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大佬们也跟着穿回来了 下章
第34章
  虽然看得出来是导演组挑事,可是这事一出, 可以感到正两个小组当中的氛围都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可惜的是, 一时半会到底是找不出真正细的存在,大家也只能暂时按捺下了心里的猜疑, 先把注意力重新放回了任务当中。

 利宽把之前找到的地图又仔细地拿出来看了看,提议道:“要不, 我们还是按照这上面的路线走下去?”

 听到这个提议, 导演组简直都要感动地哭了。

 可惜的是,其他人看起来都很犹豫。

 就在这个时候,贺秦说道:“不需要走这条路线, 绕的路太远,反而更浪费时间。”

 黄祁斌看了会儿地图,也表示赞同。

 “既然知道最后要去的地点, 就好办多了。”他毕竟路, 点了点目的地的位置,说, “我知道一条近路, 就是走起来有些麻烦,看你们的了。”

 总导演额前的青筋不由地突突了两下。

 你又知道了?!绕你妹的近道啊!

 要不是知道这节目当中巨多的不安定因素恰好也是观众们最喜欢的看点之一,他恐怕早就叫工作人员冲进去把这些嘉宾们一个摁回到官定程当中了!

 每次录制都要自备速效救心丸!

 有工作人员看着总导演显然不佳的脸色, 弱弱地问:“现在, 怎么办?”

 总导演深深地了口气,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把对讲机再次掏了出来:“PnD全面启动!全部给我随时准备着!这些人下一步不一定会往哪边走,都给我打起点精神!打好这场战役,维护节目组尊严,明白吗!”

 全体工作人员肃然起敬:“明白!”

 场面如同背水一战,一度无比壮烈。

 而嘉宾们这边,也已经决定采纳了提议,走那条所谓的近路。

 因为这个摄影棚里建筑的原型全部是按照电视剧宫殿建模的,对整体布置熟悉无比的黄祁斌在选择路线的时候自然是游刃有余。

 当然,途中不可避免地也遇到了导演组故意安排在那的几个隐形关卡,虽然反派组的嘉宾们总会有人时不时地“不小心”触碰到某些机关,但也有惊无险,最后都破解了密码一路顺利地推了过去。

 终于,来到了黄祁斌所谓“有些麻烦”的地方。

 这时候所有的嘉宾依次站成一排,面对着跟前高耸的宫墙陷入了沉默。

 过了许久,利宽作为代表提出了疑问:“所以,我们现在是需要从这里翻墙出去?”

 黄祁斌点了点头:“放心,另外那边没出意外的话是一片假山,只要翻上这堵墙壁,就可以踩着石头下去,非常安全。过了这里,就是地图上画着的最后目的地了。”

 导演组:“…”行吧,现在干脆连路都不走了是吧?你们怎么不直接上天呢?!

 “我们倒是没关系啦,就是几位女生…”戈州有些担忧地看了看几个女嘉宾一眼,“到底穿的都是裙子,现在在直播途中,会不会不小心走光啊?”

 林静染,陆颖慧,崔梅梅:“…”真是谢谢你这么贴心的关怀了!

 直播间的弹幕早就已经笑疯了。

 利宽到底是最年长的,经过商量之后率先做出了行动。

 等他翻上墙壁之后,回头给众人比了一个“OK”的手势:“没问题,确实很安全。”

 眼见着他顺利落地,谢冠宇、戈州、贺秦也依次跟上。

 黄祁斌在最后头负责帮助几个女嘉宾,先是把崔梅梅顺利扶上墙壁之后,转过头来看着林静染,面无表情地问:“要帮忙?”

 林静染看着他伸在自己跟前的那只手,想着还在直播途中,努力地没有出鄙夷的神色,绷着表情说:“不用了。”

 她穿的是劲装,比起其他两个妹子显然要方便很多,身材敏捷地借助着旁边堆竹筐,瞬间就娴熟无比地翻上了高耸的宫墙。

 当了那么多年的公主,宫中礼仪自然是必备,这翻墙逃去外面游玩的技能更是不能落下。

 导演组眼见着这些人就快就要全部偷渡成功,都已经快急疯了。

 总导演终于等不下去了,朝着对讲机狂吼:“各部门注意,各部门注意,直接启动最终环节,启动最终环节!”

