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大佬们也跟着穿回来了 下章
第30章 第 30 章
  有了和沈丞远一起的跳舞经验,林静染在和陆奕宣共舞的时候, 显然已经熟练了很多, 不过, 这依旧足不了她这位严厉的大哥。

 “你这个舞步不对。”

 林静染本来在专注不踩脚事业, 冷不丁听到这么一句,后知后觉地抬起头来:“啊?”

 陆奕宣则是已经停下了脚步:“来, 我教你应该怎么跳。”

 林静染:“…”她也不知道, 好端端的一场晚宴, 进行到最后怎么就变成了谊舞教学现场, 而且还是众人围观的那种。

 陆奕宣显然对旁人的视线没有任何感觉, 而且说到做到。

 虽然说这位大哥的教学绝对是教科书级的, 可旁边毕竟有那么多人看着, 林静染全程也只能硬着头皮跟着他逐步纠正姿势, 等到终于一曲结束从场上下来的时候,至少算是重新摸索到了谊舞的窍门, 也算是多少有些欣慰。

 “啧啧啧, 在这种场合还在那教育人,也真是没救了。”竺希早就看得叹为观止, 等他们下来的时候, 一脸嫌弃地摇了摇头, “染妹,也就你还知道搭理他。”

 陆奕宣闻言扫了他一眼:“比你这种成天无所事事的要好得多。”

 竺希炸:“无所事事?小爷我现在好歹也是顶级量里的一颗最闪亮星, 你居然说我无所事事?!”

 陆奕宣冷笑:“需不需要我出资把你这个顶级量给打下来?”

 林静染见他们转眼间又要吵起来, 慌忙拦在了当中:“四哥, 你不是要和我跳舞吗,不如就现在?”

 “好啊!”竺希一听,脸上顿时出了笑容,正要去牵林静染的手,却是被旁边的宁爻捷足先登。

 在这样的灯光下过下,宁爻的肌肤更加透出了一丝异样的白,对上怒瞪来的视线,他的嘴角微微一浮,语调凉薄:“我是三哥,长幼有序,你,再等等。”

 竺希差点就有了把旁边的桌子给掀翻的冲动:“去你们的长幼有序!”

 宁爻显然完全没有理会他的意思,眼眸隐隐一垂,牵着林静染的手就再次往舞池中走去。

 他们转身的一瞬间,可以分明地感受到原本炽热地关注着这边情况的围观者们,一瞬间忙不迭摆出了各种无事发生的样子,无比无辜地移开了眼去。

 林静染:“…”表演得这么明显,她还没有瞎!

 又一曲开始。

 有了之前两次的经验,林静染显得游刃有余了很多。

 跳着跳着,感受到了跟前那人落在身上的视线,她不由问:“怎么了,三哥,是我跳得有什么问题吗?”

 宁爻嘴角微微浮起:“不,你跳得很好。”

 林静染:“那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宁爻语调感慨,似乎并不愿意提及这个话题:“我是在想,这么好的染儿,如果哪天有人要从我手中带走,我可能会忍不住想要断他的腿。”

 林静染:“??”

 直到一曲跳完的时候,她依旧忍不住地在想着这个问题,然后就被竺希迫不及待地拉了过去。

 接连等了几支舞曲,到了这个时候竺希显然有些憋坏了,上场之后也没有着急开始,拉着林静染先是非常气地独自秀了一段舞技,引得周围人阵阵叫好。

 “…”林静染可以感受到聚过来的视线越来越多了,忍不住扶了扶额,“不是谊舞吗,四哥你还跳不跳?”

 竺希见她无动于衷的样子,不由循循善地问:“染妹,我刚才跳地不好吗?”

 林静染:“好是好,就是时机是不是…”

 “好就对了!”竺希眼睛顿时亮了一下,笑容灿烂地道,“我就是想要让你知道,要学任何舞蹈,找我就行了。不要找陆奕宣,他就是个半吊子,除了嘴皮子厉害点又喜欢装之外,其他的一无是处。”

 林静染:“…”原来刚才憋了这么久,一直在这里等着呢?!而且你这样说大哥,真的好吗?

 两人在场中央跳着,眼见着这么一个没什么印象的女艺人居然被这几位业界大佬轮番邀请,所有人对她的身份自然是更加好奇了起来。

 贺秦这边眯着眼睛遥遥地看着,感受到有人在背后盯着他,转身看去时正好对上晏白的视线,不由问:“怎么了?”

 晏白的嘴角意味深长地勾了起来,语调悠悠地说:“林小姐,看起来很受啊。”

 贺秦:“还行。”

 晏白打量了一眼他的神色,试探道:“要不,你也过去邀一支舞?”

 贺秦抬头看去,淡淡道:“不用了。”

 晏白震惊:“真的不用?”

