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大佬们也跟着穿回来了 下章
第66章第 66 章
  林静染扶着贺秦去二楼的卧室,节目组的工作人员们稍微帮了把忙, 就没有再多说什么。

 两人现在毕竟是未婚夫的关系, 都已经曝光了,也失去了不少八卦的情。

 等贺秦躺上后, 林静染给他倒了杯热水, 观察了一下他的脸色,问:“真的没事?”

 这时候,肆意的酒意蔓上,头晕目眩间确实有几分难受,贺秦感受到关心的视线, 微微勾了勾嘴角:“真没事。”

 林静染看着还有些不太放心,又问:“你现在这个状态,要不要我通知一下晏先生,让他过来接你去酒店休息?”

 贺秦迷糊糊地摇了摇头:“不想动。”

 林静染:“好吧, 那我跟他说一声。”

 贺秦嘴角勾起了一抹不易觉察的弧度, 低沉的声音隐约有些沙哑, 像一只手在耳朵边轻轻地拨了一下:“好。”

 林静染在他这样微醺地发散着荷尔蒙的姿态下, 感到耳顿时有些发烫:“你等等啊。”

 说着, 她拿着手机刚要站起来,手上一暖, 被贺秦轻轻地握在了掌心。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带着醉意,这个男人的语调中竟然让人听出了一丝撒娇的味道:“别走, 陪陪我。”

 林静染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贺秦, 觉得莫名可爱, 控制不住地出了一抹笑容:“好了,我在这里打。”

 接到电话的时候,晏白正在酒店房间里,闻言微微一愣:“贺秦喝醉了?”

 林静染:“嗯,他现在好像有些不太舒服,不想换地方。晏先生,你看,你要不要过来陪他?”

 晏白非但没表示出太多的担心,反倒笑了起来:“你在那,我还过去凑什么热闹?贺秦今晚就摆你了。”

 说完,没等回应,就已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挂断了电话。

 听着手机里传来的忙音,林静染只觉得脑子黑人问号:“??”

 贺秦握着她的手,在掌心轻轻地摩擦了一下,声音哑哑地问:“怎么了?”

 林静染:“晏先生这个经纪人,真的是亲的吗?”

 “当然是。”贺秦笑了一声,“那你能留下来吗?”

 林静染思考了片刻,到底还是点了点头:“我倒是…没什么问题。”

 她给关芊发了条微信说了声后,去卫生间了条热巾回来,小心翼翼地替贺秦擦了擦脸和手。

 看着他因为醉意而控制不住地闭上了眼,小声说道:“要是困了的话,就先睡会。”

 贺秦的眼睫微微地颤抖了一下,依然闭着眼睛,却是伸手拉住了她的衣角,嘴角挂着一抹极淡的笑容:“我为了我们的未来这么努力,就不准备给点奖励什么的吗?”

 林静染又好气又好笑:“你都难受成这样了,怎么还想着要奖励。”

 贺秦顶着头晕目眩的浓烈酒意睁开了眼睛,静静地看着她:“亲我一下,就不难受了。”

 “还贫!”林静染没好气地将衣角从他的手中拽出,拿着手里的巾就要走。

 回头看去的时候,只见贺秦又昏昏沉沉地闭上了眼睛,犹豫了一瞬,又忽然间折返了回去,在他的额头上轻描淡写地啄了一口。

 贺秦仿佛忽然间僵硬了那么一瞬。

 林静染没等他开口,顶着瞬间烫起来的脸先一步说道:“只此一次!下次还这么没自知之明地瞎逞强的话,我可就真的不管你了!”

 没等贺秦说话,她就已经飞也似地跑了出去。

 贺秦睁开眼看去的时候,屋里空地早就没了人影。

 下意识地伸手轻轻地摸过似留着余温的额间,这一瞬,他脸上的表情似乎全都化为了如水的温柔。

 他可没骗人。

 亲一下就不难受了,是真的。

 …

 等贺秦醒来的时候,快到了第二天的中午。

 他本以为林静染已经离开了,没想到下楼的时候便看到了在厨房里忙碌着的人影。

 听到脚步声,林静染回头看来,笑眯眯地道:“稍等啊,吃的马上就好了!”

 有了之前的魔鬼训练,她的厨艺都已经可以支持起晚宴的级别,更何况是这种简单的单品了。

 这次准备的是白粥和三明治,清清淡淡的,适合养胃。

 两人刚吃完,门铃便响了起来。

 贺秦留下来收拾,林静染一路小跑过去开门。

 只见晏白站在门口笑眯眯地朝她招了招手,视线却是掠过了她落在了后头的贺秦身上,一脸深意:“两位,昨晚过得愉快吗?”

 林静染听着他明显意有所指的问话,觉得窘迫,又忍不住地吐槽:“某人都醉成那样了,能愉快到哪去?”

 贺秦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绕到了她的身后,听到她这样说,笑出声来:“染染,你要是期待的话直接跟我说就是了,你知道的,我什么都愿意足你。”

 林静染听他嘴跑火车,毫不客气地狠狠踩了他一脚,见他吃痛,心里才稍稍舒服上一些。

 一抬头看着晏白手里拿着的文件,她忍不住问:“晏先生,是又有什么新工作了吗?”