 这时候林静染已经顺利地抵达了墙顶,坐在上面老神在在地回头看了黄祁斌一眼,刚准备转身爬上假山,整片视野忽然就彻底暗了下来:“??又来?!”

 黄祁斌也皱了皱眉,催促最后头的陆颖慧道:“快过来,得抓紧时间了。”

 随后,他的话就彻底停顿在了那里。

 陆颖慧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取下了头上的发簪,长长的头发就这样散落在肩膀上,外套去之后,单薄的衣服衬得她的肌肤仿佛透着一丝惨白的透明感。

 黄祁斌的嘴角不由暗暗抿紧了几分:“…不是吧。”

 另外那头的其他人也被突然暗下的环境给吓了一跳,但是却看不到墙壁那边的情况,只能干着急:“怎么回事?”

 林静染这会儿还在墙头上坐着,自然是看得一清二楚,不由沉默了一下,说:“慧慧应该是被附体了。”

 其他人不由倒了一口气。

 虽然陆颖慧现在和他们已经彻底隔离在了另外那边,但是很显然,从眼下的情况来看,节目组是要开始放大招了。

 不得不承认这条所谓的近路让他们省了不少时间,可是和正常路线抵达的入口处一比,从这里到城门的距离反倒是要远上了一倍不止。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聪明反被聪明误,搬起石头来砸自己的脚了。

 林静染众人不由陷入了沉思,反观反派组的几人却是有些暗自窃喜。

 只要拖住,今天的胜利就属于他们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有数十个恶鬼模样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从四面八方冒了出来。

 仿佛受到了陆颖慧的召唤,开始动作扭曲地朝嘉宾们的方向匍匐着爬来。

 这些人的造型比起他们之前在御膳房里撞见的那个有过之而无不及,加上诡异的移动姿势,让所有人都感到有一层层的皮疙瘩不可控制地渗起,因为过分惊悚的画面而有些头皮发麻。

 就在这一瞬间,众人的第一反应居然是朝林静染看去,总感觉她下一秒就会号召他们从旁边就地取材地抄家伙,来和这些造型丧病的临演们做一场殊死搏斗。

 直播间里的观众们除了《密室逃脱》的老粉丝,都是慕名而来的,自然知道节目组这种让人骂娘的恶趣味。

 虽然有不少人还是忍不住地吓到了那么一瞬,心理防线都还算坚固,所有人也都把注意力落在了镜头当中的林静染身上。

 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这位染妹已经不知不觉间成为了全节目组的希望。

 出乎意料的是,这一回,林静染却是没有什么反应。

 这时候黄祁斌熟悉了黑暗中的视野后已经迅速地爬上了墙头,见林静染依旧坐在那没动,皱了皱眉问:“愣这做什么,还不快下去?”

 林静染没有理他。

 现在她处的位置高,看得自然也比较仔细,从那些恶鬼出现的角度看起来,他们显然已经是被彻底围住了,完全是逃无可逃。

 可是,要她就这样彻底放弃又有些不甘心,总觉得应该寻找一个突破口才行。

 她若有所思地沉默了片刻,忽然把视线投向了陆颖慧的身上,眸地的神色一动,顿时声情并茂地呼喊了一声:“慧慧~~!”

 谁也不知道她这个时候叫陆颖慧干嘛,戈州愣了一会儿,提醒道:“别叫她了,她都被附体了,估计早就没有神志了!就算是有神志,心灵都卖给了恶鬼,也已经彻底恶了!”

 其他嘉宾们:“…”少年,看样子你平里的没少看啊!

 林静染却是完全没搭理他,继续情绪地又呼唤了一声:“慧慧~~!”

 陆颖慧只是假装被控制,当然是可以听到林静染在叫她的,只是这个时间点下,完全不知道自己应该做出什么反应来,只能继续这样静静地站着。耳边是导演组再三提示的系统音,嘱咐她千万不要被外物干扰,扮演好自己的角色。

 林静染叫了两声没有得到回应,忽然换上了一抹忧伤的语调,开始煽情了起来:“慧慧,你怎么可以忘了我呢?你难道真的不记得大明湖畔的金银CP了吗?你真的舍得留下我一个人在这孤苦无依的人世间吗?”

