说道。“你终于把我给要了,我还以为这次的梦里你又怂包了呢,哈哈!”

 “…”庄晓痴痴的看着蓝甜开心的笑容,要是她没得这病就好了,他绝对不会怂,会像梦里那般打她股,肆情的吻她爱她。看着她因为哈哈大笑而不住咳嗽,他心疼的轻轻拍打她的背,眼底水汽氤氲,思绪万千。庄晓和蓝甜从小在一个小区长大。

 他妈妈和蓝甜妈妈老家是同一个村的,也是闺蜜。两家人来往密切,两个小孩子自然就玩在一起,上幼儿园之前甚至在同一个澡盆里洗过澡。

 每逢大年初二,妈妈就会带着庄晓回娘家,庄晓本该在外婆家吃饭,却总是跑去蓝甜外公家玩,中午叫都叫不回来。

 蓝甜外婆很早就去世,听说得了很罕见的病,过年的时候,家里都由蓝甜妈妈来持。庄晓很喜欢吃蓝甜妈妈煮的饺子,蓝甜外公家的厨房是旧时那种灶间,饭桌就在灶台旁边,他和蓝甜总会在饭桌上玩面皮,听着来叫他回去吃饭的妈妈和蓝甜妈妈话家常,包饺子。

 在没有油烟机的农村里,灶间烟雾蒸腾,充了香气。两个小孩子玩着用面皮捏的小人,看着大人们忙碌的身影,感觉很是幸福。

 小时候庄晓比同岁的蓝甜还要矮一个头,经常被其他小孩子欺负,蓝甜总会冲过来挡在他身前。没想到从小学六年级开始,庄晓个头就猛涨,初一的时候已经反超蓝甜一个头了,他发现自己变高的同时,这个大大咧咧的发小身体也发生着变化。

 她的部和大人一样,被一件神秘的罩裹住,身体好像比以前多了一股好闻的味道,还有她出来的腿和手臂,越发的白,让人好想去摸一下,但庄晓不敢,而发小却还和以前一样,想拽他的手就拽,想勾他的脖子就勾。

 他总是偷偷感受她小手的柔软,偷偷闻她身上香香的味道,在小学的时候,蓝甜妈妈就给蓝甜报了舞蹈班,可能是为了让女儿更淑女一点吧。蓝甜不负妈妈的期望,舞跳得很不错,不过一直没机会去表演比赛。

 直到初一时,市文化宫举行女生舞蹈比赛,蓝甜妈妈就给她女儿报名了。可在比赛当天,一场车祸夺走了蓝甜妈妈的生命。

 为了圆妈妈的梦,蓝甜在初三时,重新报名了舞蹈比赛,或许是舞台上蓝甜的曼妙舞姿,让庄晓心醉神怡,或许是发小两年前哭成泪人的样子,在他心里挥之不去。

 庄晓发现自己好像喜欢上了蓝甜,这个和他从小玩到大的女孩,这个自己大多数时间不把她当女生的女孩,在这之后,他再也没敢主动和蓝甜勾肩搭背了,除非是发小主动。

 庄晓每天都期待着上学,等上学了,他又期待着放学,因为上了初中他和蓝甜就没在一个班了。

 也只有在上学和放学的路上他才能名正言顺的和蓝甜走在一起,听她永远讲不完的话,闻她身上沁出来的香香的味道。要是她不扎丸子头就好了,要是她的脸再瘦一点,不要那么婴儿肥就好了,她一定很淑女。

 直到上了高一,庄晓又和蓝甜同一个班级。同学们看他俩一起上下学,笑称蓝甜是庄晓的媳妇,庄晓像被人揭心底最大秘密一般,大声辩驳。

 为了掩饰,庄晓情急之下说他喜欢蓝甜的同桌周蝶,反正班花是大多数同班男生暗恋的对象,不差他一个。还好当时蓝甜和周蝶一起上卫生间去了,庄晓也就没那么尴尬了。高二暑假的一个傍晚,庄晓和蓝甜去坐摩天轮。

 在那个美丽的傍晚,摩天轮下,他开玩笑的问发小是不是喜欢他,没想到蓝甜认真答复说喜欢。

 那一刻,他情不自的吻向了他真正倾心的女孩。恋爱的感觉真甜,像是巧克力味和香草味混在一起的冰淇淋,你浓我也浓。可老天爷为什么就这么不善待蓝甜呢,在发小18岁后的某一天。

 她竟然被查出患有渐冻症,和她外婆同一种病症,医生说是隔代遗传,寿命只剩下三五年!“庄晓,抱我到轮椅上,我想晒晒早晨的太阳。”

 蓝甜对庄晓说道,随后她被发小拦抱起,她脸上感觉到有什么体,热热的,原来是发小掉下来的一滴泪。“傻瓜,还偷偷眼泪,不让我看见。”蓝甜只在心里对自己说。

 她知道发小不想让她看见他流泪。外面的阳光真好,可自己也许没那个命了,最让她担心的是,发小好像对她情深种,似乎如果她走了,他的爱情也就走了,不会再爱了。这让蓝甜想起她爸,自从妈妈走后。

 他似乎再也没开心过,唯有酒,能让他梦回过往,与妈妈相见,想到自己走后,爸爸孤零零,发小也要步爸爸的后尘,她心里就难受。

 蓝甜经常会胡思想,导致晚上睡觉的时候,经常梦见白天所想的事情。比如白天回忆和庄晓的点点滴滴,晚上就会梦见。一次她在自己志里写,要是她不得这个病就好了。

 她说不定还能和以前一样为班级争光,在校运会田径上拿个名次。晚上她竟然做梦了,而且梦见庄晓夜里抱住她痛哭,说她明明不能动了,白天还去参加比赛。自己双脚一点力气都没有,怎么可能参加比赛,更不可能得第一名。

 可能有所思,夜有所梦,梦里就给实现了。蓝甜本来没怎么在意自己做的梦,直到发小也说出了他做的一个梦,竟和自己所做的梦一模一样,只是自己好像在是在窥梦。

 而不是做梦,她本来是要跟庄晓探讨的,但那次刚好闺蜜周蝶来看她,就给忘了。蓝甜看着周蝶和站在她身旁的庄晓,突然觉得他们看起来也很般配,要是自己不在了,庄晓能和周蝶在一起也不错,这样就不会让庄晓和爸爸一样,活在痛苦的思念中了。

 蓝甜后悔自己以前没早点把处女给庄晓,现在发小为了她的病情,更是小心翼翼,有时她们情到浓处,也只是互相给对方口而已。自己也许过两三年就走了,所以她现在经常忍不住劝说庄晓把她忘了,可她又怕他真的把她给忘了。

 蓝甜把这份复杂的情感写进志,还在志写道,要是当初没和发小表白就好了,她一定给发小和同桌牵线,让他们好上,这样一年后,发现了自己得了不治之症,他也不会那么伤心。

 当天晚上,蓝甜在睡梦中看到梦里的自己真的撮合发小和周蝶。从几次的梦境里,她终于发现,在梦里她就是那个挂在天上的月亮,窥视着梦中的自己在给发小和同桌牵线搭桥。蓝甜经常旁敲侧击的问庄晓是否梦见周蝶了。 m.DZixS.Com
上章 时间停止vs盗梦空间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