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大佬们也跟着穿回来了 下章
第24章第 24 章
  光是刚开拍的头两天, 宁爻就把剧组里几个有名字的演员基本上过了个遍。

 这种感觉就像是读书时期的教导主任查房, 所有人都吊着一口气, 生怕被当场盖一个“不及格”的印章勒令退学。

 在这种压力过大的节奏下,渐渐的所有人也都习惯了这种不定期的查。

 这个季节的天气有些闷热,再加上拍的是探案剧本,拍摄的环境往往也很是恶劣。

 出于每天需要面对着那些仿真度极高的案发现场, 不管心理还是生理都是巨大的考验, 在拍摄的过程中频频有人感到忍受不住。

 有了宁爻的金口玉言,或许是因为自带了滤镜效果, 又可能林静染在贺秦那补课后把女主角的性格确实拿捏地恰到好处, 特别是她面对各种“尸体”都能做到面不改, 几天的拍摄下来, 剧组里的人对她的演技评价普遍都很不错。

 原本对于这个没什么名气的新人还有些担忧,慢慢地也就完全放下了心来。

 姚浩柯在剧中饰演的角色和他本人性格完全不一样,是个严谨古板的老干部, 刚刚在最后一句台词说出口后, 听到导演在旁边喊了声“咔”顿时彻底放松了下来,甩了甩举举到酸楚的手腕,一股坐在了地上:“果然这种电视剧不是这么容易拍的啊,这一天天的, 光是摆造型都要把人给摆废了。”

 林静染拨了一下被汗水浸了的发丝, 闻言笑了笑:“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嘛, 你就不想靠着这部剧一战成名吗?”

 姚浩柯闻言, 眼睛顿时亮了起来:“当然想!我可不想再被人戳着脊梁骨说是什么网剧咖了。”

 林静染当然知道姚浩柯心里憋着一口气,笑着抬头看了他一眼:“其实能靠网剧让人记住也已经很不错了,总比我走出去都没多少人知道名字的好。”

 “怎么可以这么说呢?”姚浩柯的声音陡然抬高了几分,的都是对她妄自菲薄的不以为然,“你现在多火啊!走出去谁不知道金银CP,谁不知道染姐你让鬼都闻风丧胆的威名?”

 虽然在剧中姚浩柯饰演的男主比女主角要大上好多,可是现实中他确实比林静染要小了两岁,这时候听着这种为自己抱不平的话,她不由又好气又好笑地吐槽道:“所以这位网剧咖,你觉得这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吗?走出去后介绍的时候是不是得说,林静染,内地女演员,代表作:综艺节目《密室逃脱》?”

 姚浩柯倒是想反驳,但是张了张嘴后,到底没能想出反驳的话来,一脸无辜地站在了那里:“染姐,我不是这个意思。”

 林静染也不逗他了,朝周围看了看,没发现那个熟悉的人影,转移话题问:“宁先生呢,今天怎么没见他?”

 姚浩柯抬头喝了一口水,应道:“之前我听工作人员说了,好像是因为环境太过恶劣所以有些身体不适,现在应该在棚里休息。”

 “身体不适?”林静染感到心头猛然地跳了一下,口问道,“严重吗?”

 “据说是老毛病了,稍微休息会就好。”姚浩柯说着,不由好奇地看了她一眼,“染姐,你对宁先生也关心的啊,不会也是他粉丝吧?”

 “这都被你发现了。”林静染顺着他的思路随口应了,从半蹲着的姿势站了起来,问,“人在哪,是半山的棚里吗?”

 姚浩柯见她似乎着急要去看望的样子,忍不住叫住了她,视线对上后,又有些言又止:“身为书粉,我非常能够理解你现在的心情,不过,我劝你还是别去了…”

 林静染:“??”

 姚浩柯:“剧组里好多都是宁先生的粉丝,知道他身体不好的消息后都去看了,最后…据说一个都没有例外地全部被轰了出来。宁先生平里就已经不易接近了,这会儿身体不舒服,估计什么人都不想见。放心吧,既然说是老毛病,让他自己休息一会儿应该就没事了。”

 没事才有鬼,要说这人能够自己照顾自己,我头都给拧下来给你们当球踢!