 导演组:???

 观众们:?!!

 金银CP粉们:卧槽!这是他们得到了正主的亲口承认了吗?!

 陆颖慧的嘴角隐约地搐了一下,差点没有破功。

 只听林静染继续道:“慧慧,我知道你只是一时被控制了而已,你一定是可以听到我的声音的。相信自己的心智,你还是你自己,这些祟无法左右你的心神,相信我,加油,加油反抗他们!”

 导演组:…

 反抗什么,反抗祟?怎么不直接说反抗节目组算了?!

 安排的临演人数不够的时候你用武力解决,现在被围攻了武力派不上用场,就改玩站在宇宙中心呼唤爱了?

 可把你能的,咋就不上天呢?!

 总导演被她这神仙一样的演技给搞得整个额头的青筋都在使劲突突,而当他透过镜头画面看到陆颖慧脸上微妙的表情时,忽然感到了有一丝不妙,慌忙拿出对讲机叫道:“提醒陆颖慧,让她稳住!”

 可惜的是,他的指令到底还是下达晚了。

 在林静染这滔滔不绝、含情脉脉、衷肠倾诉的唐僧般洗脑攻势下,陆颖慧终于忍无可忍地开了口:“静染…”

 林静染:“慧慧,我的姐妹,你终于清醒过来了!”

 陆颖慧:“我…”

 林静染:“我就知道你一定可以战胜心魔的,快,叫这些祟停下!”

 陆颖慧小小地挣扎了一下,最后抿了下嘴:“好…”

 当这个字落出的时候,林静染仿佛得到了至高无上的口令一般,转过身去,朝着那些已经近在咫尺的祟群演们高声道:“听到没有,你们的老大让你们停下!”

 祟临演们彻底愣住,一时间有些拿不定主意,也不知道这所谓“老大的口令”到底是该听还是不该听。

 总导演在后台早就已经被气得差点没给现场晕过去,一把抓过对讲机来狂吼:“上!都给我上!去他大爷的口令!”

 实在是被得急了,话都爆出来了。

 但是林静染好像猜到了他会这样说似的,又飞速地补充了一句:“你们节目组不就是这样设定的吗,慧慧被附体了就是你们的老大,她说的话你们当然要听,不听不就是打自己的脸吗?这节目还有没有规则了?”

 总导演直接把对讲机摔了出去。

 去你妹的规则!就你最,居然还要跟我们来讲规则?!

 临演们的耳麦里彻底没了声音,就更加不敢轻举妄动了。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崔梅梅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鲜活的综艺节目,只觉叹为观止:“静染她…好威风啊。”

 说话间,只见贺秦一只手捂着嘴,微微侧身,轻轻地笑出了声来。

 这一瞬,看着这样微带笑意的眼睫,在这样的侧颜下,崔梅梅不由有些晃神。

 有所接触这么久,这大概是她第一次看到贺先生这样笑,虽然平里这人总是温柔绅士的样子,却总仿佛隔了一层厚厚的屏障,笑容里也透着几分疏离。

 唯有现在,仿佛帘幕掀开,彻底出了明媚。

 这样的笑容,似乎过分刺目。

 作者有话要说: 社会我染姐,人狠话不多!

 第一更送上,下章开头这期节目就结束啦~=3=。 。。 ,,

 第 35 章

 经过这么一折腾, 整个局面却也算是顺利控制住了。

 林静染眼底的笑意一闪而过, 准备趁着其他人还没反应过来赶紧跑路。

 不料转过身子的时候,朝着假山探出的脚才刚伸到一半, 视线却是恰好瞥见了宫墙另一头一瞬不瞬地注视着她的那个生物。

 这个就连刚才恶鬼出来都没有半点反应的鬼见愁,一瞬间整个人就顿时僵硬在了那里。

 墙头上那黑猫的瞳孔在夜间泛着诡异的泽, 仿佛了她的魂夺了她的魄, 让她有那么一瞬停止了任何思考。

 后头的黄祁斌正等着她下去,却见她又没了反应,顿时有些不耐烦:“又怎么了?”

