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时间停止vs盗梦空间 下章
第24章 一边菗揷
  蓝甜似乎有个神奇的能力,能让所有人和物都定住,甚至能把他定在空中而不掉落下来,但发小从没和自己说过她有这个能力,如果不是见识过梦境使者的强大实力,如果不是亲眼看到发小施展的定格术,换做以前的他,肯定以为自己得了失心疯。

 庄晓没有去问蓝甜,谁还没有个秘密呢,自己还不是没把做梦笔记的事情告诉发小,也许她也被某个什么使者给限制了,不能跟任何人说呢。令庄晓苦恼的是,原本对蓝甜的那份情愫渐渐的被淡忘,可那个吻。

 那丝甘甜,像是星星之火要把他点燃。庄晓不能原谅自己破坏了和发小的纯洁友谊,而且他现在和朱明月已经是情侣了,还和周蝶也有些不可描述的关系。按朱明月的说法,他脏了,他不配了,再加上蓝甜给他的那一巴掌,以及她伤心绝的背影…想起这些,他心里愈发的对发小愧疚。可越是愧疚,脑海里越不由自主的想她。

 自从亲了蓝甜后,他甚至每个夜晚都会梦见她。这和他通过做梦笔记做的梦有本质区别,通过做梦笔记做的梦,他都能清晰的记得,但梦见蓝甜。

 他第二天就忘记具体发生什么事,只记得在梦里有她,而且醒过来后总能发现,自己哭过。“庄晓,庄晓,老班在叫你。”庄晓感觉到同桌用笔捅他小臂,赶紧从思绪中回来,并站起。

 “老师,您刚才问了什么问题,请您再说一次,我没听清楚。”“我刚才是问,周蝶后脑勺是长花了吗?”“啊?没看出来…”

 “那你要不要接着看?”同学们哄堂大笑。庄晓挠了挠头,他看见班花转过头来,亦嗔亦喜的看着自己。

 他感叹的想,连班主任都认为自己暗恋周蝶啊…可谁会想到他余光一直在看班花旁边的丸子头呢。今天是校庆演出的日子,只早上有课,下午进行最后一次彩排,女生们就都去化妆了。

 “她化妆完真是太好看了,堪比明星啊!”吴胖子痴的盯着周蝶,对身旁也向着化妆室探头探脑的同桌庄晓说道。

 “是啊…我才发现她也可以这么淑女。”庄晓见那丸子头被放了下来,又重新绾起束成马尾,额头前散落几丝秀发,被她勾到耳后。

 她侧着脸正和班花小声的聊着天,庄晓有些痴痴的看着她从额头到下巴的线条,这份柔和的曲线,宛如一曲畅的旋律,优美又动人。校庆表演结束后,蓝甜对他说道。

 “你说还要帮忙打扫卫生啊,那我先走了,拜拜。”当娇小玲珑的背影消失在夕阳的余晖中,他目光久久未能收回,虽然没再经常和发小一起上学放学,但她终于和他说话了。

 他心底还是有些高兴的,为了不让蓝甜尴尬,他主动延迟回家的时间,比如去打篮球,又比如这次校庆演出后的打扫卫生。虽然是他主动留下来帮忙打扫卫生的,可周蝶把当令箭,真让他有点恼火了。

 “我说生活委员大人,还有什么活没干,我今天奉陪到底!”大礼堂现在只剩下他和班花,他知道周蝶肯定是故意的。也不知道她是在报复他被老师点名,说看她后脑勺,还是报复他梦里揪她房,打她股。

 “嗯…让我想想,要不把这些椅子搬到那个角落吧。”庄晓看见周蝶随便一指的说道。“你是故意的吧,半小时之前你让我把椅子从这里搬到那里,现在又要让我重新搬回来?”

 “啊!是吗?我忘记了…我再想想…”就在这时,他突然感觉呼吸有些不畅。接着整个人都僵住了,他惊讶的发现还在度步的周蝶也被定住了,往日傲娇不可一世,此时却娇憨动人。庄晓听见本来被风顺带着关上了的后门,悄然打开,一个玲珑娇小的身影走了进来。

 和他猜测的一样,那个把一切停止的就是蓝甜。可她为什么又返回来呢?他看到发小走向大礼堂一侧的机房。

 等她再次出来后,又把大礼堂一扇还打开着的窗给关掉,并放下窗帘,他看到她悄悄躲到一张置物台后,念了一句“时间恢复”然后打了个响指!庄晓感觉僵硬的身体又恢复了自由,他听到周蝶害怕的喊道。

 “啊…停电了?为什么这么黑?”“没事,我带你出去。”“等一下,就让我抱一会儿好吗?”

 “这…”庄晓犹豫了一下,他知道发小蓝甜正躲在那边置物台后面偷听他们说话呢,他接着听到周蝶嘲讽的说道。“在梦里你都敢承认,现在就怂了吗?”

 “我哪里不敢,你难道喜欢被人打股?”庄晓心中“咯噔”一下,暗道自己说漏嘴了,他没想到周蝶那么大胆,竟然想和他在这间黑漆漆空的大礼堂做那羞羞脸的事。庄晓本来是想拒绝的,但一种逆反的心理却在作祟。

 庄晓能感觉到蓝甜一直想让他喜欢上朱明月或者是周蝶,发小还曾怂恿他脚踏两只船,现在自己算是遂了她的意了,那就让她看看,他是如何在两只船上稳稳驾驶的。庄晓借着微弱的光芒。

 在黑暗中拉着亦步亦趋的周蝶走到蓝甜藏身之处,他把班花放在置物台上,他知道发小可能就在旁边,也许就在这块桌子底下。

 只是这块桌子稍微高了一些,他抱起周蝶,让她坐在桌子上,然后和她亲吻了起来,桌子周围好像没有发小的身影。

 难道她真的钻进桌子底下了?庄晓没有那种兴奋的感觉,不知道为什么他竟生出一种想报复的错觉,他故意慢慢的和周蝶亲吻爱抚,他知道班花还是处女,知道女孩子第一次很痛。

 所以他为了转移她的注意力,故意对她一语双关的说,可能有人在偷听他们做,那放下来的窗帘就是证据。

 庄晓成功转移了周蝶的注意力,直接贯穿班花的处女膜,他把周蝶的双腿扛在肩膀上,茎从缓到快一下一下的夯进班花刚破开的润土。

 他让周蝶如梦里那般发出娇的呻,也让她身下的桌子发出呜咽般的哀嚎,他一边,一边倾听桌子下的动静,恍惚间他又听见他期待的打响指的声音,果真,他只觉得呼吸一窒。

 然后他和周蝶都动不了了。庄晓看见一个娇小的身影掀开桌布,然后从置物桌下爬了出来,当自己的被蓝甜握紧的那一刻。

 他险些把了出去。从小和蓝甜玩在一起,她的小手他不止一次牵过,那熟悉的冰凉与柔软这次却是在他的上再次感受到,虽然是在黑漆漆的环境下,但庄晓还是紧张万分,还好自己被定住了,不然他都忍不住发出畅快的呻。不对!

 怎么感觉身体慢慢恢复正常了,不可以…她竟然在给我口!她不嫌脏吗…那上面可是沾着周蝶的水啊!庄晓在心里狂喊,可他不敢真正喊出来,那温暖的小嘴。

 那热的舌头,还有那“溜”的声音,这一切都来自那个玲珑小巧的女孩,那个他曾经无比珍视的“兄弟”那个他不知何时暗恋上的发小!“啊…不行了…快点退出去!要了!不…真的了!”庄晓在心里大喊。 m.DZixS.Com
上章 时间停止vs盗梦空间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