 林静染心里忍不住腹诽着,头也不回地沿着山路就是一阵小跑,遥遥地跟姚浩柯挥了挥手:“下一场开拍之前我一定回来!”

 姚浩柯下意识地伸了伸手,看着转眼已经从视野中消失的那个背影,浮空的手不由讷讷地收了回来,小声嘟囔道:“我才不担心你能不能赶回来,我是怕你也挨骂啊…”

 他刚刚还有一些事没有说。

 据那位工作人员跟他透,今早那几个去探病的妹子,没一个不是红着一双眼睛回来的。

 据说,生病了的宁先生,方圆几丈之内寸草不生。

 …

 林静染一路小跑来到了半山搭建的棚子那,找到宁爻的休息处后,轻轻地敲了敲门。

 里面没有什么回音,过了许久之后,男人毫无感情的声音才传出:“今天不见人,请回。”

 这样的语调里面透着的疏远。

 林静染没有再敲,直接推门走了进去。

 一眼,就看到了在躺椅上休息的男人。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光线的关系,宁爻的整张脸显得愈发的苍白,连带着双都透着一丝憔悴。

 他眉心紧紧地拧着,十指拽紧了衣衫蜷缩在那,虽然没有吭声,但是一眼看去时,整个人脆弱又显得无比的忍耐克制。

 似乎是听到了开门的声音,紧抿的双间挤出几个字来,冷的像刀:“出去!听不懂吗?”

 没听到动静,他才睁开眼睛,眸沉凝地看了过来。

 等看清楚来人的瞬间,神色隐隐地凝住了一瞬。

 林静染紧抿着走过去,用纸巾轻轻地替他擦去了额间的冷汗,见搁在旁边的杯子里水已经彻底凉了,又拿过来倒了一被温水放了回去。

 在宁爻身边半跪了下来,瞬间就忍不住说了一大堆话:“三哥,你到底哪里不舒服?有药吗,吃了没?实在不行的话,我找人送你去医院吧?你怎么就是不知道学乖啊,以前这样现在也这样,一个人憋着,小病都给你拖成大病了,就不能让人省点心吗?”

 熟悉的谴责语调,让宁爻眼底的雾气依稀退去,嘴角微微地勾了起来,莞尔一笑:“老毛病而已,没什么好紧张的。倒是你怎么会来,是哪个多嘴的跑你那说去了?”

 “你病了的事我当然需要知道,怎么可以说是多嘴?”林静染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见那整张脸都已经疼地没了血,又不忍心凶他,又关切地问了句,“所以到底是什么老毛病,胃疼吗?真的不用去医院?那药呢,吃药了没?”

 宁爻:“还没吃。”

 林静染:“…”真的是差点给气死了要。

 “药在那里。”眼见她就要到了爆发的边缘,宁爻还算识趣地指了指后头的行李箱,苍白的脸上却是勾着一抹玩味的弧度,“你希望的话,我就吃。”

 “要胃疼也是你自己疼,什么叫我希望的话!”如果跟前这人不是个病人,听着这么事不关己的语调,林静染非常怀疑自己会不会冲过去狠狠地揍他一顿。

 当即转身打开行李箱翻了翻,果然找到了一瓶已经被磨地字迹模糊的药瓶。

 依稀辨认才看出了上面写着的服用方法,她倒了两颗出来,连带着温水一起送到了宁爻的跟前:“赶紧吃下去。吃了药才能好得快,如果你不怕被活活疼死,就当我没说。”

 “这种程度,根本不算什么。”宁爻说话的时候仿佛这个疼得面无血的家伙并不是他一样,从林静染的掌心拿起药丸,也没接水杯,仰头倒入,喉结处隐隐地滚动了两下便直接了下去。

 吃完后,才暗暗地拧了下眉,“真苦。”

 没错,这位不怕疼不怕死的三皇兄,唯一怕的,就是苦。

 林静染忍着翻白眼的冲动,把药瓶进了他的手里:“一天三次一定要记得服用,等明天我再来检查。我可已经数过数量了,如果到时候发现你一粒没吃,呵呵,别想蒙混过去。”

 她威胁的话听起来没有半点威慑,宁爻抬眸看了她一眼,似笑非笑地问:“那你又怎么保证我是真的吃了,而不是扔了呢?”

