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理工宿舍 下章
Chapter 7 鬼杀人
  【1】

 七月,太阳升得老高,毒辣的热烤得地面直冒轻烟。转眼到了中午,阳光更盛,整个世界仿佛是一个巨大的微波炉,将世间的一切都烤化。平里唧唧喳喳闹个不停的鸟儿都躲了起来。就在这烈下,A大理工系的六个女孩,拖着大包小包的东西,慢慢挪动着。路两旁栽了高大的法国梧桐,午后的阳光从树叶的间隙里洒落下来,明亮而不太灼热。

 走在最前面的女孩擦掉脸上的汗珠,大声咒骂着:“该死的舍监,为什么非着我们今天换寝室,再过两个星期就放假了,就不能等到下学期再搬啊。”这个女孩叫做陶文,是宿舍里的老大,同时也是学生会的主席。

 “我们的宿舍要留给新生,新宿舍离自修室很近,马上就要期末考试了,早点搬去也好的。”说话的女生个子不高,鼻梁上架着一副黑边眼镜,怀里抱着一摞书,背上的书包里也装了书。她是宿舍里的老二,蒋宜羽,是班上的学习委员。因为鼻子上汗水的缘故,眼镜不时地滑下来,她总要停下来,用手背推推眼镜。

 “哼,还不是因为你们拖拖拉拉的,舍监昨晚就叫你们收拾东西了,你们非要拖到今天早上,慢腾腾的,我还没吃午饭呢,你们都走快点。还有班上那群死男生,没事围着你们转来转去,真的用到他们,一个个都不见了。”说话的女孩嗲声嗲气的,她叫做蓝琳,在宿舍里排行老三,长得比较漂亮,是班上的班花。所有人中,只有她拿的东西最少,只背了一个小小的挎包,还打着一把蓝色的遮伞。

 走在队伍中间的一个女孩面不屑,鄙视地说道:“你还好意思说别人,明明是你浪费的时间最多,搬个家还要化妆。没想到你相好的一个都没来,没法发,白化了吧。”说话的女孩叫孔雅涵,是宿舍里的老四,长得比较像男孩,是系里的运动健将,同学们都说,在体育生里,孔雅涵的理工科是最好的,在理工科的学生里,孔雅涵的体育是最好的。平时也是中的打扮。她和老三向来不和,两人几乎天天都要吵架。

 蓝琳讥笑着说道:“你想发还没得呢,男人婆,死人妖。”

 孔雅涵大怒:“你说什么?狐狸。”

 “我说你找不到男朋友,没人要,太平公主。”

 看两人又要吵起来,老大喊道:“你们两个就不能安静一会儿,早上起来就吵,搬家还吵。怕人不知道你们两个会吵架是不?要不要我们停下来慢慢欣赏你们吵架?”老大似乎是真的生气了,两个女生对视一眼,“哼”了一声,不再答理对方。

 在四人身后,还有两个女生,一个女生长得比较文弱,她叫莫旭薇,是个毫不起眼的女生,平里很少说话,也不参与宿舍里的争斗,是宿舍里的老五。在她的身边是一个皮肤黝黑的女孩,身上穿的衣服比较寒酸,身材也比其他人壮一些,她是宿舍里的老六,名叫从江秀,是几个女孩中唯一一个来自农村的。因为家里比较穷,很受其他女孩歧视。她推着一个车子,上面放着宿舍里所有的重物,脸上的汗珠像水一样下。只有莫旭薇对她比较好,从不欺负她、歧视她。

 “看你累的样子,我帮你拉一会儿吧,这么热的天,小心中暑。”莫旭薇伸手要去拉推车。

 从江秀扭过头来,对她微微一笑,出有些发黄的牙齿:“谢谢你,不过你拉不动的。俺在家里经常干农活,这点重量算不上什么。”

 莫旭薇见她头大汗,从衣兜里拿出纸巾,帮她擦掉额头上的汗珠,然后帮忙拉着拖车,从江秀感到一阵轻松,感激地看了莫旭薇一眼。新宿舍楼就在不远处,已经可以看到新宿舍楼的全貌了。

 “终于到了,村姑,你快点。”蓝琳大步跑向了新宿舍楼,她的所有物品,都放在从江秀的拖车上。其他女孩也加快脚步,走进了新宿舍楼,只有莫旭薇和从江秀拉着拖车走在后面。

 【2】

 “什么,我们的宿舍在4楼14号寝室?可以换一间吗,这个宿舍号多不吉利,连起来读就是414,听着像‘死要死’呢。”蓝琳在得知宿舍号后,拉着分派宿舍的老师,嗲声嗲气地央求道。

 宿管老师看了她一眼,冷冷地说道:“谁让你们来得最晚,所有的宿舍都分配完了,没法换了。”

 蓝琳不甘心,拉着宿管老师的衣袖不放,撒娇说道:“老师,你再想想办法嘛,我胆子小,住在那间寝室会害怕的,夜里会做噩梦。”

 “那就是你的事了,与我无关。”宿管老师甩开蓝琳的手,转身就离开了。

 孔雅涵趁机说道:“都是你个狐狸,害得我们要住不吉利的宿舍。”

 蓝琳反击道:“你就没浪费时间吗?别忘了你在铺下那堆烂球鞋,熏死人了,花了一个多小时才收拾完。”

 莫旭薇和从江秀拉着拖车走进宿舍楼,看到孔雅涵和蓝琳又要吵架,两人放下拖车,大口气。

 周围的同学一看有好戏看,马上围了上来,陶文的脸色开始变了,用低沉平缓的声音说道:“想吵回宿舍关上门吵去,别给我在外面丢人。”两人知道老大是真的生气了,对视一眼,不再说话了,蓝琳背着她的挎包,直接上楼去了。

