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理工宿舍 下章
Chapter 1 诡话连篇
  楔子

 风在耳畔呼啸,横呈的树枝如同鬼魅的魔爪,试图阻止钟山的前进。可是,望着前面老楼的光亮,恐惧感早已被抛之脑后,似乎任何东西都不能阻止他奔跑的脚步,尖锐的树枝,扫得脸颊阵阵刺痛。

 林间空地的正中央,果然有一棵高大的老槐树,枝丫横生,风阵阵。

 钟山心头一紧,不住放慢了脚步,目光怯生生瞟向那团浓黑的树影。

 风好像越吹越急,窸窸窣窣的声音,从四名八方倾轧过来,拉扯着他的神经。离地面一人多高的那树枝周围,树枝如同几具细长僵直的人体,在风中来回摆动。

 钟山了口冷气,屏息凝神,发足狂奔。耳边仿佛有森的笑声,在身边萦绕,声音不大,却如附骨之蛆,挥之不去。

 终于,眼前出现了光亮,黑影悄无声息地退去了,就连风声也小心翼翼地缩了回去。钟山抬眼望了望二楼那个亮着灯光的房间,然后向老楼走去。

 老楼有些破损,本宽大气派的楼门,历经岁月的磨损,已经破败不堪,两扇镶着玻璃的门页歪斜在一边,破碎的玻璃脏兮兮的,尖锐如魔鬼的利齿,重叠的蛛网颓败地垂挂下来,月光穿不透门里的黑暗。

 走进楼里面,一股阴冷的气息瞬间侵入全身,钟山感觉身体一阵寒噤,这个时候,一个身影走到了中间那扇敞开的窗前,是个女孩,洁白胜雪的肌肤在黑夜中透出柔和的光晕。

 “丁眉。”钟山一下认出了女孩,轻声喊出了她的名字。

 丁眉微微点了点头,转过身示意他上楼。

 此时钟山才发现在这个凛冽的秋夜,丁眉竟然穿了一件纯白的吊带连衣裙。裙子松松地垂下来,丁眉微微扬起的脸庞,散发着一种令人醉的美。他不知道该怎样形容她今夜的美丽,仿佛所有的词语都显得苍白无力,他一片空白的脑中唯一能想到的两个字,就是完美。

 “快点来吧。”丁眉又催了他一句,然后鬼魅般从楼梯间消失了。

 钟山深深了一口气,掏出手机做电筒,一路小跑跟了过去,顾不得老朽的木楼梯在脚下发出不堪重负的呻

 钟山的内心在,要知道整个林城理工大学,本来女生就少,丁眉更是最漂亮的一个,她今天单独约自己出来,这简直是一种无法言喻的幸福。可以想象,在月光皎洁,空的老楼里,只有他们两个,更何况丁眉还穿着一条裙子。他的心不升起了一股暗涌,继而分散到全身。

 在二楼的房门口,丁眉停了下来,钟山慢慢走了过去,他看见房间的上面有个宿舍牌——204。

 丁眉轻轻推开了宿舍的门,然后转头看了钟山一眼说:“进去吧!”

 钟山带着疑惑望了门里一眼,脸上浮现出一个惊讶的表情,就在他疑惑不解的时候,丁眉突然从后面推了他一下,他的身体顿时打了个趔趄,一下子跌了进去…

 【1】

 “停,我来说后面的。”谢玉兰一下打断了陈雪的故事,笑嘻嘻地看着其他人,“钟山跌进里面后,丁眉跟着走了进来,然后散开了长发,看起来如同兰若寺里面的聂小倩,她慢慢走向钟山,然后俯身贴了过去…”

 “你个情兰,每次都做这种意的事情。”赵琳慧推了谢玉兰一下,不让她继续说下去。

 “怎么?我长得不好看,没有男生追,哪像你啊,股后面一堆男生,随便一个都可以。”谢玉兰委屈地说道。

 “胡说什么,安心听故事!”赵琳慧伸手又要打谢玉兰,谢玉兰却缩头躲到了陈雪的后面。

 “陈雪,后来怎么了?你继续讲。”一直沉默不语的秦丽说话了。

 “后来丁眉也走进了房子里,十分钟后,丁眉身是血从里面走了出来,然后她走到204宿舍的对面,将自己吊死在窗棂上。”