 林静染咬牙:“三!哥!”

 宁爻嘴角微浮:“逗你的。”

 林静染额前的青筋隐隐地突突了两下。

 你以为你是宁三岁吗?!

 她深了一口气,到底还是没有和病人太过计较,扶着宁爻躺了回去,盖好毯子后最后叮嘱道:“这杯子不是保温杯,水凉得快。胃疼不能喝凉水,一会一定要记得要换温的。现在刚刚吃了药,下次就等到吃完晚饭后再服,晚饭早点吃,也别让自己饿太久,对胃也不好。最近外面气温高,又是在拍摄山上的剧情,你就别来拍摄现场了,先好好休息把身体养好,知道吗?”

 宁爻听她罗里吧嗦一大堆,难得温顺:“知道了。”

 林静染满意地点了点头,总结道:“总之三天内,我都不想在拍摄现场看到你。”

 到底还有拍摄任务,待完毕,她就从休息室里退了出去。

 刚出门,正好碰到道具组的人从跟前经过。

 眼见她是从宁爻那里出来的,几个人的表情不由地微妙了一瞬,带头的刘哥率先反应了过来,问:“你居然没在拍摄现场的吗?投资方的一队人,刚刚上山去了。”

 “投资方的人?”林静染不由愣了一下,不知道是什么事,慌忙抬步往拍摄地点赶去。

 顶着烈一路狂奔,终于遥遥地看清楚了拍摄现场里站着的一群人。

 姚浩柯一眼就看到了她,遥遥地朝她挥手:“染姐,这里,快过来!”

 林静染过去的时候,可以感受到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了她的身上,这时候也顾不上休息了,一边气一边放低了声音问:“是,咳…是有什么事吗?”

 姚浩柯还没回答,有人抢了先。

 “其实我只是正好有空,所以过来看看,林小姐有事的话不用着急赶回来。”一个声音谦和有礼地响起,下一秒,一瓶矿泉水就递到了跟前,语调关切,“天这么热,赶紧先喝口水吧。”

 “谢谢。”林静染确实热到不行,也没多想就随手接了过来,拧开盖子正一口喝下,自然地抬头看了一眼。

 当看到那个眼的男人时,她刚进嘴巴里的水顿时“噗”地一声了出来。

 “慢点喝。”盛苗似乎是被她的反应逗乐了,非常自然地伸手拍上她的背就要帮忙顺气,被林静染警惕地往后闪了一步给避开了。

 他的动作就这样顿在了原地,看着空落的手心,微微一笑,豪不尴尬地站了回去:“不愧是扮演刑警的,反应就是敏锐。”

 简简单单一句话,轻描淡写地就化解了现场那一瞬间有些尴尬的气氛。

 出品方的人笑眯眯地上来,互相聊了几句就带他去其他拍摄点参观去了。

 盛苗似乎也没有继续留下来的意思,只是临走前回头看了一眼。

 落在林静染身上的视线有些深长的意味,让她下意识地打了个灵。

 姚浩柯留意到林静染似乎有些不太对劲的样子,忍不住关心地问:“染姐,怎么了,你认识那个人?”

 “不认识。”林静染毫不犹豫地否认了,一副不解的样子,试探道,“这是谁啊?”

 “我也不太清楚,据说是新的投资人。”姚浩柯拧了拧眉,“不过不认识的话,刚才那举动也未免太亲昵了点,染姐,我觉得你还是多留心一下比较好。”

 林静染本来还在琢磨盛苗忽然出现在这的动机,闻言忍不住破功地笑出声来:“你还懂。”

 姚浩柯朝她出了一抹大大的笑容:“别看我年纪比你小,这个圈子也混了很久,当然见得多了。”

 林静染看着这个和平常里似乎没什么两样的笑容,并没有深究姚浩柯到底见过什么,由衷地回以了微笑:“谢谢提醒。”