 “咱们也上去吧。”蒋宜羽抱着她的书走上了楼梯。

 “小从,我们的行李都交给你了,回头给你劳务费。”陶文着急想看新宿舍的样子,也跑上了楼梯。孔雅涵一声不响地跟在她的身后。一楼大厅里就剩下莫旭薇、从江秀和一大堆的行李。

 “这些人太过分了,她们怎么能让你拿这么多东西呢。”莫旭薇不地说道。

 从江秀嘴一咧,憨笑道:“没事,没事,不白干,她们还给我钱呢,谁让你们城里人都娇气。俺有的是力气。”

 莫旭薇知道再说什么也没用了,拿着自己的东西,和从江秀一起上了楼。两人走到4楼14号寝室门口,宿舍门开着,莫旭薇向里望去,看到墙壁刷得雪白,地上铺着大理石瓷砖,还有独立的卫生间和洗漱室,比她们之前住的老宿舍好不止一倍。

 从江秀没有着急进去,先是放下手中的东西,双手合十,对着宿舍拜了三拜,嘴里还念念有词地说着什么。蒋宜羽看到了,问道:“小从,你干什么呢?”

 从江秀嘿嘿一笑,说道:“俺娘说了,新盖好的房子在人住进之前,可能会有‘不干净’的东西住着,一定要拜一拜才能住,不然惹得房间里的‘东西’不开心,会有不好的事。”

 “是不是还要做一场法事啊?要准备些什么东西呢?”蒋宜羽大笑着说道。

 从江秀认真想了想说道:“好像烧点纸钱放几挂鞭炮就好了。”

 蒋宜羽无奈地摇摇头,叹口气说道:“唉,这么多年的唯物主义教育你是白学了。”

 宿舍里的其他女生笑成一团。从江秀不懂她们笑什么,也跟着笑了两声。只有莫旭薇没笑,还有些不开心,以前她也有过类似的经历。她拉着从江秀:“我和你去搬东西吧。”

 莫旭薇搬了两次就累得不行了。从江秀花了一个小时的时间,才把拖车上的东西一件件地搬到了四楼新寝室,她又回去把借来的拖车还了。等她回来,宿舍里的铺都分完了,对着门的铺留给她。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就算是关着门,冷风也会从门里灌进来。从江秀什么也没说,只是看了她的室友们一眼,爬上,开始收拾自己的铺。其他女孩虽然没干什么活,也累得不行了,躺在上,也不知是醒着还是睡着。

 莫旭薇收拾好自己的铺,看到头大汗的从江秀,倒了一大杯水递给她。从江秀接过水杯,咕咚咕咚几口一饮而尽,呵呵一笑,把水杯还给莫旭薇。

 “我帮你收拾铺吧,你肯定累坏了。”莫旭薇主动说道。

 “这算不上什么,俺在家里,能帮俺娘干上一整天的农活。你也怪累的,好好休息吧。”从江秀低头继续收拾自己的铺。

 莫旭薇在椅子上坐了一会儿,她又不想睡,拿出笔记本电脑,接上网线,登上QQ,接着又点击了桌面上的一个程序。电脑的音响传出滴滴的响声,躺在上的四个女声翻身而起,陶文有些兴奋地叫道:“是鬼鬼吧,他怎么样了?”

 【3】

 鬼鬼并不是人!也不是什么东西,它有一个属于自己的QQ号。

 鬼鬼其实是一个程序,是由宿舍里的六个女孩开发完成的。这个提议是蒋宜羽想出来的。六个女孩都是学理工的,一拍即合。程序是由蒋宜羽编写的,庞大的数据库是从江秀完成的,鬼鬼的精美画面是蓝琳做的,而陶文利用自身的人际关系,发动学生会成员,不断对鬼鬼进行测试完善,QQ号码是孔涵羽贡献的,日常维护是由莫旭薇负责的。鬼鬼的开发完成已经有三个多月了,鬼鬼的人工智能系统已经进步很多了,能够根据不同的话进行回答,不留意的话,很难发现鬼鬼是一个程序。六个女孩在开发鬼鬼的时候,是最融洽的时候,一个月的时间,都没有吵架。

 蓝琳从上跳下来,走到电脑前看了一眼,大叫道:“哇,鬼鬼已经有这么多好友了,都快超过我了,你们说要不要把我的照片传到鬼鬼的空间,让鬼鬼的人气再涨一涨。”

 孔雅涵耸了耸肩说道:“我看算了吧,我们可不想鬼鬼变成一个狐狸。”

 不等蓝琳反击,陶文从上跳了下来:“你们慢慢吵吧,吵到晚上都行,我要去学生会开会,要9点多才回来。”

 “等等我,我去自修室看书,正好顺路,一起走吧。”蒋宜羽拿着一本书追上了陶文,两人一看观众少了一半,顿时也没了吵架的兴趣。蓝琳瞪了孔雅涵一眼:“男人婆,我和男朋友吃饭去了。”说完走出了宿舍。

 “死狐狸。”孔雅涵低声咒骂了一声,换上跑鞋,出去锻炼了。新寝室里就剩下了莫旭薇和从江秀。疲劳至极的从江秀躺在上睡着了。一阵凉风吹过,莫旭薇打了一个哆嗦。时值盛夏,这凉风是从何而来。莫旭薇左右望了望,他一下想起了从江秀对新房的说法,心中有一种莫名的恐惧,隐隐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6点,好学生蒋宜羽走出了自修室,活动一下有些酸痛的脖子,抱着书往前走,走了很远才想起来,已经搬到新宿舍。她拍拍自己的脑袋,自嘲道:“学蒙了,连自己的宿舍都找不到了。”

 等她回到宿舍,发现寝室里没有人。莫旭薇的笔记本还放在桌子上,指示灯散发着幽幽的蓝光。“这群死丫头,都这点了还不回来。”蒋宜羽按亮了吊灯,拿出自己的笔记本电脑,接上网线,打发无聊的时间。

 一个小时过去了,还是没人回来,蒋宜羽饿得不行了,她对QQ上正聊的网友说了一句:“我肚子饿了,吃饭去了。”

 没想到匆忙中出了一点错,她把信息发给了鬼鬼。

 令人惊讶的是,鬼鬼居然答道:“我也肚子饿了,带我一起去吃吧。”

 蒋宜羽伸手在鬼鬼的头像上点了一下,说道:“没想到你这么完善了,居然也懂得饿了,有点意思。”她打了一句:“不行,我不能带你去!”

