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大佬们也跟着穿回来了 下章
第20章 第 20 章
  林静染送喻星河出去, 制片方和出品方的人也非常识趣地离开了。

 回来的时候,包厢里只剩下了她和宁爻两人。

 一时间相顾无言, 许久,才十分乖巧地喊了一声:“三哥。”

 宁爻这个名字显然不是本名,对于她两位哥哥一个改艺名一个用笔名的做法,林静染真的觉得无语凝咽。

 对于靠名字找人这个念头,她也是佛了。

 这时候, 她才彻底相信陆奕宣是真的有花心思去找过她的那几位皇兄, 要不然,连名字都不一样的情况下,想要把人找出来还真不是这么容易的一件事。

 从林静染去送喻星河的一刻起, 宁爻就这样坐在原地静静地注视着她。

 白衬衫下的身影显得有些消瘦,明明是过分单薄的身躯, 看起来却是有一种异样的美感。鼻梁上的金丝眼镜并没有掩盖住棱角好看的弧度, 深褐色的瞳孔看来的时候,依稀间会产生一种只需一眼就能将人完全看透的错觉。

 明明是纤弱地人畜无害的样子,却是给人一种莫名沉重的压力。

 只有林静染知道这样貌似平静的假象背后, 藏着的是怎样一个冷漠乖张的灵魂。

 而也只有在面对她的时候,宁爻身边的气场仿佛才会变得有那么一丝难得的柔软。

 他轻轻地招了招手:“过来。”

 宁爻整个人显得有些瘦, 白皙的皮肤衬地关节也显得清晰分明,这使得此时看起来的整体气质, 和当初体弱多病的三皇子的形象无限地重合。

 在这样轻柔的声音引领下, 林静染下意识地走到他旁边坐下, 好不容易才终于愣愣地回过神来, 第一句话却是问:“三哥,你现在的身体怎么样啊?”

 宁爻眉目间的神色隐隐晃了一下,抿低低一笑:“比以前好多了。”

 听起来似乎是安慰,但确实不像是什么好话。

 毕竟当时的三皇子身体实在是太差了一些,几乎从小就是泡在药罐子里长大的,如果只是比那时候好上一些,到底还是让人感到不太放心。

 宁爻感受到林静染的视线,嘴角扬起了似有似无的弧度,语调带着一丝玩味:“就是胃不太好,时不时会胃疼,不得不说,你看相倒是准的。”

 “刚才会闹这么一出,还不是因为关心你。”林静染不由一噎,想了想又说,“不过现在医疗技术发达的,三哥你只要注意饮食调养,一定可以把胃病养好的。”

 “养不养好,又有什么关系呢?”宁爻的神色透着些许幻,“有时候,这种适度的病痛反倒能让原本枯燥乏味的人生多上一丝真实感,虽然没有死亡这么具有,每一次,却都值得好好享受。染儿,有些痛楚带来的快,你是不会懂的。”

 林静染下意识地抿了下干燥的双

 她确实不太懂绵病榻下产生的这种有些扭曲的心情,也不想懂。

 一纤细的手指忽然伸了过来,在她的上轻轻抚过。

 “怎么嘴巴这么干?”糙的触觉下,宁爻微微地拧了拧眉,倒了一杯果汁递来,“味道不错,可以试试。”

 “谢谢。”

 林静染抱着玻璃杯抿了两口,果汁刚刚入口,只听宁爻饶有兴致地朝她淡淡一笑:“对了,关于前几天热搜的事情,替我给四弟带一句话。”

 她下意识抬头看去:“嗯?”