 “啊,真的假的?”谢玉兰惊声叫了起来。

 “这个故事是真的,就是我们学校的故事。三年前的老楼诡案,看到了吗?就在咱们宿舍前面那栋楼里。后来有人晚上去那里约会,据说看到了吊死在那里的丁眉,还有人说看见一个身是血的男生在楼里面游。”陈雪着声音说道。

 这个时候,窗台外面吹进来一阵风,桌子中间的蜡烛突然灭了,整个宿舍一片漆黑。

 “啊…啊…”

 宿舍里面一阵尖叫,几个女生围成一团叫了起来。陈雪摸索着拿起手机,按了一下键,手机的光亮顿时充了整个宿舍。就在其他人刚刚揪紧的神经松弛下来的时候,陈雪突然一下扔掉了手机,大声叫了一下。

 “怎么了?”

 “怎么回事?”

 “窗外有个人,她穿着白衣服,吊着身体,好恐怖啊!”陈雪说道。

 “啊,不是吧?”

 “是的,我也看到了。”

 宿舍里再一次陷入了尖叫的恐惧中,几个女生蜷缩着身体,纷纷后退,有人甚至撞到了桌子,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

 “哈哈,你们就这么点胆子啊!”这个时候,窗台外面进来一道光亮,窗台上那个飘着的人一下窜了进来,揭开脸上的面具,掉披在身上的白单,出一张调皮清秀的脸来。

 “杜陵,是你?吓死我们了。”缩在地上的几个女孩顿时站了起来,站在前面的赵琳慧走过去一下揪住了杜陵的耳朵。

 “别,别,别,我错了。谁让你一直在宿舍不出来,我在外面等了快一个小时了。”杜陵一边惨叫着,一边推开了赵琳慧的手。

 宿舍里的蜡烛又一次被点亮了,这一次杜陵坐在了中间,其他女生围着他,必须让他讲一个故事才能放他走。

 “你们怎么这么爱听故事啊!”杜陵一脸委屈地看着眼前这四个女生。

 “是啊,我们每周六晚上都会聚在一起讲故事的,这样第一可以增进彼此之间的感情,第二可以避免你们这些男生的扰。”赵琳慧说道。

 “真是天大的悲剧,我们林城理工大本来女生就少,唯一的几个美女竟然团结到一起爱上了听故事,我们男生的命真的好苦啊!”杜陵哭笑不得地说道。

 “别废话,快点讲故事,要不然等会儿把你送管理员那儿,说你偷窥我们。”谢玉兰白了他一眼,大声说道。

 “好好好,我讲,我讲,可惜我只会讲荤故事啊!”杜陵转了一下眼珠子说道。

 “什么昏故事?”秦丽愣住了。

 “就是黄故事,他耍嘴皮子。”谢玉兰第一个反应过来。

 “你到底讲不讲?”赵琳慧又一次揪住杜陵的耳朵。

 “我讲,我讲。”杜陵不敢再说,连连求饶,“我要讲的故事,也是发生在老楼里,这个故事发生在十年前,很多理工大的学生都不知道,我也是听门卫老李头讲的。”

 【2】

 十年前,林城理工大并不是独立的学校,它和林城医学院,还有林城体育学院合并在一起。老楼因为楼梯破旧,墙体剥落,再加上它的位置有些偏远,所以便被当成了医学院的实验楼。

 实验楼一共三层,只有一个驼背的老头住在里面。除了去那里上课的学生,很少有人去那里,久而久之,实验楼便成了整个学校的忌之地,各种各样的传闻故事在校园里争相传,有的说那个老头白天是人,晚上便是一个恋尸狂魔;也有的人说在夜里看见那个老头把一具具尸体从尸池里拖出来,然后放到地上,一个一个对他们进行化妆。

 学校本来就是一个是非多的地方,各种传闻让无数好事的学生跃跃试,蠢蠢动。终于,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由林城医学院、林城理工大和林城体育学院组成的探险队,一行四人一起向实验楼进军,他们甚至还拿着一个DV机,为的是能够将整个过程记录下来。