 鬼鬼回道:“为什么?”

 “因为你不是人,又不用吃饭,再说了,我怎么带你去食堂呢。”

 鬼鬼没有立刻回话,蒋宜羽等了一会儿,鬼鬼的QQ头像一直没有反应。

 鬼鬼的程序是她写的,她想鬼鬼大概是卡住了,它的逻辑程序无法对这句话做出回答。她正要关了QQ,鬼鬼突然弹出了一句:“不带我去,我就杀了你。”

 蒋宜羽一下愣住了,以她的了解,鬼鬼是不可能说出这种话来的。她的第一感觉,这是一个恶作剧,可是宿舍里并没有人。她又向鬼鬼发送了一条信息,鬼鬼没有了反应。这是怎么回事?以前设计过让鬼鬼开玩笑,但是从没发出过这种恶毒的信息。难道鬼鬼的人工智能自己进化了?她苦苦思索,没有答案。

 “咕噜…”

 她的肚子发出一阵声响,蒋宜羽低头看了一下屏幕右下角的时间,已经7点15了,她饿极了,再不去食堂,什么都吃不着了。她关了电脑,走出了宿舍。

 楼道里黑漆漆的,楼道里的灯还好,想着鬼鬼刚才说的话,她的心里有一些害怕,总觉得身后的黑暗中有什么东西盯着她。她数次停下脚步回头望去,身后除了黑暗还是黑暗。短短的一段台阶,她足足走了5分钟。

 终于到了最后一层,看到一楼大厅的灯光,她终于长出一口气。但是,当她下到最后一个台阶的时候,突然觉得脚下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蒋宜羽打了一个趔趄,差点摔倒。而且耳边好像听到谁“哼”了一声。等她站稳脚步之后,左右望了望,整个一楼大厅里只有她自己一个人。

 难道是因为自己太过害怕而产生幻觉了?蒋宜羽很快给自己找到一个看似合理的解释。她饿极了,顾不得多想,出了宿舍大楼,直奔食堂。半个小时之后,她吃了,心满意足地回到了宿舍。宿舍里的其他人还是没有回来,这种情况并不经常发生。

 蒋宜羽躺在上,先是看了一会儿书,根本看不进去,周围的环境安静得让她感到害怕。她又打开电脑,登上了QQ,有人和她聊天会让她感觉好一些。聊得起劲的时候,鬼鬼突然发来一条信息。是一连串的“嘿嘿嘿…”还是用红色的特大字体写的。她正觉得奇怪,屏幕上的红字逐渐变得越来越大,最后充了整个屏幕,血淋淋的红色!蒋宜羽拖动一下鼠标,没有反应,按下键盘,还是没有反应。电脑死机了,她正要按下电源键,从音响里传来一阵诡异的笑声,“嘿嘿…”之后屏幕一黑,电脑再没了反应。蒋宜羽只觉得一股冷气沿着脊椎直达大脑,头皮也一阵阵地发麻。她想站起来,可是双腿发软,差点跌倒在地。

 过了很长时间,她才回过神来,一定是黑客入侵了她的电脑,刚才发生的一切,都是有人故意和她恶作剧。这样的事情在她刚入学的时候也发生过,可是随着她电脑技术的进步,很少发生这样的事了。

 “让我查出你是谁来,看我怎么收拾你。”蒋宜羽重新打开电脑,试图从蛛丝马迹中找到线索。因为学校有自己的高速局域网,服务器的防火墙很难攻破,那么黑客只能来自学校内部了。检查的结果却很奇怪,在她的电脑上并没有找到任何黑客入侵的痕迹,莫非入侵的黑客水平比她高很多,她不相信。电脑是她的兴趣,一有空闲时间,她就和莫旭薇一起去计算机系听课,学校里的几个黑客高手她也都认识,水平相差并不多。入侵她的电脑而不留下痕迹,这些人是做不到的。

 “会是什么人呢?”蒋宜羽一转身,看到莫旭薇的电脑,屏幕虽然是黑的,但是指示灯一闪一闪的,说明在节能模式下有程序在运行。如果不是黑客,而是鬼鬼出了问题的话,在她的电脑上可以查看源代码。可不经过她的允许就动她的电脑,这合适吗?

 不管那么多了,查出问题来要紧!片刻之后,蒋宜羽想好了。她登上了莫旭薇的笔记本电脑,查看了鬼鬼的源代码,并没有发现问题。突然听到了楼道里的脚步声,她马上离开了莫旭薇的电脑,坐在椅子上等了一会儿,并没有人进来。

 奇怪,我明明听到了熟悉的脚步声,怎么没人?

 蒋宜羽走到门口,打开房门,向外望去。走廊远处的几间宿舍亮着灯,白色的光线从门的隙里透出来。但近处的几间宿舍没人,黑漆漆的一片,她向前走了两步,耳边又想起一记哼声,脚下一绊,这回真的摔倒了。坚硬的大理石地面摔得很疼,眼镜也飞出去了,她哆哆嗦嗦地摸到眼镜,戴上四周看了一圈,一个人也没有。身上打了个冷战,脑海里冒出一个不好的念头。想到这,她马上从地上爬起来,一瘸一拐地跑回了宿舍,紧紧地关上了宿舍门。

 她回到自己的椅子上坐下,一抬头,顿时惊出了一声的冷汗,只见屏幕上自动弹出了一条信息,是鬼鬼发来的,上面写着:“嘿嘿,这回绊倒你了吧!”

