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大佬们也跟着穿回来了 下章
第4章 第 4 章
  魏雅萍可以感受到现场微妙的氛围,不等说什么,贺秦开口提议:“林小姐,我送你回去?”

 林静染是一个人过来的,也确实没有什么交通工具,但是看着男人的这张脸还是本能地犹豫了一下:“我自己回去就好,不麻烦贺先生了。”

 贺秦:“不会麻烦。”

 旁边毕竟还站了两人,林静染再坚持拒绝未免有些拂人面子,以后还要在同个剧组,她到底还是点了头:“谢谢。”

 贺秦带着林静染离开,剩下的两人还愣在那里没有回神。

 好半天,魏雅萍才错愕地问道:“刚刚那个是谁,怎么感觉没见过啊?”

 黄祁斌了下嘴角:“我不认识!”

 林静染可以感受到落在背后的视线,跟在贺秦身后一路来到了停车场。

 晏白早就已经等在了车边,看到贺秦后面跟着的林静染,眉目间闪过一丝诧异。

 贺秦替林静染拉开车门,等她上车后也跟了上去。

 晏白见惯了大场面,还是第一次感到有些回不过神来,等坐上了副驾驶座才想起来问道:“去哪?”

 贺秦侧眸去,林静染对上他的视线反应过来,快速地报了地址。

 这时候两人离得有些近,她坐在位置上,下意识地朝没有人的方向努力靠去。

 不是她怂,正常人亲眼目睹过首辅大人雷厉风行的手段之后,面对面时还能做到背脊直手不抖就已经算是真正的勇士了。

 贺秦留意到林静染这样的举动,嘴角不由微微地勾了勾,一只手托着下巴侧眸看向窗外,这才忍住没有笑出声来。

 有一抹思绪涌过,他眼底的笑意又不由渐渐地冷了下去。

 仔细想想,上一世,她也是这样对他避之不及。

 所以这次绝对不能把她得太紧,再也不会让她从身边跑走了。

 车厢里的氛围安静地有些诡异,林静染当然不会主动去搭话,最后还是贺秦先开了口:“林小姐,这部的剧本都全部看过了吗?”

 林静染:“还没。”

 她今天才来试镜,主要只看了对自己有用的那一段。

 贺秦:“等看完之后,如果有什么疑惑,随时可以来找我。”

 林静染:“…谢谢。”

 晏白在这种沉闷的氛围里终于忍不下去了,转过头来说:“贺秦,我们对一对接下去一周的行程。”

 林静染没再说话,听着两人的对话,心里都是震惊。

 她两辈子都没有当过什么人气明星,所以当然不能理解贺秦这种咖位的忙碌。但是这平均一天就要飞两三个地方的节奏也未免太赶了一点吧,光是听着都可以感到的疲惫感。

 果然,影帝也不好当。

 心里想着,她下意识朝旁边那人看了一眼。

 两人本来就是坐在同一排,这样一转身,瞬间对上视线。

 林静染没想到贺秦一直都在看着自己,这么近的距离,可以看到这张脸庞上每一条勾勒出棱角的轮廓,就连浓密的眼睫都清晰分明,那双眼里是深不见底的一汪深潭,却柔情似水。

 不由愣住。

 然而下一秒,所有的情绪都被豁然收回,贺秦依旧半支着脑袋慵懒地靠在窗头,嘴角微浮:“林小姐,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

 林静染心头一跳,豁然转回头去:“没有,没有!”

 坐在副坐上的晏白目不斜视。

 车子很快就开到了小区门口。

 林静染现在没什么名气,当然没有半点被狗仔认出来的担忧,毫不犹豫地拉开车门跳了下去,转身挥手道别。

 贺秦不方便下车继续送她,目送这个身影离开后,视线从略显老旧的小区掠过,回过头来对上经纪人的视线:“想问什么,说吧。”

 晏白从刚才开始看他的眼神就有些不对,这时候更是直白无比地问道:“你对这个林静染好像特别有兴趣,所以,从无绯闻的贺影帝,这是终于打算要破戒了吗?”

 他问得还算委婉,但是意思非常明显。

 如果这件事真的确认下来,他回去后必须提前做好公关预案了。

 贺秦在他如临大敌的视线下轻声一笑:“谁知道呢?”