 为首的是林城体育学院的吴晓龙,他身材健硕,个头超大,并且胆子极大。他也是这次探险的发起人,紧跟在他身后的是一个女孩,她是林城医学院的学生李蕾,她以前来过这里上课,对整个实验楼了如指掌,最后两个则是林城理工大的学生方成军和刘浩,其中刘浩还是校报的记者。

 在吴晓龙和李蕾的带领下,四个人很快便来到了实验楼里。那天晚上也不知什么原因,整个实验楼一片漆黑,只有外面的月光渗进来,四个学生也不敢打手电,只能凭着暗淡的月光慢慢向楼里面走去。

 最先发现不对劲的是拿着DV的刘浩,他看见手里的DV画面前面的一个房间门前站着一个人,可是他用眼看却看不见。以前刘浩听人说过,DV可以拍下一些人眼看不到的东西。想到这里,他拉了拉前面的方成军,两人商量了一下,然后决定去那个房间旁边看个究竟。

 走在前面的两个人没有看到后面刘浩和方成军的动作,他们依然按照之前的计划向楼上走去。等到吴晓龙发现后面少了两个人的时候,他和李蕾已经到了二楼。

 “怎么回事?”吴晓龙看了看李蕾。

 “不知道啊,刚才还在后面的。”李蕾一脸疑惑地说道。

 “走,找找去。”吴晓龙愣了一下,然后重新下了楼。

 刚走到一楼下面,他们便听见从前面一个房间里传来一个沉闷的声音,似乎有人在用力敲打着门。吴晓龙和李蕾对视了一眼,然后向那个房间走去。他刚走到门边,那个声音突然停了下来。

 “谁在里面?”吴晓龙问了一句。

 房间里面静悄悄的,没有人说话,仿佛刚才的声音是幻听。吴晓龙伸手推了一下门,门晃了一下,“吱”的一声开了。

 “啪!”一个人从里面直直地扑了过来,一下子倒在吴晓龙的怀里,那是一个浑身漉漉,身福尔马林味道的尸体,他的脸上包着一块黑布,只出两只外翻的眼睛,月光照耀下,如同一只刚从地狱里爬出来的僵尸。

 饶是吴晓龙胆子大,甩手把尸体推开,旁边的李蕾也吓了一跳,看见是尸体,她顿时松了一口气。

 这个时候。房间里突然传来一个脚步声,里面蹦出来一个人,他低着头,身体僵直机械,一下一下地从里面蹦了出来。虽然光线有些昏暗,但是吴晓龙还是认出了他的样子,他竟然是刚才不见的方成军。

 “你怎么了?”吴晓龙一下抓住了方成军。

 方成军没有说话,嘴里发着剧烈的息声,两只眼睛呆滞地望着前方。

 “喂,你怎么了?”吴晓龙拍了拍方成军的脸。

 “里面,刘浩,在里面。”方成军突然说话了,费力地看着吴晓龙。

 “你看着他。”吴晓龙看了看身后的李蕾,然后自己向房间里面走去。

 这是一个不到十平方的房间,里面有一张解剖,地上还有一些七八糟的工具。吴晓龙看见刘浩背对着他,蹲在前面,身体瑟瑟发抖。

 “刘浩,你怎么了?”吴晓龙走了过去。

 这个时候,外面的方成军突然喊了起来:“刘浩,这个尸体是刘浩。”