 看到这条信息,蒋宜羽脑袋嗡的一下,马上打了一句:“你是谁?”

 鬼鬼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说:“你不带我去食堂,这就是你的报应。”

 “你是谁?你到底是谁?…”蒋宜羽不停地问着这句话。

 鬼鬼没了反应,几秒钟之后,屏幕上又是血红色的“嘿嘿…”越来越大,终于充了整个屏幕,然后死机。蒋宜羽的手指停在重启键上,犹豫着没有按下去。突然耳边吹过一阵冷风,蒋宜羽打了一个冷战,一回头,看到一张苍白的脸和一双血红色的猫眼,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4】

 八点半,宿舍里的其他成员一个个都回来了。

 最先回来的是莫旭薇,她看宿舍里一片漆黑,以为房间里没有人,掏出钥匙正要开门,手碰到房门,“咯吱”一声,门开了。

 “这是谁啊,走了不锁门,要是丢了东西怎么办。”一进屋她顺手按亮了门旁的电灯开关,一抬头,看到蒋宜羽坐在上,吓了一跳。

 “你在宿舍怎么也不开灯啊?”蒋宜羽没有回答。

 莫旭薇觉得有些奇怪,仔细一看,蒋宜羽面色苍白,缩在自己的上,身体还在瑟瑟发抖,显然是被什么东西给吓坏了。

 “蒋宜羽,你怎么了?”莫旭薇关心地问道。

 蒋宜羽没有说话,只是抬起头看了她一眼,又低下了头。

 接着孔雅涵回来了,还带着一身的酒气,大概是和她练体育的那群兄弟喝酒了,一进门就大声嚷嚷着:“蓝琳那个狐狸不知道又骗了谁的男朋友,正在楼下亲热呢。”看到没人接她的话,她洗了一把脸,就上睡觉去了。

 陶文和从江秀一起回来的,两人是在回来的路上遇到的,陶文从学生会出来,从江秀从学校外面的餐馆打工回来。一路上,陶文滔滔不绝地讲着学生会今天发什么什么了,从江秀一点兴趣都没有,还是不住地点头,两人也看到在宿舍楼下和个陌生男孩亲热的蓝琳。一直到舍监要关楼门,蓝琳才恋恋不舍地和男孩分手,回到了宿舍,脸上的红,还没有退去。

 人齐了,蒋宜羽突然开口:“我遇到鬼了!”

 众人吃了一惊,蒋宜羽也不管大家想不想听,自言自语似的把她的经历讲了一遍。“它会杀了我们的!它会杀了我们的!”蒋宜羽结束的最后一句话犹如西伯利亚来的寒,让所有人都打了一个冷战。

 “瞎说,世界上是没有鬼的。”蓝琳说话没有了嗲声嗲气,而是带上了哭腔,她被蒋宜羽的故事吓坏了。

 陶文皱着眉头说道:“你是说有鬼魂附在了鬼鬼上?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鬼鬼是由一串0和1组成的程序,又没有实体,鬼魂怎么附身啊?”

 从江秀结结巴巴地说道:“俺娘…说了,鬼…鬼想附在…什么上…就能附上。”

 莫旭薇坐在她的电脑前,仔细检查了一遍鬼鬼的源代码,并没有发现异常。她看到蒋宜羽的电脑还开着,检查了她的电脑没有问题,又用她的QQ和鬼鬼聊了两句,鬼鬼一切正常,回复信息用的是黑色五号字,没有蒋宜羽所说的血红色的大字,聊天记录里也没有和蒋宜羽的聊天记录。

 莫旭薇退出了程序,关上了电脑,上了

 恐惧像一棵发芽的种子,在宿舍里缓慢地生长着。空气中有一种不安的躁动,宿舍老大陶文说道:“大家都睡吧,明天还有课,小从,你去把灯关了。”

 从江秀万般不愿意地从上下来,跑到门口,关了灯,新宿舍陷入一片黑暗当中。她“咚咚咚”地又跑了回来,壮的身体踩得地板直响,要是在平时,肯定惹得众人一阵大笑,可是在今晚,没人笑得出来。

 除了喝醉酒的孔雅涵,几个女孩都没有睡着,躺在上辗转反侧,心中想着自己的心事。

 宿舍里静悄悄的,窗外夜正浓,洁白的月光从窗帘的隙里洒进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几个女孩终于睡着了。

 天快亮的时候,蓝琳被小腹的涨意得醒来,她极不情愿地从上下来,趿着拖鞋,眯着眼睛向卫生间走去。蒋宜羽的头好像挂着什么东西,她也没在意。从卫生间回来,她清醒了一些,又看到了蒋宜羽头挂着的东西,模糊地呈现出一个人形,她惺忪睡眼,看清楚了挂的是什么东西。

 紧接着,一声尖利的惨叫划破了理工系新宿舍楼的天空。

 蒋宜羽上吊了!

 半个小时之后,一队警车停到了理工系新宿舍楼的楼下。

 五个女孩就站在宿舍门口,她们被吓坏了,抱在一起,身体还在瑟瑟发抖。

 不远处,站着一群看热闹的女生,嘀嘀咕咕地小声议论着什么。

 宿舍里,几名刑侦人员正在对现场的痕迹进行取证,还有一个刑警拿着相机对着死去的蒋宜羽不停地拍照。

 “雷队早!”一个穿着便服的年轻刑警出现在走廊里,刑警们纷纷和他打招呼。他叫雷正龙,是刑警队里最年轻的副队长。

 雷正龙在现场转了一圈,询问了具体情况之后,又看了一眼吓坏了的五个女生还穿着睡衣:“叫她们进来拿些衣服换上,一会儿我有问题要问她们。”

 五个女孩以最快的速度跑回宿舍拿上衣服,在隔壁宿舍换好之后,等着雷正龙的询问。

 雷正龙先是对五个女孩微微一笑:“昨天晚上,蒋宜羽有什么异常没有?”