 那天下午的拍摄并没有因为投资方的突然出现而受到影响,那些人似乎真的只是顺便过来参观的,看了一圈之后就回去了,甚至没留下来吃顿饭。

 临近傍晚的时候忽然开始下起了暴雨,拍摄不得不提前结束了。

 林静染回到山下的时候听说宁爻一行已经提前走了,便也搭了剧组的车回了酒店。

 回去后洗了个澡,把全身的汗臭味清扫一空后,终于神清气地躺上了

 吹着空调的凉风,抱着被子盯着天花板,她脑子想着的都是盛苗出现在这里的用意。

 联想到上一次见到这个男人时的情景,第一直觉就是感到大概和上次找陆奕宣的事不了关系。

 但如果真的是和她大哥有关的话,那么很显然,在那之后,盛苗已经彻底调查清楚了她的身份,所以才会打上了这部剧投资的主意。

 可如果调查到了她的身份,那么,她和林苏媛之间的关系,会不会也已经暴了呢?

 林静染越想越觉得心里没底,在上翻来覆去,到底还是给陆奕宣打了个电话。

 两人先是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了一会儿,找了个机会,她状似不经心地问道:“大哥你最近是不是很忙啊,上次吃饭时候都有人找你谈生意,一定是个不错的项目吧?”

 “你是说盛氏集团的项目?我完全没有兴趣。”陆奕宣说着,语调里显然有了一丝怀疑,“你突然问这个做什么,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没事没事,我就是随便问问。”林静染被这样过分敏锐的观察力得心头一跳,忙转移了话题,“今天拍戏好累啊,我先睡了啊大哥,你也要早点休息。”

 陆奕宣的注意力果然被吸引了过来:“最近气温很高,你拍戏归拍戏,也别太拼。注意照顾好自己千万别中暑了,知道吗?”

 林静染乖巧地连连应下:“知道了知道了,大哥晚安。”

 陆奕宣:“晚安。”

 虽然这次通话当中并没有直观的内容,挂断之后,林静染却是基本上已经确定了一点。

 从盛苗的举动来看,知不知道她和林苏媛之间的关系倒是未必,可是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一定是和陆奕宣否定的那个项目有关。

 恐怕是,从大哥那边找不到什么突破口,就准备从她这个女人身上来找机会了。

 但是这件事情,她到底还是决定暂时先不告诉陆奕宣了。

 以他的性格,如果知道了因为本身关系让她被人盯上的话,会做出什么事来,实在是有些让人不敢想。

 所以,暂时还是走一步看一步吧。

 …

 不出意料的事,接下去几天的时间里,盛苗果然有事没事地就来拍摄现场瞎转悠。

 其实他的出现确实让剧组的拍摄过程中多少有些不便,但是碍着他投资方的身份,导演虽然不太愉悦,到底也没有多说些什么,只能假装他不存在,继续抓紧拍摄的进度。

 这场暴雨下了两天,没办法只能先拍一些室内的场景,等到第三天雨全部停了,才把当时山上漏下的剧情补拍完毕,随后整个剧组迁移,拍摄的场地就终于回到了影视城里。

 等到影视城里的内容拍完,他们就需要转到下一个拍摄地点了。

 林静染每次拍摄完毕,都可以看到盛苗站在不远的树荫下,面带笑意地看着她。

 这笑容在众人眼中如沐春风,但是在林静染看来却像是一把刀子,凉嗖嗖的让她背脊生寒。

 可即使是知道这人不怀好意,在窗户纸还没捅破之前,却是没什么办法。

 托这位盛先生的福,被这样“含情脉脉”地注视了几天之后,一则关于投资方看上了女主演的花边绯闻就这样在剧组内部悄无声息地传开了。

 这种事情的向来很广,瞬间就传得像模像样。

 刚拍完一场剧出来,姚浩柯视线扫过站在旁边的盛苗,终于有些忍无可忍地袖子:“我靠,这家伙怎么又来了?我真怕自己忍不住去把他打一顿!”

 “不用了,别管他就行。”林静染好笑地拉住了他,心里倒确实有些感动。

 回到旁边的椅子上坐下,从关芊手里接过矿泉水来喝了一口,一抬头,见她好像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不由问:“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吗?”

 关芊下意识地抬头朝街道口的方向看了一眼,到底还是忍不住说道:“贺先生的新剧这几天正好也来这里拍外景,没意外的话,今天下午正在隔壁街道呢。”

 林静染喝水的动作顿住。

 贺先生?贺秦?!