 听到外面的喊声,吴晓龙忽然怔住了,外面的尸体是刘浩,那么屋子里的人是谁呢?这个时候,一直背对着吴晓龙的“刘浩”突然转过来了头…

 【3】

 “啊,难道真的有鬼?”这个时候,谢玉兰一下捂住嘴巴,打断了杜陵的故事。

 “是啊,到底怎么回事呀!”赵琳慧也被杜陵的故事吸引住了。

 杜陵微微点了点头,继续讲起了他的故事。

 看到那个“刘浩”的脸,吴晓龙伸起拳头便要打过去,“刘浩”连连求饶,往后退着,脸上带着嬉戏的笑容。

 “周华,你到底在搞什么?”吴晓龙一脸愤怒地看着他。

 “谁让你说什么都不带我来的,对于你们这次的探险活动,我可是非常感兴趣的。不好意思,我给外面的几位开了个玩笑,我现在就去道歉。”周华嘿嘿一笑,向外面走去。

 看到周华,李蕾和方成军明白了七分,但是他们疑惑的是之前从外面冲出来的那个尸体,他穿着刘浩的衣服,所以李蕾才错认为是刘浩。

 “刘浩呢?”吴晓龙看着周华问道。

 “在里面,在里面。”周华说着带着其他人走到房间里面,然后移开那张解剖,让他意外的是,下面空空如也,根本没有任何人。

 周华的脸僵住了,他愣愣地看着那里,似乎无法相信眼前的一切。

 “周华,别玩了,刘浩呢?”吴晓龙瞪了他一眼。

 “他就在这里啊,我把他放到这里的。”周华疑惑地说道。

 “到底怎么回事?”吴晓龙看了周华一眼。

 “鬼,有鬼。”旁边的方成军突然叫了起来,他的叫声太过突然,并且犀利,仿佛真的有什么东西出现在眼前一样。

 “什么鬼?”吴晓龙一下按住了方成军。

 “刘浩被鬼拖走了,我们来到这里的时候,周华装鬼吓我们,然后他把刘浩打晕,拖到了下面,最后他来到我面前,我看见有一双手把刘浩从底下拖走了。”方成军颤抖着声音,断断续续地说着事情的经过。

 “周华,这到底怎么回事?”吴晓龙听得一头雾水。

 “我也不知道啊,我把他和刘浩骗过来,然后用那具尸体吓他们,谁知道他们的胆子那么小,难道真的有鬼?”周华说着不打了个冷战。

 所有人都不说话了,只有方成军在大口大口地着气,吴晓龙和刘浩都不是胆小的人,要不然他们也不可能参加这次探险活动,周华的小把戏怎么可能把他们吓成这样,唯一的可能就是刚才发生了比周华的恶作剧更可怕的事情,那会是什么呢?

 “这是刘浩的DV。”突然,李蕾看到了前面地上放着的一个东西,她走过去拿了过来。

 “对了,看看有没有拍到什么东西。”吴晓龙说道。

 李蕾快速打开DV,快退了一下,然后播放了刚才录制的内容。最开始是他们几个人走进实验楼,然后刘浩的镜头四处晃着,走到实验楼里面的时候,镜头对准了前面一个房间,镜头上面出现一个若隐若现的人,接下来,镜头继续向前,刘浩和方成军走进了那个房间,然后面出现一具尸体。

 镜头晃,跟着落到了一边,正好照在那张解剖上。

 几分钟后,镜头上出现周华拖着刘浩到了解剖下面。这个时候,画面里又多出了一双手,然后拉着刘浩慢慢从下面消失了。

 看到这里,所有人的额头上都冒出冷汗,不到十平方的房间里,气森森,鬼味十足。

 【4】

 终于,吴晓龙打破了沉默,他走到了那个解剖前面。根据DV里的内容,刘浩是被一双手从下面拖走的。吴晓龙弯下伸手在地面上摸了摸,敲了敲,眉头顿时凝住了,然后他向其他人挥了挥手。

 “这下面似乎是空的。”吴晓龙轻声说道。

 “难道有暗道?”周华一下叫了起来。

 吴晓龙没有说话,四处摸索了一下,跟着按到一个凸起的东西,然后地面突然闪出一条,眼前出现一个入口。

 “果然有暗道,那么刘浩一定是被人从这里拖走的。”周华来了兴趣,兴奋地说道。

 “这样,李蕾和方成军在外面守着。我和周华下去。”吴晓龙简单分配了一下任务。

 “好,我们下去。”对于这样的安排,周华很赞同。

 李蕾看了看有些呆滞的方成军,虽然有些不情愿,还是点了点头。

 吴晓龙和周华一起向下面的入口走去,慢慢走了下去。入口下面是一个楼梯,他们走了很久才到了地面。显然这是一个地下室,四周弥漫着腐烂的味道,还有一些“滴答”的滴水声。吴晓龙和周华小心翼翼地摸索着向前走着,每走一步他们的心都会瞬间跳动一下,他们不知道下一秒黑暗中会有什么意外出现。事实上,所有的恐惧都无法和黑暗想比,静谧的黑暗中,眼前没有任何动静,这才是真正的恐惧。

