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大佬们也跟着穿回来了 下章
第26章第 26 章
  因为接下去两档综艺节目都需要录制, 林静染不得不请假暂离剧组几天。

 总导演那边喻星河早就已经提前打好招呼, 调整好后续拍摄的行程安排之后, 开始了近期在剧组的最后一天拍摄。

 这几天拍摄的剧情算是中后部分的内容,也是林静染饰演的这个女主角心理开始发生微妙变化的关键截点。

 因为对于抓捕罪犯的执着,让她内心的偏执越来越深,有时候甚至为了推进抓捕过程而不惜剑走偏锋, 使得和她一起办案的男主也陷入了纠结。

 随着追捕的线索越来越错综复杂, 终于,隐藏在她心中的那个阴暗面也开始渐渐地噬了内心深处那个公正的心, 使她在未来的抉择路口彻底陷入了无尽的挣扎当中。

 是走出来, 还是彻底陷下去, 全在一念之间。

 贺秦和晏白过来探班的时候, 在拍摄的正是女主角和暗藏的心魔作斗争的一幕。

 这个场景里只有饰演女主角的林静染一人,但是在阴暗狭小的空间当中,隐约间仿佛已经被浓重的压抑感所笼罩。

 “这个世界的罪恶本来就无穷无尽, 我要做的, 只是把见到的一切都彻底地锁进牢笼里。”

 “难道这样错了吗?他们本来就该死,我真的不明白到底错在哪里…”

 “他说的不对…不应该是这样的…他们都是罪犯,不管把自己包装地多么的无辜,依然不能改变犯罪的本质!”

 …

 被过分浓烈的氛围渲染,拍摄的过程中, 除了已经彻底陷入角色的林静染之外, 全场的其他人一片鸦雀无声。

 直到导演在旁边喊了“咔” 许久之后, 工作人员们仿佛才从刚才的氛围当中回过神来,不由面面相觑。

 虽然传言里一直说林静染拿下女主角很大层面是靠总编剧的关系,可是几天的拍摄下来也实在不得不承认,她把这个角色塑造的未免也太过生动了。

 只说刚才那小小的一个场景,看在眼里,都感到有一种遍体生寒的感觉。

 说实话晏白也有被林静染的演技惊到,听着旁边的工作人员小声议论,不由看了贺秦一眼,问:“你觉得怎么样?”

 贺秦的视线停留在场中仍陷在情绪里的林静染身上,许久后,眼眸微微垂落了几分:“表现得很不错。”

 他没有说,就在刚才,仿佛从这个纤瘦的背影当中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晏白留意到了贺秦神色间似乎有的一丝异样,正要开口说什么,只听一个声音从身后响了起来:“我笔下的角色看起来怎么样?”

 他下意识地回过身去,看着这个似曾见过的男人微微拧了拧眉,许久才反应过来:“宁先生。”

 宁爻没有看他,而是看着贺秦,笑得玩味:“我以为,只针对这个角色而言,你应该最具有发言权。贺秦,你说,到底应该是自我我沦陷,还是重回光明呢?这个痛苦的过程,是不是特别让人期待,嗯?”

 贺秦对上他的视线,久久地没有说话。

 他或许已经知道这个角色的原型了。

 最后,嘴角隐约间勾起了一丝毫无温度的弧度:“我以前就说过,如果我们不是立场不同,或许可以成为知己。”

 宁爻还以讥诮一笑:“我也说过,我从来都不需要知己。”

 这一瞬,仿佛有无形中的电从对峙的两人身边过。

 渐渐地,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注意到了这不易觉察的角落。

 等看到突然出现在这里的贺秦时,所有人员都不由停下了手上的工作,面色激动又充惊讶。

 这位影帝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是来找宁爻的吗?

 宁爻感受到周围的视线,表情瞬间淡漠了下来:“真的是看到你这张脸就无比影响心情啊…虽然我完全不想管你的闲事,但在这里如果不想惹麻烦,趁我还没改变主意之前,最好跟我来。”

 …

 林静染还跌坐在片场的场景当中低低地着气。

 刚刚的一个场景就像是用尽了她的洪荒之力,直到喊停后的现在,依旧感到有一种强烈压抑的感觉在膛中肆意地狂蹿着,越是想要下,就越是反抗挣扎。

 这是她以前从来没有过的感觉,是属于这个女主角凄惨人生的渗透。

 到了这时候,越是融入角色当中,越是可以身临其境地感受到那种真切无比的绝望冰冷。

 还好现在只是拍摄需要,如果要她自己长时间地陷入到这样的情绪当中,怕是迟早要疯。

 也难怪那个男人会变这样了…

 脑海中不由闪过了这样的念头。

 “染姐,贺先生来探班了!”