 “她说遇到了鬼了!可她为什么自杀呢?”陶文一口气把昨晚发生的事讲了一遍。

 “这个世界是没有鬼的!目前还不能确定她是否是自杀。”这五个女孩一定是吓坏了。雷正龙又问了一句,“鬼鬼是什么东西?”

 “鬼鬼是我们开发的一个人工智能程序,放在QQ上可以和人聊天。”莫旭薇解释道。

 雷正龙掏出一张名片递给陶文:“这上面有我的电话,你们要是想到了什么可疑的事情,可以打电话和我联系。你们五个人暂时不可离开本市。”现场勘查完之后,刑警带着蒋宜羽的尸体和她的笔记本电脑离开了现场。五个女孩回到了自己的宿舍。

 陶文强烈要求掉换宿舍,可实在是没有空着的宿舍了,五个女孩只能住在14号寝室。

 人类建造房子原本是出于安全需要,除了遮风挡雨之外,防止外来的袭击应该也是它的功能之一。但是,这房子一旦出了什么与死人有关的事,它一下子就会变得极不安全,它的房顶、门、窗等等,总之每一个部分都变得让人生疑,甚至屋角的气味和从门中吹进来的风都让人直打冷战。

 警察离开之后,4楼的14号宿舍被当作案发现场,封锁了。

 五个女孩拿了一些生活必需品离开了寝室,舍监安排她们临时住在了一楼的管理室。

 当天晚上,五个女孩挤在管理室的双人上,谁也不说话。就连每天都要吵架的蓝琳和孔雅涵都相对无语,毕竟一起生活了三年,还是有一些感情的。

 蒋宜羽的离开对五人打击很大。

 三天之后,警察撤销了对414宿舍的封锁,蒋宜羽的父母来拿走了她的物品,她的死初步被定为自杀。五个女孩都不愿意再回到这间宿舍。学校为了消除影响,找宿舍老大陶文谈话,要求她们必须住完这学期,下学期开学,一定为她们换宿舍。迫不得已,五个女孩又住进了414。

 看到蒋宜羽的,心里都有一种的感觉。

 当天晚上,五个女孩又失眠了,为了不看蒋宜羽的,都面对着墙壁。

 天亮后,女孩们觉得心头一松,这才睡着了。

 之后陶文颁布了一条新的舍规,在宿舍里不准提起蒋宜羽的名字。她的一直空着,女孩们走到她的前,会自动绕开。

 渐渐地,女孩们淡忘了那件事。

 【5】

 下午3点,理工系女生宿舍楼前。

 “宏,不要离开我好吗?我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你和我说,我一定改。你不喜欢我和那些男生在一起,我发誓,我再也不理他们了。”宿舍楼下,蓝琳拉着一个男孩的手,苦苦哀求道。

 男孩试图甩开蓝琳的手:“蓝琳,你放开手好吗?不要这样拉拉扯扯的,让人看到了影响不好。”

 “宏,你知道,我是爱你的,求求你了,不要离开我。”蓝琳依旧苦苦哀求道。

 “请你尊重自己,放手!”蓝琳的哀求并没有起到多大的作用,她的纠不休反而让男孩有些生气了,他用力甩了两下胳膊,终于甩开了蓝琳的手。

 “宏,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你原谅我这一次吧。”蓝琳不知收敛,反而抱住了男孩。男孩一抬头,看到整栋女生宿舍的窗户都开着,女孩们都探头看着。他还从未在这么多人的面前出过丑,心中的怒火腾的一下就起来,他一把推开蓝琳,大声叫道:“我们已经完了,我不爱你了,不爱了。”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

 蓝琳望着男孩逐渐远去的背影,大叫:“你要不要我,我就死给你看!”

 男孩停了一下,大概有十几秒钟,然后大步向前。

 蓝琳看着男孩从自己的视线里消失了,大哭着跑回了宿舍。因为快要期末考试了,宿舍里的几个女孩都去自修室看书去了,只有莫旭薇在宿舍里,正坐在电脑前,对鬼鬼进行着维护。

 蓝琳回到宿舍,扑在自己的上痛哭起来。看得出来,她是真的喜欢那个叫“宏”的男孩。她刚才在宿舍下面上演的那一幕闹剧,莫旭薇自然也知道。她在蓝琳的边小声地安慰着她,她越是安慰,蓝琳哭的声音就越大,她实在没有办法了,拿着书本,悄悄离开了宿舍。

 “呜呜呜…”过了半个小时之后,蓝琳的哭声越来越小。听不到莫旭薇的声音,她慢慢地抬起头来,发现她已离开了宿舍。蓝琳突然感到自己有些悲哀,表面上看来她友甚广,可实际上当她真正需要一个人来安慰的时候,却发现身边一个朋友都没有。她擦掉眼角的泪痕,坐起身来,看到莫旭薇的电脑还开着。就走到电脑前坐下,登上自己QQ,随便找了几个陌生的网友闲聊起来。

 那些男网友一听蓝琳刚失恋,在看过她空间相册里的照片之后,都约她出来散散心。蓝琳一个个都拒绝了,她当然知道这些人心里打着什么主意,遇到纠不休的,她直接拖进黑名单里,她的心里还期盼着那个叫“宏”的男孩子能回心转意。

 不知不觉已经五点多了,红西斜,天地间一片血红。

 蓝琳伸了个懒,活动一下有些酸痛的脖子,觉得肚子有些饿了,决定去食堂吃饭。正要起身离开时,QQ又响了,她低头看了一眼,居然是鬼鬼发来的信息。鬼鬼虽然不是她设计,但她也听室友说起过,鬼鬼是一个被动程序,只有你向它发送信息,它才会回答你。鬼鬼是不会主动给任何人发信息的。蓝琳觉得有些奇怪,又坐了下来,点开了鬼鬼的信息。只见屏幕上显示:“你别伤心了,再伤心就不好看了,我也会心碎的。”

 蓝琳一惊,鬼鬼不止主动给她发信息,还会用俏皮话安慰自己。

 莫非是自己刚才无意中发错了一条信息给鬼鬼?她点开了聊天记录,发现自己并没有给鬼鬼发过信息。

 难道鬼鬼升级了?