 宁爻低低的声音似乎有些隐约的小兴奋,又仿佛带着一丝愉悦的期待,遥遥地从耳边拂过:“你告诉他,下次如果再发生这种连累你的事,小心我一时没忍住…杀了他。”

 林静染:“…”虽然分明地知道现在是9102的法治社会,但是她也同样很清楚地知道一点。

 她的这位三哥,还真的不是一个随便开玩笑的人…

 四哥,我也帮不了你了,你真的好自为之吧!QAQ

 …

 四位皇兄找到了三位,林静染差点没控制住喜悦,回去后自己一个人乐地在上来回滚了好久。

 可惜的是,这种普天同庆的时候却是没人可以和她分享,毕竟喻星河今天看起来受刺不小的样子,对陆奕宣和竺希来说这消息反倒是和添堵没什么区别,至于贺秦,呵呵,算了吧。

 喻星河不知道是故意不提还是真的忘了宁爻的事,第二天打电话过来的时候只字未提,只说《密室逃脱》的第二期直播就要开始了,让她提前做好准备。

 自从第一期的直播引起强烈反响之后,《密室逃脱》瞬间吸引了更多人的关注。

 特别是后来又有了林静染和竺希外出吃宵夜的事件曝光,更是勾起了一大波网友的猎奇心理,第二期还没开始,只是宣布了直播时间之后,就已经提前上了热搜。

 比起第一期的时候,林静染显然已经不再是沾光蹭资源的最低量艺人了,反而有很大一部分网友是因为关注她才对节目产生了兴趣。自此摇身一变,反倒是成了节目组一个行走的活招牌,“染妹”的称号更是不胫而走,国民妹妹的人气更是再次攀升。

 直播前一天,林静染坐上了公司给他准备的车子,赶往了机场。

 这一期,依旧是在节目组安排的酒店里统一集合。

 林静染刚走进大堂的时候,正好遇到了一起进来的戈州和谢冠宇,俩人似乎也是在门口刚刚遇到。

 经过第一期节目一起经历过首轮密室的考验之后,这些嘉宾之间关系已经都很不错,三个人也没着急回房间,让助理帮忙把行李搬上去之后,一起在休息区坐下来聊了会儿天。

 聊着聊着,话题不由落到了马上就要录制的新一期节目上。

 戈州一回想起上期节目的压抑氛围就感到有些头疼,一脸郁闷地说:“你们说,这期节目还会是这种恐怖风格的吗?我感觉节目组应该不会连续安排两期类似的内容吧?”

 谢冠宇毫不留情地打破了他的幻想:“这种密室一般都是恐怖主题的,要不然不就一点氛围都没有了?”

 林静染也深感认同:“就算都是惊悚内容,主题也是可以很多种的,所以你这种设想根本不成立。”

 戈州:“…主题很多种?比如?”

 谢冠宇说:“比如,鬼屋。”

 林静染跃跃试:“末日丧尸,电锯惊魂,午夜凶铃?”

 戈州忍不住用力地捂了捂头:“也真的是够了!现在退出节目还来得及吗?”

 谢冠宇和林静染同时转头朝他幽幽一笑:“你说呢?”

 戈州:“…”还能不能一起愉快地玩耍了?

 大家都是从全国各地赶过来的,到酒店的时候都有些疲惫,稍微聊了一会儿后就各自回房间休息了。

 其他的几个嘉宾到的都比较晚,当天晚上都没有碰面,等到第二天中午吃完午饭后,所有人才齐齐地在酒店大堂里集合完毕。

 有了第一次的经历,所有人对于节目组蒙眼的操作显然已经感到习惯了很多,互相打招呼说了声“回头见”就分别坐上了车子,开始朝着目的地驶去。

 可以看出今天来观看直播的观众们比上一期要翻了十倍不止,这时候直播正式开启,看着各位嘉宾蒙住眼睛的样子,弹幕一时间就已经刷得飞起。

 因为这时候还看不出这期节目的主要节目内容,导演组也没像上次那样做提前预警,所以这时候刷的弹幕,基本上是各家粉丝厚着脸皮的商业自吹。

 比起林静染上期节目刚开始时无人问津状况,可以发现这次专门来看她的支持者还真数量不少,在弹幕上可以看到“染妹加油”“今天没有希哥哥也要继续往前冲啊”的字样疯狂地刷着,乍眼看去居然和其他嘉宾们的热度相当。

 某处的休息室里,晏白走进门时候正看到某人拿着平白在看直播,不由挑了挑眉:“马上就要开始访谈了,你倒是很有闲心。”

 贺秦头都没回一下,语调淡淡地说:“放心吧,影响不了工作。”

 晏白凑过去看了一眼:“说起来,好像很久没有见过林小姐了,你们还没和好吗?”