 终于,眼前的路到了尽头,有一些光亮透过来,眼前似乎是一道石门。吴晓龙看了看周华,然后伸手慢慢移到了石门上面。就在吴晓龙的手刚触碰到石门的时候,石门突然响了起来。

 “砰砰…砰砰…”突然,宿舍的门响了起来,所有人都吓了一跳,就连讲故事的杜陵也愣住了,半天没有回过神。

 “谁在里面?是不是点着蜡烛?不怕失火吗?”外面传来了管理员的声音。

 杜陵一听是管理员的声音,立刻站了起来,然后爬上窗台,三两下跳了出去,简直如同一个轻功了得的武林高手。

 宿舍门打开了,管理员进来了,看见四个女生,她的脸上浮现出了疑惑的表情,“为什么不开灯?点着蜡烛多危险?”

 “我们不是怕电费超了嘛!”赵琳慧笑着解释道。

 “平常少花钱买化妆品,少买衣服,也能把这个钱省出来吧!点着蜡烛多危险,要是发生火灾,整个宿舍楼都会受到牵连的。”管理员瞪了她们几眼,然后离开了。

 门被关上了,四个女生松了口气。

 “真讨厌,故事讲了一半便停了。”谢玉兰郁闷地说道。

 “是啊,也不知道吴晓龙和周华他们后来怎么了?”陈雪跟着说道。

 “不如再让杜陵来讲?”秦丽提议。

 “恐怕不行了,今天也够晚了。”赵琳慧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有些遗憾地说道。

 “话说杜陵刚才的速度真快啊,简直能和兔子有一拼。”谢玉兰笑嘻嘻地说道。

 “是啊,绝对速度,要不然怎么能追上赵琳慧呢?”陈雪也笑了起来。

 “胡说八道,你们这些八婆。”赵琳慧白了她们一眼,冲过去按住谢玉兰。

 【5】

 宿舍安静了下来,窗外有月光投进来,在墙上反出层层光影。赵琳慧拿手轻轻划拨着那些光影,她的内心如同此刻墙壁上的光影一样,明暗不一。

 杜陵讲的故事的确很精彩,尤其是他在讲故事的时候中间加了很多自己设置的悬念。从内心来讲,赵琳慧对杜陵的确有一些好感,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始终没有接受杜陵,可能是因为宿舍其他女孩都还没有男朋友的缘故。不过,通过今天的事情,她却忽然有种想做杜陵女朋友的冲动。她甚至能够想象出自己躺在杜陵怀里,听他讲故事的画面。

 迷糊糊中,赵琳慧睡着了,她梦见自己和杜陵来到了学校后面的小树林,两个人坐在一起,她问杜陵后面的故事是怎样的,杜陵不说话,站起来拉着她向前走去,杜陵走得很快,她跟在后面有些吃力。

 终于,穿过小树林,杜陵带着她来到了一个楼房前面,那是学校的老楼,也就是杜陵故事里讲的实验楼。

 “杜陵,我们来这里做什么?”赵琳慧问。

 “我来带你看后面的故事。”杜陵的脸上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然后拉着她向楼里面走去。

 穿过阴暗的走廊,赵琳慧感觉自己仿佛下到了十八层地狱,每一层都充了恐惧与阴冷。在一个房间前面,杜陵停了下来,然后微笑着说,“这里就是吴晓龙他们进去的房间,你进去吧。”

 “不,我只要听故事就行了,我不想进去。”赵琳慧害怕了,摆了摆双手。

 “进去吧。”杜陵却根本不顾赵琳慧的意见,一把把她推了进去。

 “砰!”门被关上了,赵琳慧看见了那张解剖的下面开着一条,如同一张恶魔的血盆大口,等待着靠近它的任何物体。

 赵琳慧缩着身体想要躲闪,可是两只脚却不自觉地向前走去,她看着那条隙越来越大,最后她的整个身体被没,她来到了地下室。

 现在,她感觉自己的心就要跳出来了,眼前的黑暗如同一张网,把赵琳慧整个人包在中间,当她看到眼前那个石门的时候,她的心跳几乎就要停止,身体顿时僵直。

 石门缓缓开了,她看到了故事的结局。

 石门里面站着三个女孩,她们穿着整齐的白色大褂,头发披散着,嘴猩红,她们的脸上着整齐的笑容,双手直直地面对着赵琳慧,她们分别是陈雪、秦丽和谢玉兰,她们慢慢走了过来,嚅动着嘴,异口同声地说道,“还差你一个。”