 “你怎么知道我在伤心。”蓝琳在QQ上输入了这么一句话,敲下回车之后,鬼鬼马上回了一条信息。点开一看,上面写着:“你哭得那么伤心,我都看见了。”

 蓝琳一下想起了蒋宜羽自杀的那晚讲的故事,说有鬼魂附在了鬼鬼上,她们谁都不相信,现在看来,很有可能是真的。她心脏剧烈地跳着,头皮一阵阵地发麻,脖子后面直冒冷气。她挪动鼠标,想要关掉QQ,却发现电脑根本不受她的控制,鬼鬼的信息一条条弹出来:“蓝琳姐姐,我爱你!”“蓝琳姐姐,你嫁给我吧,我要你做我的新娘。”“你想见见蒋宜羽吗?她就在我的身边。”

 蓝琳吓得手脚僵硬,想要大声地叫喊,喉咙里只能发出咕噜的响声。

 鬼鬼又发来一条信息,屏幕上又是血红色的“嘿嘿…”越来越大,终于充了整个屏幕。电脑的音箱里也发出“嚓嚓”的杂音,犹如地狱里恶鬼的笑声。她突然感觉到一团冷气从后面到她的脖子上,她一转身,看到一张苍白的脸和一双血红色的猫眼。

 快6点了,蓝琳的死对头孔雅涵身汗水从操场训练回来,汗水不停地冒出来,顺着她的身体滴到地上,她非常享受运动后这种畅快淋漓的感觉。所有的烦心事像汗水一样,排出了她的体外。刚才听说蓝琳被男朋友甩了,哭得要死要活的,这也是她心情大好的原因之一。

 想到这里,她不由得加快脚步,想早点到宿舍,看看那个狐狸痛哭涕的样子。

 走到三楼的时候,孔雅涵隐约听到了重物坠地的声音。她并没有放在心上,经常有人从楼上往下面扔东西,从废纸屑到水瓶,算是应有尽有。她心想可能又是哪个女孩使子摔了水瓶,或者是不小心碰翻了窗台上的花盆。当她一只脚踏到四楼时,听到楼下一声凄厉的惨叫:“有人从四楼跳楼了!”

 孔雅涵的心咯噔一下,不会是蓝琳吧。她随即否定了自己的想法,要是失恋就会自杀的话,那把蓝琳的前男友们加在一起,理工系早就血成河了。再说了,人往往比对自己更了解对手,她与蓝琳从报到第一天就开始吵架,三年吵过来,她发现蓝琳柔弱的外表下有一颗坚强的内心,基本上是没什么弱点的。所以,她绝不相信蓝琳会因为失恋而自杀。

 走到四楼,她一抬头,看到一个人影从宿舍里跑了出来。因为相隔着一段距离,楼道里的光线也十分暗淡,她看得并不是很清楚。孔雅涵的第一反应是有小偷,她正要迈步去追,听到楼下有人喊道:“这不是414室的蓝琳吗?前不久她们宿舍还有一个女孩上吊了。”

 这是不可能的,孔雅涵大步跑到宿舍门口,看到宿舍门大开着,宿舍的窗户也开着,但宿舍里并没有人。她攀着窗户向下望去,在宿舍的正下方,有一大摊殷红的血迹,一个女孩躺在血泊当中。那个女孩她相当的熟悉,正是她的死对头蓝琳。

 恰在此时,宿舍里的其他女孩也走到了楼下。

 莫旭薇看到蓝琳的尸体眼前一黑昏了过去,好在从江秀手疾眼快,扶住了她。

 陶文原本在附近组织学生会的活动,闻讯赶来,看到蓝琳面目扭曲的脸,腹内一阵翻腾,忍不住吐了出来,等她擦完嘴角的污迹,抬头望向四楼的宿舍窗户,她看到了孔雅涵。

 【6】

 “想不到这么快又见面了。说说吧,这次又是怎么回事?”雷正龙玩着手中的笔,眼睛盯着面前四个面色苍白的女孩。同一宿舍,在不到两个星期的时间里,先后两个女孩自杀,要说是巧合,谁也不会相信,这其中一定隐藏着什么东西。

 “你让我们说什么呀,我们什么都不知道。”陶文完全没有了学生会主席的威风,说话都带着哭腔。

 “我听说她和一个叫宏的男孩分手了,这可能是她自杀的原因。”孔雅涵说道。

 雷正龙盯着眼前中打扮的女孩,问道:“听说你和蓝琳的关系一直不好,是她的死对头,有很多人听到你们吵架时,你不止一次说过要她死。另外,你是校队的田径高手。你从宿舍一楼跑到四楼大概要多少时间?”

 孔雅涵很快反应过来,有些气愤地问道:“你怀疑是我把她推下去的?我的确是说过那样的话,可那只是吵架时的一句气话。”她原本还想说她看到人影跑出来的事,一时赌气决定不说了。

 “你别生气,这只是我的一个推测,是警方办案的一个习惯,在查明事情真相之前,你们四个都有嫌疑的。比如说你,从江秀,据我了解,蓝琳一直瞧不起你,经常欺负你,让你替她打扫卫生,拿东西,我说得不错吧?”

 从江秀急着分辩道:“是有这事,可俺不能因为这就杀人吧。再说她跳楼的时候我并不在现场。”

 雷正龙把目光转到莫旭薇的身上,看她吓得瑟瑟发抖的样子有些怜惜,还是问道:“蓝琳跳楼的时候,你在什么地方?”