 贺秦终于将视线移到了他的身上:“你的工作好像不是八卦?”

 晏白对他的问话无动于衷:“我的工作是关爱你的精神状态,恋爱状况也是其中的一种。”

 贺秦眸底微微闪过一丝隐约的深意,嘴角若有若无地勾了起来:“放心吧,她马上就会来找我了。”

 晏白看到这样的表情,就知道这男人肯定又在谋划着什么了,只是心里默默给林静染点了蜡,识趣地没有多问什么,只是提醒道:“只有5分钟了。”

 贺秦微笑:“那就再看两分钟。”

 就在这个时候,透过直播画面,可以看到嘉宾们已经陆续抵达了这期节目的录制地点。

 因为镜头拉得有些过近,看不清楚具体的背景,依稀间只能感到这片地带似乎有些荒芜。

 虽然通过有限的背景画面并不能取得太多信息,依旧不能磨灭观众们在这种紧迫的氛围当中感受到的隐隐兴奋。

 总有一种预感,这次的内容比起第一期来,似乎再度升级了。

 林静染眼睛被眼罩盖住,一路摸着黑,在工作人员带领下慢慢地往前走着。

 脚下的地面显得有些颠簸,路也很不好走,跌跌撞撞之下,她隐约感受到自己仿佛是被带进了一个房间里。

 停下步子之后,却始终没有得到摘下眼罩的信号,只能这样不做声地等待着。

 周围一瞬间安静地只有她的呼吸声,就连刚刚带她过来的工作人员都一下子彻底没了声响,一片死一样的沉寂。

 林静染看不到现场的情况,但是各个直播间里的观众们却是可以清楚地看到嘉宾被陆续带到了不同的地方,蒙着眼睛,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他们的紧张。

 弹幕疯狂地刷了起来——

 “我去,这什么地方啊,这么渗人的样子,节目组哪里找来的啊?!”

 “忽然同情这些嘉宾,如果是我,绝对不愿意在这种鬼地方多待一秒。”

 “全部都分开了啊,连互相求救都不行了啊这次!真的狠。”

 “他们的胆子真大,居然这都等得住,佩服佩服。”

 “眼罩怎么还不摘,这录完如果留下心理阴影怎么办?”

 “话说,我怎么看着感觉像是一所学校?”

 “前面说学校的怎么可能,这种荒郊野外哪来的学校?”

 这个时候,林静染终于接受到了导演组发来的信号,摘下了眼罩。

 第一眼看去的时候有些不习惯周围的光线,微微地眯了眯眼睛后,终于看清楚了周围的环境,最先落入眼帘的,是正对面的一个骷髅人体标本。

 煞白的骷髅头,就这样和她四目相对。

 很显然,刚才的工作人员是故意找了这么一个角度让她站着的。

 林静染:“…”什么仇什么怨?

 好在她的心理承受能力够强,很快就面不改地开始继续观察起了周围的情况。

 旁边的书柜上摆放了不少器官标标本,根据整个房间的摆设,简单思考过后,可以确认这里应该是一间医务室。

 她转身推了下门,发现是锁着的。

 于是也不耽搁,直接打开了书柜,开始手脚麻利地翻找起了线索。

 直播间的观众们通过镜头将所有的过程尽收眼底,看着她这样一脸毫无感觉的样子,忍不住的又是一阵哈哈哈的爆笑。

 只能说染妹就是染妹,女汉子形象屹立不倒,在这样压抑渗人的环境里面居然表现地这么麻木,真是个冷酷无情的女人啊哈哈哈哈哈!

 林静染不知道直播间里已经变成了一片声笑语的海洋,在书柜里找了一圈没有发现东西,又转身看向了里面那张铺着白色单的病

 走过去二话不说地一用力,就直接把上面的被子给掀开了。

 这动作可以说是干净利落,摄影师收到导演的指示之后非常迅速地给上来了一个特写。

 于是通过林静染视角的直播镜头,可以看到一只沾鲜血又表情诡异的破娃娃就这样毫无预兆地出现在了画面的正中央。

 原本疯狂哈哈哈的弹幕不可避免地豁然停顿了片刻,突如其来的惊吓之下,很多观众顿时忍不住纷纷骂娘了。

 人干事?!麻蛋,如果吓出心脏病来节目组敢不敢负责!