 晏白不由捂了捂,感到有些窒息。

 …

 林静染回到家后,看着40平米大小的单身公寓套间,感到全身紧张的情绪似乎一瞬间彻底褪了下去。

 前两天还好,有试镜需要准备,还算忙碌下没有太多时间让她去多想。现在彻底安静下来,终于使得她不得不面对现实。

 其实和上一次穿越时比起来,现在的她反而更加迷茫。

 穿书后的她是娇生惯养的皇家公主,有宠爱他的父皇和皇兄们,穿的是锦衣吃的是玉食,出门前呼后拥,所有人看到她都需要敬让三分;而回到现实后的她,从来不曾拥有过所谓的骨亲情,从小就一个人出来打拼讨生活,好不容易勤工俭学考入影视学院,从影之后却又毫无建树,更不用说银行卡里惨绝人寰的积蓄了,车房这种奢侈品根本不用考虑,能够顾个温就已经很不错了。

 一个是众星拱月的天之骄女,一个是无人问津的底层小可怜儿,这样巨大的落差,任谁都想逃避现实。

 林静染一直静静地坐在边,直到手机铃声响起。

 拿起来一看,备注人:林女士。

 她眼底的眸不由冷了几分,视线在这三个字上落了许久,才按下接听键放在了耳边。

 这个女人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漠,连虚假的客套都省了,直接进入正题:“小染,我已经派人了解过你现在的情况了。这几年下来你根本没有半点起,为什么非要留在娱乐圈里丢人现眼?赶紧回到我身边来,你赵叔叔已经给你安排了一门亲事,是盛氏集团的未来继承人。虽然不是什么太大的豪门,配你是绰绰有余了。到时候听安排去见上一面,嫁过去好歹吃穿不愁一辈子,怎么都比你现在这丢人的样子强。我养你到这么大,至少也发挥下唯一的一点用处,听到了吗?”

 林静染握着手机的手指隐隐地有些发抖,时隔这么多年,这个女人的出现依旧让她感到无比压抑。

 林女士全名林苏媛,当初未婚先孕生下林静染,因为始终不知道生父是谁,所以在村子里受尽了左邻右舍的白眼。从小到大,她都将怨恨的情绪完全地发在了林静染的身上,稍感不顺就打骂出气,恶语相向。最后还是叔叔婶婶实在看不过去,把她讨了过去和自家孩子一起带大,自此才算是拥有了一个相对正常的童年。

 后来,林静染为了不给叔叔婶婶带来太大的负担,独自一人踏上了出来闯的道路,跟林女士更是断了联系。等到后来才知道,这位名义上的母亲在摆她这个拖油瓶后终于顺利嫁入了豪门,而现在找上她,则完全是出于对她这个“废物”的彻底利用。

 嫁过去的林苏媛虽然梦寐以求地成为了阔太太,但实际上生活依旧不太如意,毕竟卑微的出身摆在那里,所以为了博取那位赵先生的心,就打起了要把林静染扔出去帮忙拓展人脉的主意。

 这是要卖了她。

 面对林女士,林静染从来是没有任何亲情的,如果真要相比起来,不管是她穿越十余年来的将她彻底捧在掌心里的四位皇兄,还是小时候曾经扶助过她的叔叔婶婶,都比这个亲生母亲让她感到更加亲近一些。

 确实讽刺。

 听到电话那头的林苏媛又语调低沉地喊了她一声,林静染深深地了口气,一字一顿地说:“抱歉,我拒绝。”

 林苏媛气笑了:“拒绝?你的一切都是我给的,凭什么拒绝?”

 林静染语调无波:“林女士,如果有必要,我会尽一切法律上应尽的赡养义务,但我的人生,只属于我自己。”

 林苏媛显然没想到对她所有话都是唯唯诺诺的林静染居然会公然反抗她,原本以为这件事只要她一开口,这个这个毫无主观想法的女儿必然会无条件服从,此时不由愣了下神,怒道:“你知道你在和谁说话吗!”

 “我会坐在这里心平气和地听你说完,就是因为我还认你是我的母亲。”林静染的视线毫无焦点地落在窗外,嘴角更是凉薄地勾起。在之前的十几年时光中她过着无比尊贵的生活,没有学会任何技能,唯一学会的是保持住自己足够的尊荣。

 她的眼睫微微垂落几分,或许因为整颗心早就已经彻底冰冷,声线更是毫无一丝波澜:“如果没有其他事就先挂了。林女士,再见。”

 没等对面回应,她直接挂断了电话,手机关机。

 那头,林苏媛听着耳边的忙音,差点把手机狠狠地摔出去:“小人,翅膀硬了就想跑?没这么容易!”

 周围彻底静下,林静染在边坐了很久很久,垂落的双手渐渐地握成了拳。

 不管老天爷到底为什么要对她开两次穿越的玩笑,但既然她已经回来了,那么必须好好地过下去。

 她,已经不再是以前的林静染。

 她的未来里没有黄祁斌,也没有林苏媛,就如内心独有的那份骄傲般,就算无法做到光芒万丈,也绝不容许微如尘埃! m.DZiXs.Com
上章 大佬们也跟着穿回来了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