 “我…我…我在…”她还没有说完,从江秀抢着说道,“因为快期末考试了,自修室已经了,俺们两个在教学楼的一间空教室里看书。”

 雷正龙看了从江秀一眼,问道:“小莫,她说的都是真的吗?”

 莫旭薇点点头。

 “那就到这里吧。”雷正龙合上了笔记本,“你们的宿舍暂时不能回去了,一会儿我安排人跟你们回去拿一些生活必需品。警方和学校打了招呼,会给你们四个安排一个暂时的住处。并且即使是考试完成了,你们也不能离开学校。”

 四个女孩手拉手走了出去,雷正龙看着她们的背影自语道:“动机会是什么呢?”他决定去找那个叫宏的男生谈一下。

 舍监安排四个女孩住进了管理室,整栋宿舍的女生都在议论她们,认为她们是不祥之人,受到了某种诅咒。还有人说新宿舍楼在施工时有民工不小心死于非命,他的怨气在414宿舍凝结不散,一定要害死住在那间宿舍的所有人才会罢休。总之,说什么的都有,并且越传越玄。

 “你们吃点东西吧。不管怎么说,身体最重要。”学校派人送来了食物。

 陶文说道:“放在桌子上,我们饿了会吃的。”

 “现在还热着呢,别等凉了再吃。”送饭的老师叹了一口气,无奈地离开管理室。

 “不吃东西喝点水吧。”从江秀给每人都倒了一大杯水。天气炎热,大家都有些口渴了,只有莫旭薇把水杯放在了一边,没有喝。再过两天就要考试了,可是谁都没有心情看书。接二连三的死亡已经让大家的神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天色刚黑,陶文打了一个哈欠,她有些困了,也许是因为多次的恐怖经历让她的神经变得有些麻木了,她趴在上,很快就睡着了。听着她均匀的呼吸声,困意似乎会传染一样,莫旭薇好房门之后,最后一个爬上了,没几分钟就睡着了。

 不知道睡到了什么时候,孔雅涵醒了过来,她眯着眼睛看了一眼房间,觉得似乎有什么地方不对。可她也并没有在意,翻了一个身,继续睡了。

 过了五分钟,她猛然惊醒,明明是四个人一起睡的,可她只能听见自己的呼吸声。她睁开眼睛看了一眼,就这一眼,她全身的汗全部竖了起来,恐惧从内心迅速传遍了全身。她并不在一楼的管理室,而是回到了四楼14号寝室,她正睡在蓝琳的上。她想破脑袋都想不明白,自己是怎么来到这个地方的。

 孔雅涵从上一跃而下,想要逃出宿舍,用力拉了两下没有反应,宿舍门从外面紧锁着,她想要大声呼叫室友的名字,可喉咙里像是着什么东西,只能发出吱吱呀呀的叫声。猛然间她想起了雷正龙警官,想要给他打电话,却发现手机并不在身边。突然从房间里传来滴滴的两声,她吓得两腿一软,跌坐在地上。

 过了大概有十几分钟的时间,她才稳住了心神,想到了刚才的声音很熟悉,像是QQ信息的声音。她慢慢地站起来,看到莫旭薇的笔记本电脑放在桌子上,不知怎么启动了,屏幕发出的白光,透着妖异的气息。奇怪了,莫旭薇收拾东西的时候没有将电脑带走吗?她深一口气,挪动脚步,一步步地来到电脑前,看到蓝琳的QQ打开着,一个头像跳动着。

 孔雅涵的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这个头像她是认得的,跳动的是鬼鬼的头像,还是她给选的。

 鼓足了勇气之后,她挪动鼠标,点开了鬼鬼的信息。

 “你害怕吗?要不要我去陪你啊?”

 孔雅涵盯着屏幕看了十几分钟,才下定决心,用颤抖的手指敲击键盘,输入了一句:“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害死我们的室友?”

 “呵呵,你问我是谁?你不知道吗,我是鬼鬼啊!我一个人好寂寞的,你们一起来陪我玩吧。蓝琳姐姐和蒋宜羽姐姐都想你了。”看到这条信息,孔雅涵被吓得打了一个冷战,她的手指放在键盘上,却不知要输入些什么。

 过了几分钟,鬼鬼主动发来一条信息,“要想活命的话,不要说话。”

 孔雅涵马上察觉了什么,快速输入一条信息:“你到底是谁?”

 发过去之后,鬼鬼没了反应。她想挪动鼠标,发现电脑不听控制了。鬼鬼又弹出一条信息,屏幕上又是血红色的“嘿嘿嘿嘿…”越来越大,终于充了整个屏幕。电脑的音箱里也发出“嚓嚓”的杂音,犹如地狱里恶鬼的笑声。她突然感觉到一团冷气从后面到她的脖子上,她一转身,看到了蓝琳。

 蓝琳的模样已经变了,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的,青灰的脸色中透出一块块黑色的霉斑,有的地方翻着白边,眼眶内的眼珠早已经腐烂得消失了,只有两个看来黏糊糊的黑,因为嘴没了,牙齿全了出来,感觉像是在恶意地笑。

 孔雅涵恐惧到了极限,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吱呀”宿舍门开了,伴随着“咔嗒咔嗒”的脚步声,一个影子闪了出来。她走到孔雅涵的身边,伸出手指在她的鼻子前面试了一下,还有呼吸,才直起身来,上下打量着眼前的“蓝琳”半晌才说道,“你装得可真像,要不是俺事先知道,猛地一看到你,俺也会被吓得晕过去。”这一胖一瘦的两人,正是同一宿舍的莫旭薇和从江秀。

 “别说废话了,赶快把她抬回去,要是陶文突然醒过来,可全完了。”