 晏白点了点头:“嗯,有一则广告需要去国外拍摄,今天就出发。”

 林静染:“国外?要去很久吗?”

 晏白笑:“按照计划的话大概会要三四天的时间,没意外的话下期节目录制之前就可以回来了。”

 贺秦听着,只觉好笑:“染染,你有什么事问我就可以了,问晏白做什么?”

 林静染:“我只是顺便问一句。”

 贺秦看了她一眼,打趣道:“你要是不舍得我的话,我也可以把工作推了的。”

 “谁不舍得你了?”林静染感受到晏白忽然间惊恐的神色,下意识地有些怀疑这人是不是个有前科的惯犯,当即澄清道,“你要想要翘班就翘,别赖我头上!”

 贺秦笑着她的脑袋:“放心吧,就算出国工作,还是一样可以视频通话的。”

 “我都说了我没不舍得你!”林静染一把拍掉了他的手,看了眼等在外头的车,“所以,是现在就要出发了吗?”

 晏白点头:“嗯,时间差不多了。”

 林静染为了表达自己真的没有任何不舍的情绪,当机立断地朝贺秦挥了挥手:“那就拜拜了。”

 贺秦好笑地看着她这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的举动,回房间把行李箱拖了下来,走到门口换上了鞋子,随手把一顶鸭舌帽盖在了她的头上:“那我走了。最近太阳大,这顶帽子送你了,出门要记得戴。”

 帽檐遮住了她的表情,林静染低着头偷偷出了笑容,嘴上催促:“知道了知道了,你赶紧走。”

 “等我回来。”贺秦伸手在她的帽檐上拍了一下,跟着晏白走了出去。

 等他离开后,林静染也把东西收拾了一下,去酒店跟关芊会合后,一起坐上了返程的飞机。

 …

 不出意料的,这一期《嫁给你,娶了你》节目中哥哥们的出现,再一次引起了全网的热议。

 继之前的疯狂猜测之后,林静染背后的几大靠山终于算是正式出了真面目。

 而这一波面,刺未免有些过大,完完全全可以说是爆炸的消息。

 对于某些网友们来说,这几个人里,最熟悉的应该就属竺希这个顶级量了。

 因为有着上一次关于“青梅竹马”的对外官宣,对于两人胜似亲兄妹般的情谊倒还算是比较容易接受。而真正刷新大家认知的,是之前黑粉们口口声声宣称林静染私生活混乱而招惹到的另外三个男人,居然无一例外地以“哥哥”的身份出现在了节目当中。

 所以,林静染居然有四个大佬哥哥?!

 不管是有学员关系还单纯的是干兄妹,发现真相之后,所有网友们都彻底疯狂了。

 而更疯狂的,是那些圈内人士。

 不说陆奕宣过分强大的资本实力,只说沈丞远跟宁爻两人,实力和身份就已经注定了让所有人仰视。

 这几个人,无论哪个都是圈内人争相追捧的对象,很多人往往绞尽脑汁都未必可以攀上半头发的关系,而林静染,却是被他们给宠到了骨子里。

 整个娱乐圈彻底沉默了。

 于是乎,在结束录制的一夜之间,铺天盖地的通告和电视剧剧本邀请,开始如雪片般,飞到了喻星河的手中。

 而这一次,喻星河反倒没有着急决定接下来的工作内容。

 前段时间林静染为了冲事业已经连轴转了太久,是时候给她稍微放上一段时间的假期,小小地休息一下了。

 …

 林静染趁着这几天空闲,先去陆奕宣的公司溜达了一圈,顺便慰问了一下宅在家里写新剧本的宁爻,还非常情地看了一场竺希的演唱会。

 直到两天后,沈丞远的新电影《心道》在国外电影节上再次入围,邀请她一起出国参加红毯。

 林静染问了下时间地点,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电影节,巨星云集。

 《心道》不出意外突出重围,拿下了最佳影视作品这个分量十足的奖项,再次刷新了国内电影的新高度。

 这是林静染第一次站上国际的红毯舞台,虽然是以旁观者的身份陪在沈丞远的身边,眼神中也出了些许的憧憬。

 颁奖典礼结束之后,沈丞远作为最被外媒看好的年轻导演,被留下来接受采访。

 林静染闲着没事,悄悄地把手机拿了出来,给贺秦发了一条微信:“猜猜我在哪?”

 这次电影节颁奖典礼所在地,正好是跟贺秦拍摄地点在同一个城市,这边结束了之后,她正考虑着偷偷溜过去给某人一个惊喜。

 林静染的心里美滋滋地打着算盘,但这一回的信息,却没像之前一样得到对方的秒回。

 “这么晚了,难道还在忙吗?”

 她眨了眨眼,不由嘀咕了一声,把手机藏了回去。

 她现在人在国外,没有留意娱乐媒体的消息,要不然就能看到在几小时之前,有一则拍摄事故相关的消息,早就已经铺天盖地地在全网传播开了。 m.DZiXS.Com
上章 大佬们也跟着穿回来了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