 林静染没有吭声, 背脊却是止不住地隐隐抖动。

 黄祁斌终于意识到有些不对,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 在转过头来的时候, 被她脸上那煞白的表情给吓了一跳, 僵硬的语调不由放轻了几分:“是哪里不舒服吗?”

 林静染不想在这人的面前怯,尽可能控制着自己的表情,紧绷着全身的神经, 一点点地继续往假山处挪去, 硬撑道:“没, 没事。”

 她尽量让自己不去看那只黑猫,却又警惕地用全身的细胞感受着它的动静。

 眼见终于就要踩上假山,她刚要松一口气, 却是忽然听到一阵隐约的动静。

 那只黑猫就在这一瞬间,突然间顺着宫墙朝她这边冲了过来。

 近了!更近了!

 林静染心跳顿时漏了半拍,终于控制不住地尖叫了一声:“啊——!”

 直播间的观众们通过镜头是看不到那只猫的, 眼见着一直镇定无比的染妹突然间发作,也都是一脸懵

 然后,隔着屏幕就看到她这一脚踩了空,都不由倒了一口冷气。

 其他嘉宾在这变故下,也不由纷纷地惊呼出声:“小心啊!”

 黄祁斌离得最近,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下意识地伸出手去,可惜的是指尖从林静染的衣角擦过,还是落了个空,心里顿时“咯噔”了一下。

 林静染也没想到自己英明一世最后居然栽在了一只猫的爪上,心里忍不住地一阵国骂,第一反应实在是有些怀疑导演组是不是知道她怕猫,所以故意伺机报复。

 眼见着就要和地面来上一个亲密接触,她下意识紧紧地捂住了脸,毕竟现在是在靠脸吃饭,此时心里更是一阵祈祷,只求不要毁容破相。

 出乎意料的是,巨大的下坠力最后得到了一个反冲,非但没有想象当中的疼痛感,反倒是落入了一个柔软的怀抱当中。

 然后,两个人就顺势一起轻轻地翻倒在了地上。

 林静染睁开眼的时候,正对上贺秦因为吃痛而微微拧起的眉心,心头一动也就明白了过来。

 刚想说声谢谢,却见贺秦的嘴角隐约勾起了几分,语调平静地开了口:“静染,有时间的话,可以考虑一下减肥的事。”

 林静染沉默了片刻,举起手来就朝他口挥去了一记小拳拳:“你才需要减肥!”

 有惊无险,众人都不由地松了口气,特别是后台的总导演,险些以为要出演播事故,差点都要直接冲进拍摄现场来了。

 这时候,他心有余悸地捂了捂口,这才怒气冲冲地想起来兴师问罪:“这猫又是谁带来的?!不是早就说过了,嘉宾生理性惧怕的东西不能用吗?!”

 其中一个工作人员弱弱地举了举手:“对,对不起,是我养的,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偷跑出去的…”

 总导演咬了咬牙:“扣工资!”

 工作人员:QAQ!

 总导演发完了,反应过来后追问道:“直播间那边怎么样?”

 直播那块的负责人闻言朝这边看了过来,过了半晌,心情复杂地道:“直播间…爆了。”

 其实何止是爆了,刚才的那一幕放出之后,整个直播间里的弹幕几乎是突然决堤一般,瞬间宣而出。

 ——魔鬼CP赛高!!啊啊啊啊我控制不住自己的尖叫了!!

 ——呜呜呜,染妹的男友力,在贺秦跟前一比真的什么都不是。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刚才那一瞬间的染妹真的是小鸟依人?

 ——剧本!这一定是剧本!

 ——啊啊啊啊啊,我老公怎么可以抱别的女人!快给我放手!

 ——金银CP看出来了没,魔鬼CP才是王道啊!

 总导演:“…”效果,居然出乎意料的好?

 那只黑猫一闪而过,没了踪影之后,林静染也终于找回了自己的理智,看了下现在两人显然有些尴尬的姿势,脸上不由地腾起了一股子热气,“嗖”地站了起来。

 只不过,别扭了一会儿后,到底还是关切地问了一句:“没,没事吧?”