 赵琳慧一下从梦里惊醒过来,大口大口着气。

 “你醒了?”突然,旁边有人伸过来一张脸。

 “啊!”赵琳慧刚刚松弛下来的神经顿时又揪紧了,当她看清眼前的人是谢玉兰的时候,长长舒了口气,“你半夜不睡觉,吓死我了。”

 “做噩梦了?”谢玉兰看着她问。

 赵琳慧点点头。

 “是不是关于那个故事的结尾?”谢玉兰又问。

 “你怎么知道?”赵琳慧心里一惊。

 “我也是睡不着啊!前些天我刚看了一本心理学书,其实每个人都很容易受到心理暗示,比如我们四个人在一起,其中一个打哈欠,其他三个人不会觉得什么,但是三个人都打哈欠,那么剩下的一个人也会不自觉地打哈欠。”谢玉兰滔滔不绝地讲着自己的理论。

 “你想说什么?”赵琳慧看着她疑惑地问道。

 “我有个主意,要不要听听?”谢玉兰嘿嘿一笑,脸上出一个诡异的表情。

 【6】

 杜陵还在玩游戏,屏幕上的人不停地冲上去,最后却又被杀害了。当上面的人又一次被一个骷髅兵杀死的时候,杜陵彻底郁闷了,他放下鼠标,点了烟。

 现在是凌晨两点,宿舍的其他人都睡了,杜陵睡不着。他看了看手机,手机屏幕上是一张合影,那是赵琳慧过生日的时候,他好不容易才找到机会让别人抓拍了一下的合影。上面的赵琳慧戴着一个生日帽,左边脸上有一些白色的油,冲着镜头出一个灿烂的笑容。旁边的杜陵则有些心虚地靠在赵琳慧的身边。

 杜陵是真的喜欢赵琳慧,不仅仅是因为赵琳慧是这个理工大学为数不多女生里面的一个漂亮女生。杜陵第一次见到赵琳慧是在学校的新生交流会上,上千个人里面,只有少数女生,一个个都被当成神一样仰望着。赵琳慧尤其闪亮,现在杜陵还记得那个时候自己就像是去见一个明星一样穿过人群,来到她面前,平常口齿流利的他,竟然有些结巴:“我是,我是杜陵,外语系的。”

 赵琳慧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冲着他出了一个温和笑容。

 一年过去了,那些曾经蜂拥追逐赵琳慧的人最终没有了力气,只有杜陵依然乐此不疲,即使用尽任何力气都无法换来赵琳慧的爱,他依然无怨无悔。

 昨天晚上,他在给赵琳慧以及她宿舍其他人讲故事的时候,他能感觉到赵琳慧的眼里似乎多了些什么,那种感觉让他特别舒服。那一刻,他甚至有一种抱住赵琳慧的感觉。当然,那个故事是他瞎编的,不过十年前林城理工学院的确和体育学院、医学院是一个校区,那个实验楼的确有人去探险,至于探险的结果没有人知道,因为十年前在这个学校里的人现在早已经不知道去了哪里。

 现在,杜陵正在想一个问题,如果赵琳慧问起他故事的结局,他该怎么讲?