 关芊打量了一下她的表情,试探地问:“需要过去打声招呼吗?”

 林静染想都没想:“今天下午拍摄安排赶的,拍完再说吧。”

 关芊:“哦…”

 旁边的姚浩柯这时候才反应过来她们在说谁,整个人顿时兴奋了起来:“贺先生?是我想的那位贺先生吗?!我的天啊啊啊啊啊,染姐你们去打招呼的时候一定要带上我啊,嗷嗷嗷嗷嗷嗷,我这辈子都想要见一见真人!”

 林静染:“…”朋友,你想见的真人也太多了点吧?好歹也算是圈内的一个小明星了,这样见谁都粉的花心样真的合适吗?

 无力吐槽下,她酝酿了一下正准备开口,忽然听到一个声音从背后传了过来:“这么兴奋,是想见谁呢?”

 感受到瞬间落在身上的视线,盛苗斯文有礼地回以了一笑:“不好意思,听你们谈论地这么热闹,不由有些好奇。”

 林静染看着他这似笑非笑的样子,心里忍不住暗暗地翻了个白眼。

 为了找靠近的借口,也真是为难你了这位先生。

 盛苗仿佛没有接受到这明显的抗拒,继续自顾自说道:“当初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没有来得及和林小姐打招呼,真是过意不去。如果不介意的话,不知道能不能有幸请林小姐今晚一起共进个晚餐呢?”

 林静染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介…”

 后面那个字还没来得及说出,只见凌空飞来一个矿泉水瓶。

 因为没有拧盖,直直地就撞在了盛苗的背上,西服上顿时了一片,显得有些狼狈。

 盛苗眼底的冷意一闪而过,回头看了过去。

 宁爻身上披着一件薄薄的外套,身姿看起来格外的纤细柔弱,眸底一片冰冷。

 虽然是道歉,他的脸上却是一抹堪称为愉悦的弧度:“不好意思,一时手滑,没有抓住。”

 前几天他非常听话地在酒店里休息,今才算转好了不少,终于回来剧组,没想到刚走近就看到了这么一个小白脸在林静染的身边上窜下跳。

 真是,让人感到,很不高兴。

 林静染见到宁爻,第一反应就是了上去,然而想到现在两人的身份顿时停住了步子,视线关切地一阵打量:“宁先生,好些了吗?”

 “好多了,不用担心。”宁爻说着,动作温柔地轻轻摸了摸她的脑袋。

 林静染:“?!”

 这里的动静已经吸引到了其他人的注意力,一回头看来的时候,恰好就是看到了孤高的宁大编剧这溢于言表的宠溺举动。

 整个现场顿时一片死寂。

 在场众人:“?!!!!”

 盛苗眯了眯眼睛看着他们的互动,保留住了自己应有的礼貌:“这位是?”

 宁爻仿佛完全没有听到他说话一般,看向不远处的导演,嘴角凉薄地勾起,语调无波:“是我休息地太久了吗?只是几天没见,什么猫狗都放进拍摄现场来了?”

 在这样丝毫不留情面的刻薄话语下,盛苗的脸色终于彻底地沉了下来:“这位先生,你恐怕误会了。我也是这部电视剧的投资人。”

 “哦?”宁爻的语调隐隐上挑,终于将视线转移到了他的身上,似笑非笑,“但是,这又和我有什么关系呢?”

 他纤细的手臂抬起,指向外面的食指是依稀透明的苍白:“不管你是谁,现在都给我滚出去。”

 眼见盛苗面有怒意,又不忘饶有兴趣地补充了一句:“当然,回去之后告状,如果有用的话。记住我的名字,我是,宁爻。”

 盛苗本要发作,冷不丁听到这个名字后表情顿时僵硬在了脸上,在宁爻戏谑的注视下,咬了咬牙,转身就走。

 临行前,不忘保持自己最后的一丝风度,朝林静染和善一笑:“林小姐,我们回头再约。”

 林静染:“…”宁爻:“滚。” M.dzIxS.cOM
上章 大佬们也跟着穿回来了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