 “放心,没事。”贺秦感到身上一轻,脸上依旧是往日般淡淡的笑容,又似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宠溺和包容。

 也亏得他刚才始终关注着林静染的一举一动,这才能在第一时间做出反应,要不然,恐怕还真要上演一场播出事故。

 这个时候,黄祁斌也已经从墙上翻了下来,见两人这样久久对视着,嘴角隐隐地抿紧了几分,语调无波地开口道:“没事就赶紧出发吧。”

 接二连三的变故确实也浪费了不少时间,林静染虽然对这个人不感冒,但是对这个提议倒是没有任何意见的,趁着这些恶鬼们还没反应,确实不能继续在这里耗下去了。

 只是,刚准备出发的时候眼见利宽几个人也要跟上,忽然开口喊住了他们:“你们别跟过来!”

 利宽一脸不解:“啊?”

 林静染看了他一眼,顺便捎带着笑眯眯地扫过了旁边两人:“行了,都别演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们也是导演组安排好的细吧?”

 戈州错愕地叫道:“静染你说什么呢,什么细啊?细不是慧慧吗,这都已经自爆了!”

 林静染:“慧慧是被附体了没错,但是谁又规定细就必须只有她一个了?你们这一路来又要装好人又要使绊子的,也辛苦的吧,真的,差不多得了,都歇歇吧。”

 利宽:“没有的事,静染,你也太警惕了。”

 林静染轻轻一笑:“警惕一点也没什么不好,对吧?”

 两边正对峙着,一直没有说话的谢冠宇开了口:“行了,已经装不下去了,还是直接动手吧。还有几分钟的时间,把他们拦住我们就赢了。”

 戈州闻言,也收起了他三脚猫的演技,拳头:“哎呀,都演得累死我了,终于可以歇歇了,三打四啊,能打能打!”

 谢冠宇:“…拦住就行,不用打人。”

 眼见三个人依次站开挡在了前头,林静染眨了眨眼,出一抹人畜无害的笑容来:“谁告诉你们就是三打四了?”

 反派组的嘉宾们:“??”

 林静染嘴角微微勾起,忽然朝着依旧杵在不远处的恶鬼们招呼道:“鬼大哥们,帮忙拦下人呀?”

 反派组的嘉宾们惶恐:“你想做什么?你是魔鬼吗?!!”

 恶鬼临演们:??

 不让他们工作还要求过去帮忙,他们这些扮鬼的就不要面子的吗?

 林静染见恶鬼们没有动静,循循善:“慧慧不是你们老大吗,老大让你们帮我,你们怎么可以不帮?我的意思就是慧慧的意思呀!”

 说着,隔着墙壁朝陆颖慧遥遥喊道:“慧慧,你说是不是这样?”

 陆颖慧看不到墙这边的情况,闻言愣了一下,迟疑地应道:“是…吧?”

 得了准信,林静染底气更足了很多:“都听到了吧?”

 一副狐假虎威的得意样。

 恶鬼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眼见导演组始终没有给额外的命令,到底还是秉着多少可以混点出镜率的理念,动作诡异地开始朝着反派组的几人遥遥匍匐而去。

 戈州眼见着就要被这恶鬼的大军彻底包围,视觉的强烈冲击下差点没叫出海豚音:“林静染你给我等着!啊啊啊啊!你们别过来啊啊啊啊啊!”

 林静染这个始作俑者则是心满意足地看着这一幕,朝着友军们开心地挥了挥手:“好了,我们出去吧!”

 没有了任何阻挠,几个人开始朝出口处跑去。

 刚跑几步,林静染留意到贺秦不知不觉落在了后头,一转头的时候发现他的跑姿似乎有些奇怪,不由停下了脚步问:“怎么回事,我刚才真的伤你了?”

 关于贺秦是否受伤的问题,直播间的粉丝们同样也非常关注,结果听她用了“”这么一个浮想联翩的形容词,有控制不住地开始一阵“哈哈哈哈”地狂笑了。

 染妹,我们怀疑你在开车,可惜没有证据!