 QQ上已经没有几个人,杜陵拉开QQ群里看了一下,有一个群里正在火热地聊着。这是一个名叫“鬼世界”的QQ群,杜陵也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进来的。群里几个人正在讨论的是世界十大闹鬼地方。从纽约海洋大道112号到爱丁堡的僵尸城堡,甚至还有人说出了温彻斯基的神秘屋。

 “这些都是遥不可及的地方,谁去过?都是胡说的,我还听说在阿拉克斯坦北边小镇的闹鬼区呢?无从考证。”杜陵不了一句。

 “说得对,都是传说。其实我们学校就有个闹鬼的地方,不知道你们去过没有?”这个时候,群里一个叫牛头的网友说话了。

 “你是说学校的老楼吗?不就是破了点,人少了点,哪来的鬼?”另一个叫飘魂的网友接口道。

 “你们也是理工大的?”杜陵不来了兴趣,问道。

 “俗话说得好,老树成,老楼森。咱们学校的老楼可不止是年头老,死人也不少。我有一个表哥以前跟着建筑队来这里干过活,那个时候老楼发生了一件诡异的事情。”对于杜陵的话,两个人根本没有理他,而是径自说着自己的故事。

 “什么诡异事情?”飘魂问道。

 “说的是两个女生,她们听说老楼闹鬼,于是不住心里的惑,便在一天夜里悄无声息地从宿舍出来,想要去里面看个究竟…”牛头讲起了故事的原委。

 【7】

 深夜,偌大的校园只有几盏昏黄的灯发着有气无力的光芒。

 两个身影沿着宿舍楼慢慢向前走去,微弱的光亮下映出她们的样子,她们分别是赵琳慧和谢玉兰。

 老楼安静地矗立在前面,看起来如同一个沉默寡言的老人,谢玉兰和赵琳慧走得很快,她们现在准备做一个恶作剧。

 杜陵的故事显然有一些出入,那个老楼以前的确是林城医学院的实验室,但是并没有杜陵说的那么玄乎。当然谢玉兰和赵琳慧知道那个故事有虚构的成分,所以她们商量了一下,决定对杜陵整蛊一番。

 两个人悄无声息地钻进老楼里,阴暗的走廊里一片死寂,老楼仿佛和外面是两个世界一样。看着眼前空死寂的空间,赵琳慧不有些害怕了。

 “走吧,这里根本就没人。以前我还和经管系的一个男生在这里约会。”谢玉兰拉着赵琳慧说道。

 “什么?你什么时候和男生在这里约会的?”赵琳慧一听呆住了。

 “以前了,别说了,走吧,兴许还能抓到其他人在这里约会呢!”谢玉兰鬼笑着说道。

 赵琳慧跟着谢玉兰来到了二楼,陈旧的地板在月光的反出瘆人的死光。她们在一个房间前面停了下来,谢玉兰推开门说,“来这里,这里是以前我们来过的房间,里面还不错。”

 随着谢玉兰拿着手电照进去,赵琳慧也看清了房间里面,这是一个普通的教室,前面一个角落杂乱堆放着一些桌子凳子,中间有几张完好的桌子和凳子,黑板上有几句没擦的粉笔字。

 “看来这里经常有人来啊!”谢玉兰指了指桌子上面,桌子上面有几没有烧完的蜡烛。

 “真没想到啊,以前你还来过这里。”赵琳慧目光绕了一圈,最后落到了谢玉兰的身上。

 “别说出去,其实那个晚上很浪漫的。”谢玉兰从口袋拿出一个打火机,把桌子上的蜡烛点亮了,朦胧的光亮下,她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离的表情,“那天晚上,我和那个男孩就坐在这里,然后开始讲故事。”

 “他给你讲的什么故事啊!不会是…”赵琳慧坏笑了起来。

 “胡说,他讲的是一个爱情故事,你要听吗?”谢玉兰看着赵琳慧问。

 “我要听,现在你就是那个男生,我是你。”赵琳慧坐了下来,点着头说道。

 “故事的主角叫爱美…”摇曳的烛光下,谢玉兰缓缓地讲起了那个故事。

 爱美来自一个偏远地区,她是村子里唯一的一个大学生,千里迢迢来到这座城市上大学。大学生活,五彩缤纷,尤其是在这样的理工大学,女孩自然是男孩眼里的宝。宿舍的女生一个接一个地谈恋爱,只有爱美对男生拒绝着。爱美其实长得很好看,尤其是她不加修饰的自然容貌,让很多男生爱慕不已。

 在众多的追求者中,有两名男生最执著,一个叫杨帅,另一个叫何向东。杨帅性格暴躁,做事鲁莽,而何向东性格温和,说话腼腆,正是爱美喜欢的类型。

 因为爱美自己性格的缘故,爱美对他们都保持着一定距离,不过她偶尔会和何向东一起说说话,但并没有捅破那层窗户纸。一直到有一天晚上,爱美接到何向东的电话,约她到学校实验楼。