 就当林静染愣愣地出神时,只听一个声音从耳边响起,延迟了几秒后才反应过来,抬起头来看到了一脸焦急地站在跟前的关芊,后知后觉地眨了眨眼:“贺秦?”

 关芊这时候显然没时间去琢磨她有些奇怪的态度,急切地道:“听工作人员说的,宁先生带着他们去了休息室,据说当时那情况,总觉得像是会一言不合打起来一样。”

 林静染:“??”

 宁爻和贺秦单独相处?

 卧槽,这是要宇宙爆炸啊?!

 几乎是条件反地,她瞬间从面上弹了起来,顿时大步流星地朝休息室跑了过去。

 一口气跑到门口,敲门都省了,她毫不犹豫地直接推门冲了进去:“不好意思,我来晚了!”

 休息室内的人几乎在同一时间把视线投了过来。

 林静染气吁吁地火速观察了一下战况,却只发现了桌子上端正地摆着的几个水杯,以及坐在沙发上和平无比喝茶的两人。

 林静染:“…?”

 “外面这么热,跑这么急做什么。”宁爻招呼她过去,随手倒了一杯茶递到她手里,用纸巾拭去了额前的汗水,“这里也没有什么重要的人,没必要急着来见。”

 晏白现在脑子都是贺秦什么时候和宁爻结仇的问号,原本只是安静如地坐在旁边,看着这两人显然无比亲密的互动,顿时见鬼似地向贺秦看去。

 然而他却没从这个男人的脸上看到一丝暴怒的样子。

 贺秦反倒是什么都没看到一样,依旧垂眸饮着茶,一副毫不放在心上的样子,神色淡淡。

 晏白:“??”

 难道不应该是像昨天监控里那样直接动手的吗?是他昨晚睡了太久,一觉醒来穿越到别的平行世界了?

 贺秦可以感受到晏白隐约惊恐的视线,视若无睹地抬头看了眼坐在对面沙发上面的林静染,嘴角轻轻地勾了勾:“我也没想到,林小姐居然这么着急见我。”

 林静染喝进嘴里的一口水差点没给出来。

 想见你个大头鬼,我是怕你们两人一言不合在剧组里面打起来好吗!这万一闹大了,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不过…还真没想到这样两个人居然还有心平气和地坐在一起的一天。

 想着,她不由向晏白投以了感激的视线。

 亏得还有个外人在场,就算是粉饰太平,但起码也是太平。

 “??”晏白突然接受到了这样谢意的一眼,感觉自己脑海里的黑人问号脸顿时开始刷起屏来。

 宁爻轻轻地转了转杯子里的水,微微眯了眯眼:“我觉得你是误会了,她是来找我的。”

 贺秦毫无温度地一笑:“那万一,不是误会呢?”

 周围的气压豁然低沉。

 林静染顿时清了清干燥的嗓子,调解道:“其实是,刚才芊芊说你们在休息室等我,所以才着急过来的。”

 不声不响地两边都安抚到了,两个人一时间都没再说话。

 林静染刚刚结束了拍摄正深感疲惫,这会儿夹在当中更是觉得脑袋疼,试图缓解气氛:“不过现在看来,你们相处地好像,还算不错?”

 宁爻玩味地勾了勾嘴角:“是吗,还不错?”

 贺秦语调无波:“大概也不会有下次了。”

 林静染:“…”好吧,是她太天真,沉默不代表可以和平共处。

 说实话,她实在想不明白贺秦这会儿没事跑来找她做什么,默了默,勾起了一抹笑容看向了晏白,问道:“晏先生,你们来剧组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晏白在旁边装了许久的透明人,冷不丁被点名,下意识地看了贺秦一眼,见他没什么表示,清了清嗓子道:“是这样的,因为我们正好也是明天离开,都在同一家公司,就统一定了机票。发机时间差不多,明天早上车子会在酒店楼下等着,特地来说一声,还请林小姐提前做下准备。”

 林静染闻言,嘴角忍不住狠狠地

 就为这事?

 不管是电话还是微信,用哪样不能说吗?又不是不知道她三哥就在剧组里,还这么颠颠的跑来,是没事找事还是来挑衅的?!