 贺秦闻言应道:“没什么事,应该是哪里稍微扭了一下。”

 林静染看了看距离尚远的城门,下定决心般转身走了回去,二话不说抓起贺秦的手直接搭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贺秦看着这企图架起自己的瘦小身影,眼里的笑意有些控制不住:“真没事。”

 “别说话,没事也扶着我。”毕竟是因为她受伤的,林静染当然不可能直接把人丢下,此时一边搀着他往外头走,一边嘟囔道,“宽叔他们追不上来了,时间够,不用急。”

 贺秦眉眼间微微弯起一道弧度,也不拒绝,轻轻地应了一声:“嗯。”

 直播间的镜头就这样长久地停留在了这互相搀扶着往城门走去的两个背影上。

 昏暗的光线在他们的身边落下了一层隐约的光边,此情此景,看起来莫名感人。

 很多观众们纷纷表示:呜呜呜,我好像也跳进魔鬼CP的巨坑了怎么办!

 黄祁斌早就留意到了后头的动静,脸上更是没什么表情,头也不回地直奔了终点。

 紧接着通过的是崔梅梅。

 最后,当扶持二人组也通过了之后,本期节目正式结束,《宫闱重楼》剧组的小队获得胜出。

 因为这次的重要目的是为了《宫闱重楼》到底开播宣传,所以并没有就这样结束直播,而是让所有人都集合在了外面的广场上面,进行了一个简洁的开播仪式。

 等摄像师的镜头彻底关闭了之后,戈州才一脸忿忿地冲到了林静染的跟前道,心有余悸地控诉道:“染妹,你也太残忍了,你知不知道这样很容易失去我?!”

 林静染:“呵呵,你又不是慧慧,留不留都一样。”

 陆颖慧:“…不关我事啊。”

 戈州:“友尽!今天晚上如果做噩梦一定找你算账啊啊啊啊!”

 利宽,谢冠宇:“同意。”

 林静染:“呜,宽叔,小宇,我错了。”

 戈州:“??为什么你只对我没有愧疚?我知道了,你是不是喜欢我!”

 “…”林静染终于忍不住赏了他一个白眼,“这位朋友,你真的想太多了。”

 作者有话要说: 手,马上电视剧节目连续上线,染妹爆红在即!

 ※※※

 感谢投食~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梦九幽 2枚、一叶 1枚、朱曼曼 1枚、28517778 2枚

 感谢灌溉营养的小天使:“” 10瓶、28517778 20瓶、郗幼菱 10瓶、王女青雨林啊 1瓶、青青子衿 5瓶、凭实力单身 1瓶、参半 1瓶、1998320yh 20瓶、仡仡妖妖 10瓶、陌筱懒 8瓶、浅夏微凉 1瓶、

 野渊。 25瓶、我要和考试分手 3瓶。 。。 ,,

 第 36 章

 林静染也没和他们打闹太久, 眼见贺秦在工作人员的搀扶下坐上了回去的车子, 犹豫了一下之后,也跟着跳了上去。

 本来《宫闱重楼》剧组的另外两人也是一起过来的, 黄祁斌见状却是闷声不吭地转身上了另一辆车,崔梅梅见状也不好意思凑上去了, 非常识趣地同样选择了绕开。

 结果, 直到出发回程的时候,车上除了司机之外,也就只剩下了林静染和贺秦两人。

 不得不说贺秦确实是专业的, 刚才面对镜头的时候依旧可以做到面不改,现在一上了车, 整个脸色就顿时显得有些煞白。

 虽然已经问过了很多遍, 林静染依旧忍不住多问了一次:“真没事?”

 “这种小伤, 你觉得呢?”贺秦安抚着,换了个相对舒适的姿势,“回去还有段时间, 我先眯会。”

 林静染点头:“嗯, 你睡吧。”

 车子一路驶去, 抵达酒店的时候天色也已经差不多黯了下来。

 看着林静染搀着贺秦从车上下来的时候,等在门口的晏白脸色微微变了一瞬,当即紧张地了上来:“怎么回事, 受伤了?”

 贺秦还是那句话:“小事。”

 晏白的眉心已经紧紧地拧了起来:“怎么就是小事了,你知不知道明天要拍的可是…”

 贺秦没有让他继续说下去:“有吃的吗,饿了。”

 “有是有, 早就准备好了。”晏白依旧有些放不下心来,“不就是录个节目吗,到底是怎么伤到的,节目组是怎么做的安排?”

 “回头再和你说。”贺秦敷衍了一句,转头看向林静染,问道,“要一起来吃点吗?”