 从江秀拍拍脯,得意地说道:“小莫,你放心好啦,药量俺拿捏得很准,让谁半夜醒来,谁就醒来;让谁一觉睡到天亮,谁就睡到天亮;让谁说不出话来,她就是吃的劲都使上,保准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莫旭薇抬起了孔雅涵的脚,说道:“真看不出来,你还是一个用药的大行家。掩藏得可够深的。”她心理却在盘算着,该用什么方法除掉眼前的这个家伙,而不会引起警察的注意。

 从江秀抬着孔雅涵的胳膊,边走边说道:“俺爷爷可是十里八村有名的老中医,俺从小就住在爷爷家,和爷爷学了很多中药方面的知识。大学俺本来想学中医的,可家里说中医挣不了钱,就让俺学了个理科。”

 两人抬着孔雅涵走到三楼,从江秀又说道:“小莫啊,俺还真没看出来,你可是个狠角色,不声不响地就杀了两个人,还做得天衣无,俺虽然怀疑你在鬼鬼的程序上做了手脚,可是没有证据,要不是俺无意中发现了那份合同书,就让你得逞了。”

 莫旭薇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她想不到自己完美的杀人计划会被这个村姑识破,她也没想到从江秀的编程水平这么高,能看出鬼鬼程序中的问题。

 “哎呀!”说话让从江秀分了神,不小心扭到了脚,疼得她脸都扭曲了,差点把孔雅涵扔在楼梯上。

 莫旭薇低声吼道:“先把她放下。”

 从江秀忍着疼把孔雅涵放在台阶上,然后一股坐在台阶上,抱着脚嗷嗷直叫。

 “你小声点,要是把谁吵醒了,我们都完蛋了。”莫旭薇走到从江秀身前,弯下说道,“让我看看,伤得厉害吗?”她刚摸到从江秀的脚脖子,身后一股大力推来,她一下子滚了出去,脑袋重重地撞在台阶上,一阵剧痛之后,什么都不知道了。

 从江秀一下站了起来,憨厚的脸上带着狰狞的笑容:“这下鬼鬼是我的了,钱都是我了的。”

 “不许动!”一队警察突然从楼下蹿上来,黑口指着从江秀。

 【7】

 “雅涵,雅涵,你醒醒。”听到有人呼唤自己的名字,孔雅涵慢慢睁开眼睛。第一眼她看到的是坐在她身边的陶文。左右望了一下,还是在一楼的管理室。她从上坐起来,觉得嗓子有些不舒服,后背有几处隐隐作痛。她艰难地说道:“昨晚我做了一个噩梦,一个非常奇怪的梦。”

 “那不是梦,都是真的!谢谢你及时给我们提供信息,帮助我们破了414寝室谋杀案。”从陶文的身后传来一个声音说道。

 孔雅涵一探头,看到了年轻的刑警队副队长雷正龙。

 陶文一探手:“谋杀案!谁和我说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有莫旭薇和从江秀去哪里了?为什么我一觉醒来会发生这么多的事。”

 雷正龙说:“莫旭薇还在医院,她摔成了高位截瘫,这一辈子只能摇晃脖子了,也算得上是罪有应得。从江秀被关在警察局,她们已经代全部的犯罪经过,从江秀少说也要判个七八年。”

 陶文大吃一惊:“难道蒋宜羽和蓝琳都是她们杀的?不可能吧,她们两个人可老实了。”

 雷正龙摇摇头:“从江秀并没有杀害蒋宜羽和蓝琳,这两个人全是莫旭薇杀害的。”

 “可她为什么要杀人啊?她与蒋宜羽和蓝琳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孔雅涵问道。

 “这一切都是为了鬼鬼。”雷正龙说道,“是我疏忽了这一点,不然这个案子可能早就破了。”

 “是为了鬼鬼?到底怎么回事,你快说吧,我受不了了。”陶文叫道。

 雷正龙缓缓地讲道:“虽然你们当初开发鬼鬼,完全是因为好玩,但是随着鬼鬼的不断发展和完善,已经形成了一个很先进的人工智能系统。国内的几家高科技公司,开出了高价收购鬼鬼,最高出价100万。这个消息只有蒋宜羽和莫旭薇知道。两人为了独占鬼鬼,就想出了闹鬼一事,想要吓一吓你们。原本的计划是蒋宜羽假装被鬼附身,然后在宿舍里上吊。莫旭薇趁蒋宜羽不注意,将绳子上的活结换成了死结,吊死了鬼鬼的主要编写者蒋宜羽。之后她在鬼鬼的程序上加了一段远程遥控程序,听闻蓝琳失恋了,就用鬼鬼来刺她。因为蓝琳也参与了鬼鬼的设计,她打算借机除掉蓝琳,就用重物打晕蓝琳之后将她从宿舍的窗户推了下去。她跑出宿舍的时候孔雅涵正好上来,她不确定孔雅涵是否看到了她。在我询问的时候,孔雅涵并没有说出来,她暂时安心了。接着就是鬼鬼最后一个设计者从江秀。可她没想到平里老实木讷的从江秀发现了鬼鬼程序的异常,也看到了公司开出的收购书,提出要分一半,不然就去告发她。莫旭薇只能答应了。两人为了让孔雅涵永久闭嘴,就在你们喝的水里下了药,然后把孔雅涵抬到了四楼的宿舍。用鬼鬼吓她。”

 陶文和孔雅涵瞪大了眼睛,想不到事情的真相竟然是这样的。

 “那她们两个现在怎么样了?”陶文问道。

 雷正龙说道:“莫旭薇被从江秀推下了楼梯,摔成了重伤。从江秀关在拘留所里等待起诉。我还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们,现在鬼鬼属于你们两个人了。也就是说,你们两个每人都能分得50万的转让费。希望你们不要贪心,让我再来一次。好了,我要走了。”

 二女还在震惊当中,她们不相信莫旭薇为了钱会干出这么可怕的事。

 雷正龙在临出门之际,回头又说了一句:“鬼既是人心。” m.DZiXs.Com
上章 女生理工宿舍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