 贺秦留意到她的视线,出了一抹非常温柔的笑容:“其实还有一件事。昨天在酒店的泡面好吃的,我一时不记得是什么牌子,所以特地过来问一下。”

 林静染:“…”她算是看明白了,这人不止是自己闲的发慌来惹点事,还想把她一起给拖下水。

 这时候贺秦的话已经说出,显然也不可能再重新堵回去,她也只能寄希望于宁爻不要注意到这个细节。

 然而很可惜的是,这个希望显然不存在。

 原本已经闭上眼睛养神的宁爻,狭长的眼忽然睁了开了一条隙,语调也不动声地冷了下来:“酒店的泡面?你们,独处一室了?”

 贺秦微笑:“用餐非常愉快。”

 林静染恨不得冲过去一把堵住这人的嘴巴。

 之前两人都聊了些什么她是不知道,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显然并不愉快。

 要不然,这两个人此时也不会想方设法地给对方找不痛快了。

 MMP,真是性格一个比一个恶劣。

 贺秦,我特么求你闭嘴好吗!QAQ

 …

 林静染知道宁爻从来都不会找她的麻烦,但是他心情不悦的结果就是直接不眠不休地开始改剧,典型的自型不解释。

 于是在贺秦走后,她除了完成接下来的拍摄任务外,几乎形影不离地成了三哥的小尾巴,走哪跟哪。掐着时间点的,看他把饭保时保量地吃完,这才彻底放心。

 临离开的时候,宁爻到底还是开口喊住了她:“这个男人太危险了,离他远点。”

 林静染其实想说穿回来后贺秦整个人还是本分的,但是一回想起上一世各大派系在朝堂上血雨腥风的情景,到了嘴边的话到底还是改了口:“嗯,我知道了。”

 回到自己房间后,她盯着天花板发了一晚上的呆,结果关芊一大早就来敲了门,只能顶着熊猫眼收拾好了行李一起下了楼。

 就像之前说的,车子已经等在了酒店门口。

 林静染一上车就看到了坐在里面的两人。

 扫了一眼贺秦旁边的空座,她下意识地想要去后座晏白旁边的位置,却是被直接拉了过去。

 贺秦仿佛没事人般对她温和一笑:“林小姐,早。”

 林静染控制不住地赏了他一个白眼,转过头去没有理他。

 随着车子发动之后,一时间谁都没有说话。

 林静染一晚上没睡好,感到眼皮直打架。

 坐在旁边的贺秦忽然把视线从手机上移了过来:“帮个忙?”

 林静染晃悠悠地打了个哈欠:“嗯?”

 贺秦把手机递到了她的跟前:“随便说句话就好。”

 林静染脑子困地迷糊,下意识地重复道:“随便说一句话?”

 “可以了,谢谢。”贺秦微微一笑,把手机拿回去的时候感到隐约震了一下,不由出了惊讶的视线来,“嗯?居然真出SSR了。”

 林静染:“??”

 发生了啥?

 转头看去的时候,她就看到了对方手机屏幕上播放着的动画,嘴角不可控制地

 是世界变化太快还是她跟不上?堂堂首辅大人,居然玩起了YYS?!

 贺秦看起来很高兴,语调也难得地带了一丝愉悦:“林小姐这么欧,下次再帮我多几个吧。”

 林静染:“…成年人要学会靠自己。”

 谢谢抬举,我恨不得给你一大堆R卡!

 贺秦似乎没有听到,继续将注意力投放回了手机上。

 拍摄现场距离机场有很长的一段路,林静染一路上哈欠连连,到底还是在一路疾驰的节奏中招架不住地睡了过去。

 在梦里,的都是那天在酒店房间里吃的方便面。

 有一点贺秦没有说错,味道确实不错。

 贺秦听旁边许久没有动静,回过头时候便看到某人已经彻底睡了的样子。

 看着这样的睡颜,他的嘴角不自觉地微微勾起了几分。

 一个转弯,眼见林静染随着车子的晃动就要朝另外一边倒去,他敏捷地伸手一揽,小小的脑袋就这样轻轻地倒在了他的肩膀上。

 互相依靠的触觉透过薄薄的衣衫传了过来,近在咫尺间,薄薄的呼吸也仿似从脖颈间拂过。

 贺秦没有再玩手机,就这样静静地坐直了身子当着她的依靠,将视线投向了窗外。

 坐在后排的晏白自然是将一切看在眼里,非常自觉地没有出声。

 关芊坐在副驾驶座上,也有些迷糊糊地,掏出了一杯水回头,正想问林静染有没有口渴,冷不丁见到了这样的一幕,嘴巴顿时张大地能下一只鸡蛋。

 贺秦感受到视线,指尖竖在嘴前,神色平静地作了一个安静的手势。

 关芊木讷地点了点头,全身僵硬地转回身去,整个脑子里顿时闪过了无数言情剧男女主角的经典桥段,最后只剩下一个声音。

 难道,贺先生和染姐…

 是她想的那样吗?!!