 虽然说中午的时候大家都在御膳房里用过膳了,可惜这些“宫廷美食”的口味着实欠佳,再加上一下午剧烈的活动量,到了这个时间点着实已经饿了。

 作为林静染的助理,关芊当然已经准备好了晚饭,只不过刚才也被这两人下车时候的样子给愣了,这会儿听贺秦开口,当即毫不犹豫地把林静染推了出去:“当然好了,正好我还担心晚饭准备得会不会不够多。”

 林静染看她:“就我们两人能需要多少吃的?我又不是猪。”

 关芊:“染姐你食量可大了,只是你自己没发现而已。”

 林静染:“…”你可真是亲姐妹!

 不过这会儿她确实也有些在意贺秦脚伤的具体情况,想了想,正好趁着这个机会让晏白检查了解下,也便答应了下来。

 不出意料的,等回到房间之后,晏白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贺秦抓过去好好地查看情况。

 贺秦从来不看任何人脸色,可是面对经纪人强硬的态度,却也是没有办法。

 林静染一边抱着餐盒坐在沙发上吃着,一边巴巴地留意着那边的动静。

 好在贺秦确实没有骗她,只是扭伤而已,并不算太严重,唯一麻烦的是听晏白说明天他们飞去片场后还有需要拍的打戏。

 因为习惯问题,贺秦除了太过专业的危险动作外又没有动用替身的习惯,也不知道能不能顺利完成拍摄。

 林静染听着,感到非常抱歉:“真是不好意思啊…”

 到了这个时候,晏白哪里还不知道贺秦始终没吭声的原因,这次受伤,果然是跟林小姐不了关系。

 想通这层关系,他也就没有再多问上什么,只是打开行李箱翻了翻,掏出一瓶药剂来:“不管怎么样,今天还是要把药先用上再说。”

 这药瓶林静染倒是很熟悉,当初她扭伤的时候,贺秦就给送来过这么一瓶,确实很有疗效,也就稍稍安心了下来。

 等三个人围着桌子吃完晚饭之后,晏白把桌子上的东西收了起来,然后掏出了药剂,就递到了林静染的手里:“林小姐,我还有事要忙,敷药的事,就麻烦你了。”

 林静染:“??”

 没等她回过神来,晏白已经大步流星地走出了房间,把门一关,整个屋子顿时只剩下了她和贺秦两人大眼瞪小眼地面对面坐着。

 贺秦虽然尽可能地没有出声,但林静染依旧瞥见了他捂着嘴巴偷笑了两声。

 她不由抿了抿嘴:“脚伸出来?”

 贺秦这回倒是很顺从,特别配合。

 直到林静染纤细的小手在他的伤处轻轻地了几个来回后,才轻笑出声来:“其实,等我洗完澡后,这药还是得重新敷的。”

 林静染手上的动作一顿,差点没直接把他这大长腿给一脚踹开。

 贺秦看她有些气鼓鼓的样子,愈发觉得可爱,微微地侧了侧头含笑看着她,语调轻柔:“染染,你现在还生我的气吗?”

 其实这些时间过去,当初故意假装生人的事确实已经淡化了很多,可是这时候听他这么一问,林静染还是鼓了鼓腮帮子,故作没好气地反问:“你说呢?”

 贺秦笑笑,没继续这个话题,反而没头没脑地问道:“看电视吗?”

 林静染:“??”

 贺秦:“《宫闱重楼》,你的第一部剧,今晚首播。”

 经他这么一说,林静染才想起这事来,可是现在这孤男寡女独处一室的,心里嘀咕了一下觉得还是回房间后自己看比较好。

 拒绝的话刚到嘴边还没说出,她便听贺秦又道:“正好趁着这个机会,我也可以顺便帮你分析下演技上还有哪里不足,相信对你后的发展也会有一定的帮助。”

 直击要害,让人完全没有反驳的余地。

 毕竟,贺秦的演技在业内是公认的教科书级的存在,得他指导确实机会难得。

 林静染不免有些心动,最后咬了咬牙下了决定:“好吧!”