 有那么一部分观众在被吓到之后,不由地开始关心起了场中央当事人的的情况。

 结果,就看到林静染只是简单地拧了下眉,便毫无感觉地把娃娃从上掏了起来。

 上下左右一通甩后见完全没有什么发现,又干脆把娃娃的脖子用力地拧了两下,似乎试图想要把它掰开来,看看里面有没有藏着什么线索。

 直播间的弹幕顿时被一片省略号的海洋承包,观众们已经完全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了。

 姑娘,我们都敬你是一条汉子!

 观看了全程的总导演却是不由地捂了捂

 失误了!早知道应该把陆颖慧安排在这个位置的!

 本来还担心这里的暗线设置太吓人,所以才让上期表现地比较胆大的林静染给放了进来,但现在看来,这妹子可不只是胆大,简直就是完全没有恐惧细胞吧?!

 眼见林静染真的要把这娃娃的头给拧断了,总导演终于忍不住开了麦:“林静染!警告,不许恶意破坏节目道具!”

 林静染听到耳麦里突然出现的一声爆吼,反倒是被吓了一跳,反应过来之后顿时无趣地把娃娃重新扔回了上,小声地嘀咕道:“没事别安排这种容易让人误会的道具嘛,又没有半点线索,一点用处都没有还吓不到人,除了浪费节目经费根本没半点意义啊。”

 总导演:“…”你特么说的好有道理!这玩意儿没吓到你还真是抱歉了!

 因为是完全开放的直播,所以总导演和林静染之间的对话完全只字不漏地传了出去。

 直播间里的人早就已经全部都笑得不行了,刚才被吓的经历一瞬间都被忘了个一干二净。

 “哈哈哈哈,恐怖综艺里面带这种画外音真的合适吗?”

 “笑得我眼泪都出来了,我怎么感觉总导演急需速效救心丸啊?”

 “导演内心:这期的嘉宾真难带,心好累。笑哭。”

 “林静染到底是哪里来的宝藏女孩啊!哈哈哈哈,简直了!”

 “说宝藏女孩的等等我,真的太逗了,粉了粉了!”

 “入粉的加我一个,哈哈哈哈,不粉不行啊这!”

 “我是新进来的,有人能告诉我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吗?一脸懵。”

 “新来的我给你说,刚才啊…”

 总导演这边确实被哽到吐血,却是收到了外面工作人员的反馈。

 因为今天所有人都被带到了不同的地点,所以节目组给每个人单独开了一个独立视角的直播间。而从开篇进行到现在,其他嘉宾都或多或少被吓得惊叫连连,结果反倒是林静染这个冷酷无情的女人得到了出乎意料的关注度,吸引得直播间里的观看人数呈直线型持续上升着。

 总导演:“…”还能说什么呢,大概是,猎奇心理作祟?毕竟这妹子确实太不走寻常路了一点。

 最后,林静染是在那具骷髅骨架上的骨骼关节衔接处把开门的钥匙给找出来的。

 那个位置确实是十分隐秘,至于发现的过程,完全是因为她试图拆解了一下这个道具之后发现并没有得到导演组的再次提醒,因此而产生了怀疑。

 完全靠试探导演组底线来获取线索这种特殊技能,也就只有她一个人了。

 用钥匙打开房门,林静染推门走了出去。

 之前在房间里并没有太大的感觉,等走出来看清楚周围的环境之后,她终于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从门口的走廊往外面看去,可以看到一片萧条无比的平原,渺无人烟。

 她现在所在的地方显然是一所学校的教学楼区域,位处二楼。

 视线落下,正对面是已经长了杂草的操场,中间有一副破破旧旧的旗帜在旗杆上萧瑟地摇曳着,惨白色的旗面上染了一片像血一样的猩红,在野风的吹拂下透着一股说不出来的诡异感。

 一所已经荒废良久的学校?所以,节目组到底是怎么找到这个地方的,人才啊简直!