 没道理啊!他认识的贺秦,可不是那种会因为竞争者咖位高而主动退缩的人。

 贺秦仿佛看穿了他心里的想法,顿了顿,不徐不缓地道:“今晚她已经跳了好多支舞了,也该休息一下了,不能因为我的一己私利让她太累,这样不好。”

 的都是教诲。

 “…”晏白感到有什么在口狠狠地扎了一箭,好半晌,才捂着单身狗被暴击的心脏憋出一句话来,“你说得对。”

 贺秦没有说什么,人影攒动的舞池中,唯有一人的身影,始终落在他的眸底深处,轻轻一笑:“而且,也不用着急今天这一晚。”

 …

 等到晚宴正式结束,已经夜深。

 林静染披着关芊给她准备好的外套,钻进了公司的车里。

 喻星河坐在副驾驶座上,透过后视镜打量了一眼她略显疲惫的表情,难得体贴地说:“距离回去还有一段时间,你要是困了的话,就先眯上一会儿。”

 然而,他越是这种语调,越是让林静染感到没安什么好心,下意识地警惕了起来:“喻星河,有什么事麻烦直说。”

 “能有什么事,明天就要出发去录制《密室逃脱》了,怕你到时候没精神,做不出综艺效果。”喻星河说着,忍不住笑了一声,“再说了,你今天晚上的表现确实卖力的,关心一下,应该的。”

 林静染只觉无言以对。

 卖力?今晚她岂止是卖力,任谁来穿着高跟鞋跳这么多支舞试试,脚都要断了好吧!

 她也不再说什么,朝旁边关芊的怀里缩了缩,闭着眼睛就打起盹来。

 回到家后,林静染睡到了第二天大中午才酸背疼地从上爬起来。

 因为去《密室逃脱》录制点的飞机是在晚上,时间上宽裕的很,就随便用面包做了份三明治吃着,趴在沙发上刷起了微博。

 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一刷,居然刷到了自己的热搜消息。

 #GGY晚宴最神秘新人#

 #林静染何方神圣#

 #各界大佬青睐的女人#

 #宫闱重楼女二号#

 林静染逐个点开热搜题材仔细看了看下面的内容,除了最后一个词条之外,前面三条无一例外的都是对于她身份的猜测。

 往好了想是她有独特的个人魅力,让那几位业界大佬纷纷拜倒在了她的石榴裙下,往坏了猜,更有不少的黑粉猜测纷纷,说她为了上位不择手段,私底下到处勾搭,结果在晚宴上一度翻车,脚踏N艘船的事件曝光,就是一个大型的抓包现场。

 林静染哭笑不得地看完,差点没给笑过去,转而退出微博点开微信,果然看到了群里早就已经闹翻了天。

 经过昨天这么一闹腾,所谓的“家族群”到底还是建了起来,完全不出意料的,就在她睡懒觉的功夫,群里的几位哥哥们早就已经互相甩锅几百个回合,也不知道平理万机的他们是怎么出这么多时间来打嘴炮的。

 林静染随便翻了翻聊天记录,嘴角更是忍不住地上浮,正犹豫着要不要发消息平息一下这浓郁的火。药味,正好听到门铃响了。

 打开门,便见是关芊带着她的午饭来投食了。

 看到林静染拿着的手机,关芊也知道微博热搜的事是捂不住了,把饭菜在桌子上摆好后,小心翼翼地安抚道:“染姐,你也别太放心里去,娱乐圈就是这样,一出点什么事,总有一堆的键盘侠唯恐天下不的。”

 林静染往嘴里扒了一口饭,闻言“哦”了一声:“没事,要不是他们,我的知名度也不会提高地这么快。”

 关芊拿着筷子的手不由哆嗦了一下,抬头看她:“染姐,你别是给老大洗脑了吧。提高知名度的方法多的很,咱可不用走这种歪门道啊。”

 林静染:“不会啊,他们都是我的哥哥,怎么可以说是歪门道呢,本来也都是我自己的资源嘛。”

 关芊:“…”虽然话是这么说,可是怎么总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劲啊?而且一直是叫的哥没错,毕竟没有血缘关系,她始终是不明白到底怎么的就成兄妹了呢?如果就像外界说的那样只是逢场作戏,她也实在担心事情如果真的闹大了,那几位大佬会不会还继续和她的染姐维持这份社会兄妹情啊。毕竟这个圈子里的关系,一直都混乱得很。

 这样一想,关芊顿时感到更加忧愁了,只觉得碎了老妈子的心。

 林静染却显然不懂关芊的忧伤,吃了一会儿饭,忽然随口一问:“对了芊芊,你有没有问过喻星河,这期的《密室逃脱》是个什么主题啊?”

 关芊的眉心依旧紧紧地拧着,心不在焉地应道:“具体什么主题我也不知道,就是这次的拍摄不需要自己做造型,据说节目组单独准备了造型师。”

 “哦?”林静染闻言,不免产生了一丝兴趣,“这倒有意思的。” M.DzIXs.COM
上章 大佬们也跟着穿回来了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