 这时距离首播还有半小时时间,两个人坐在电视机前等了一会儿之后,林静染的手机忽然响了。

 因为今天参加节目录制,所有人的手机都提前被节目组没收去了,而拿回来后林静染也一直没拿出来看,这时候才发现微信的消息早就已经刷爆了,而现在的这个电话,正是大哥陆奕宣打过来的。

 林静染盯着这个名字看了许久,抬头偷偷的瞄了贺秦一眼:“那个…我接个电话?”

 贺秦点头:“去吧。”

 林静染抱着手机,做贼一样地钻进了卫生间。

 刚接通,陆奕宣的声音就从手机那头传了过来:“染染,怎么一直没有回复消息,不是应该早就已经结束录制了吗?”

 林静染:“大哥,我刚到酒店,不好意思啊,之前没有注意。你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电话那头的陆奕宣沉默了一瞬,开口道:“今天你那档综艺节目的直播,我看了。”

 林静染:“…”陆奕宣:“虽然这次是贺秦救了你,不过我总觉得这事没那么简单,你还是应该离他远一点。”

 林静染:“…”陆奕宣:“染染?有在听吗?”

 林静染:“嗯嗯,在听…大哥,我知道了。”

 陆奕宣满意地应了一声,又随便地闲聊了一会儿之后,便有一通电话播了进来。

 林静染低头看了一眼手机屏幕的提示,犹豫着说:“大哥,没其他事的话我先挂了啊?二哥打电话过来了。”

 陆奕宣听到这话显然不太高兴,不过也没说什么,只是沉沉地“嗯”了一声,最后叮嘱了一句:“记得早点休息。”

 “知道了,大哥!”林静染乖巧无比地应着,挥别陆奕宣之后,飞速地接通了沈丞远的电话,“喂,二哥?”

 “是我。”沈丞远的话一如既往的言简意赅,“睡了?”

 林静染:“还没呢。”

 沈丞远:“以后,记得小心录制。”

 林静染:“…你也看直播了啊?”

 沈丞远:“看了。”

 林静染:“那…你是不是还有其他话要跟我说的?”

 沈丞远:“留心贺秦。”

 林静染的嘴角忍不住地搐了一下:“知道了…”

 沈丞远:“没事了,晚安。”

 再次挂断电话之后,林静染不由靠在墙壁上抬头看了看白色的天花板,一时间不知道应该用什么样的表情来表达现在的心情。

 万万没想到,几个哥哥们居然也都成了《密室逃脱》的忠实粉丝?!

 一想到自己在节目当中的表现,不由感到脸上有些发烫。

 虽然都是自家哥哥,总是不可避免地觉得有些羞

 深深了一口气,刚准备走出卫生间的时候,手机铃声却是再次响了起来,看一眼来电显示,她的整张脸上俨然都写了生无可恋,拿到耳边,接通:“喂,四哥,你是不是也看我的节目了啊?”

 刚一接通就听到这么一句,竺希的声音显得有些懵:“什么节目啊?”

 谢天谢地,终于来了一个不是兴师问罪的。

 林静染长长地吁了口气,忙道:“没什么没什么,你找我有什么事啊?”

 竺希瞬间兴奋了起来:“是这样的,马上我新的巡回演唱会就要开始第一场演出了,想问问你有没有时间,要不要来看我呀?”

 林静染:“这个,你回头把具体时间地点发我,我看下行程安排吧。有时间的话,我一定去。”

 竺希笑:“那我等你哦!话说回来,染妹你刚才说的综艺是…”

 他正说着,林静染所在的卫生间的门忽然被轻轻地敲响了几声,贺秦的声音隔着墙壁隐隐地传了过来:“电话还没打完吗,马上就要开播了。”

 竺希:“?!!”

 竺希:“染妹你现在这个时间还没回自己的酒店?刚才是男人的声音对吧,都这么晚了,你这是跟谁在一块呢?!四哥不放心你在外面逗留,遇到坏人了怎么办,赶紧给我回去!”

 “…”林静染只感到一阵头疼,“知道了,知道了,我这就回去!放心吧,真的不是什么坏人!啊啊啊啊,四哥,求求你别问了!QAQ!”

 作者有话要说: 哥哥们的大型抓J现场?手动滑稽。。 。。 ,, M.DzIXs.COM
上章 大佬们也跟着穿回来了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