 林静染感叹过后很快收回了视线,沿着走廊往前面慢慢走去。

 只见整个教学楼都是一片空空的,旁边教室里的桌椅上更是蒙了灰尘,凌乱且无章法地堆叠在那里。

 然而,每张桌子上却又各自琳琅目地摆放着各种的教科书,书桌里也放着各种形形的书包,虽然都已经爬了蜘蛛网,但是依旧可以想象出当时教室里热闹喧闹的样子,看起来就好像是这个学校的所有人都在一瞬之间全部消失了一样。

 通过直播间看到这样的场景,所有人都不由感到有些头皮发麻,再看林静染的反应,便见她微微地拧了下眉,饶有兴趣地透过窗子仔细观察了一下各间教室里的情况后,忍不住看着摄像大哥问:“这怎么做到的?导演组为了这次的布景,难道还专门去养了一大堆蜘蛛吗?”

 摄像大哥:“…”总导演:“??”

 观众们:“??”

 这是现在需要关注的重点吗姑娘?!

 但因为走廊旁边的教室门都是被牢牢反锁的,再加上窗户也全部紧闭,林静染也只能打消了跳窗进去找线索的念头。

 正想去走廊尽头的办公室里调查一下,忽然听到一声尖叫声响彻云霄。

 林静染的心头陡然一跳,简单估计了一下声音的来源,顿时一个健步冲了过去。

 就这几乎是出于本能的举动可以说是一气呵成,完全没有半点犹豫。

 就连负责摄像的跟拍大哥都被吓地愣了一下,等回过神来的时候只见那个背影已经身形敏捷地跑进了楼梯间,这才反应过来顿时撒腿追了上去。

 没想到的是,别看林静染瘦瘦小小的样子,跑起来还真的是快。

 这一路狂奔下,顿时把跟拍大哥累到不行,最后终于气,终于和刚才尖叫的声源顺利聚到了一起。

 发出尖叫的人是同为嘉宾的陆颖慧。

 当林静染赶到的时候,只见她跌坐在地上一副脸色惨败的样子,眼眶里隐隐已经有了些许的泪花,看起来真的吓得不清。

 她应该也是刚从被锁住的房间里出来不久,也不知道刚才看到什么,这时候整个人几乎已经完全呈现愣住的状态了。

 林静染二话不说伸手将她从地上扶了起来,一边俯身替她拍干净了衣服上的灰尘一边问:“怎么了,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陆颖慧这时候见到林静染宛若亲人,脸上顿时出了惊魂未定的神色来,声音也不可控制地带着一抹哭腔:“我,我刚才,看到一个鬼影子,闪,闪过去了。”

 林静染听完后顿时明白了过来。

 其实也不怪她,正常人在这种荒郊野外的突然看到不明生物,确实很容易受到惊吓。

 心里理解,她就把瑟瑟发抖的妹子往怀里搂了搂,语调冷静地安抚道:“别怕别怕,有我呢。放心吧,这里没鬼,有也都是工作人员假扮的。还记得上期节目我们差点把那个扮幽灵吓人的家伙衣服给扒下来吗,上次就觉得没有实施有点可惜,这次我们争取努力一把,活捉一个回来好好地再问问话。”

 总导演:“…”工作人员假扮的?你知道的太多了!而且有过一次居然还想来第二次,今天特么想都别想!

 林静染完全不知道总导演想要把她当场暴打一顿的冲动,眼见陆颖慧依旧有些心有余悸的样子,一把将她的手抓在了掌心里。

 朝周围看了看,就牢牢地牵着她往前面走去,边走边安抚:“真的没事了啊,还怕的话有我牵着你,有我走在前面,这样应该就好多了吧?”

 陆颖慧感受到掌心传来的温度,心里的恐惧也一点点地消散了开去,反手将林静染也抓得紧了几分:“那你一定不能扔下我啊!”

 林静染回以一笑:“放心吧,除非你自己松手,不然我是绝对不会放开你的。”

 观看直播的观众们:“?!!”

 这种突如其来的霸道总裁的既视感是什么鬼?

 林静染这集的男友力简直爆棚啊啊啊啊啊!什么淡定CP魔鬼CP的,这集开始,他们决定要改站林静染X陆颖慧的金银CP了! m.DziXs.COM
上章 大佬们也跟着穿回来了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