 等到了机场之后,林静染才被关芊叫醒,迷糊糊中睁开眼,第一眼便看到了近在咫尺的那双隐含笑意的眸子:“!!”

 几乎是条件反地,她下意识地往后面躲去。

 还没来得及站起来,眼见就要撞上车顶,就被一只大手一把将脑袋给摁了回来:“还在车上,小心撞头。”

 林静染抿了抿嘴,过分复杂的情绪下自己也不知道这会儿到底是个什么表情。

 贺秦活动了一下被得僵硬的肩膀,感受到她的视线,微微一笑:“身为艺人,睡觉的时候还是要注意一下仪态。现在只是在私车上,如果在公共场合,被偷拍去可就不好了。”

 林静染脑子都是浆糊:“什么意思?”

 贺秦若有所指地伸手指了指嘴角。

 “?!”林静染顿时领会过来,下意识伸手去擦口水,却见贺秦只是莞尔一下,打开车门就转身下了车,哪里还不知道自己被耍了,顿时咬牙,“贺秦!”

 关芊看着她这气不过的样子,忙伸手拉住她:“染姐,其实贺先生对你好的,你睡了一个多小时呢,他连动都没动一下。”

 林静染回想了一下刚才贺秦活动筋骨的样子,抿了抿:“走吧,登机了!”

 后面几天她需要先去参加《偏偏喜欢你》的录制,所以和贺秦要飞的并不是同一个地方,就当是放他一马。

 …

 这种谈话类的节目录制起来毕竟轻松,这次又连续录好了两期的内容之后,基本上也开始进入到了播放预热的节奏。

 前段时间紧密的拍摄节奏确实累人,趁着这个节目的录制也算是给自己放假休息。

 习惯了高强度的节奏,等宣传视频录制完毕之后,林静染从演播厅里走出来时颇是神清气

 因为录制的场地是在电视台的大楼内,所以这两趟来的时候还真时不时地可以看到不少的知名艺人。

 林静染慢慢地也习惯了三两步就碰到个面孔的习惯,看了下时间,正准备等关纤出来后回去落脚的酒店,便看到面有一群人浩浩地走了过来。

 其实大多数明星在私下里都很是低调,像费采文这样不管走到哪都恨不得所有人关注她的绝对是极少数。

 可是跟前这人的阵仗,却是比起她那种二线小花要来得夸张很多。

 前前后后至少有十来人,却没有任何人吭声,就这样恭恭敬敬地跟在后面,在为首那人的冷颜冷面下,反倒是一副大气都不敢出的样子。

 林静染的视线自从落在最中央的那人身上时,就再也没有挪开过。

 男人很高,大概一米八五的样子,这让他即使在那么多人当中,依旧足以鹤立群。

 但最主要的是,那张本该极讨女人喜欢的脸上却是没有任何的表情,整个人更是散发着一种生人勿近的气场,只消看上一眼就足以产生一种强大的迫感。

 这是与生俱来的冷漠。

 但只有她知道,这个男人除了众人所知的高冷面貌外,还有另外一系列独特的标签:面瘫,寡言,严谨,洁癖,强迫症,以及非常适合导演这个行业的,完美主义者…

 毕竟,过分熟悉。

 关芊收拾完东西从休息室里走出来,见她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不由问道:“染姐,怎么了?我们该回去了。”

 问完后却是没得到回应,疑惑地顺着她的视线看去,差点惊叫出声:“这不是…”

 这时候来的那群人刚好走到了他们跟前,然而最前头那个目不斜视的男人却是忽然停下了脚步,转身看了过来。

 关芊被这样冰冷的视线扫过,下意识地抖了一个灵:“沈导您好,我们是…”

 后面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便见沈丞远定定地看着林静染,语调不明地道:“静染?”

 这张脸上依旧没什么表情,语调也是一如既往的冰冷无波,但是比较起平时来显然收敛了太多的锋芒,已经是冰山可以供给的最多温柔。

 林静染被这样看着,轻轻地点了点头:“是我。”

 如果不是后面有这么多人看着,她很想喊上一声“二哥”

 问题是那些人投来的视线太过灼热,灼热到让她怀疑自己这一声叫出来后,会不会自此变成一个大型的认亲公演现场。

 天啦,这年头兄妹情深的戏码可真难! M.dZIxS.com
上章 大佬们也跟着穿回来了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