 那天爱美一个人在宿舍,本身就有些落寞,于是便去了。可是没想到,等她到实验楼的时候却并没有见到何向东,相反看到的却是杨帅。

 偌大的实验楼,只有他们两个人,爱美感觉有些别扭,于是便准备离开。但杨帅却死活拉着她,最后竟然抱住了她。爱美又惊又气,于是奋力反抗,最后身体一下撞到了旁边的墙上,顿时不再动弹。

 杨帅也怔住了,不过很快他反应过来,他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拖着爱美,然后把她进了实验楼里面的尸池里,然后离开了实验楼。

 爱美失踪了,因为爱美家太过偏远,学校联系了几次也没有联系上她的家人。

 何向东却一直在寻找爱美,他知道爱美一定出了事。终于,他来到了实验楼,在那里他听到了爱美在唱歌,最后在尸池里面找到了爱美的尸体。

 讲到这里,谢玉兰突然不说话了,目光惊恐地盯着房间外面。

 “怎么了?”赵琳慧问道。

 “外面好像…好像有人。”谢玉兰低声说道。

 【8】

 牛头的故事有些诡异。

 女生A和女生B为了验证老楼是否有鬼,于是趁着夜偷偷溜进了老楼。她们走得很快,来到了老楼二楼一个房间,在这个房间里面,其中女生B以前和其他男生来过老楼约会,并且那个男生为了制造浪漫气氛,特意给女生B讲了一个恐怖故事,现在女生B正在给女生A讲这个故事。

 故事讲着讲着,女生B突然停了下来,目光颤巍巍地望着外面,她似乎听到有人来了。于是,两个人站了起来,慢慢向外面走去。

 “现在,故事停一下,我来讲一下女生A和女生B在来老楼之前发生的一些事。”牛头忽然停下来了说话。

 “什么事呢?”飘魂问道。

 “其实在女生A和女生B出来之前,她们在宿舍讲鬼故事,并且是女生A的一个追求者在她们宿舍讲,故事就是关于老楼的,可惜故事讲了一半,突然被管理员打断了。

 “两个女生因为没有听完整个故事,所以一直揪着心,后来两人一商量便决定去老楼看个究竟?”

 杜陵惊呆了,牛头讲的故事赫然就是他和赵琳慧们之间的事情。事情没有这么巧吧?

 “这倒真奇怪啊,那后来怎么了呀?”飘魂又说话了。

 “后来那个给女生A和B讲故事的男生忽然接到了女生A的求救电话,说他们在老楼里见鬼了。”牛头的话刚说完,杜陵突然听见自己的手机尖锐地响了起来,他拿起手机一看,全身不一阵冰凉,来电人赫然就是赵琳慧,杜陵犹豫了几秒,接通了电话,放到耳边。

 “杜陵,快来救我们,我们见鬼了,就在老楼里。”赵琳慧的声音从里面蹿了出来,带着哀怨和惊慌。

 这个时候,牛头发了一个图片,不知道是因为网速的问题还是其他原因,那个图片一直没有显示出来。杜陵点了一下鼠标,电脑突然黑屏了。

 “杜陵,快来啊,我好怕。呜呜…”赵琳慧哭了起来,电话随着挂掉了。

 宿舍里静静的,杜陵听见自己的心剧烈地跳动着,刚才的一幕仿佛只是他的想象,但是手机上刚刚接过的电话告诉他,这一切都是真实的。

 沉思片刻后,杜陵还是从宿舍出来了。也许一切只是巧合,想到这里,杜陵不加快了脚步。如果赵琳慧出了什么事,那就坏了,毕竟杜陵是真心喜欢她。

 穿过操场,杜陵很快来到了老楼前面。这个时候,杜陵的电话又响了,这一次电话里传来的不是赵琳慧的声音,而是一个阴沉的男声。

 “你真的敢来吗?”

 “你是谁?”杜陵一下愣住了。

 “来了你就知道了。”电话说完,直接挂掉了。

 杜陵没有再犹豫,径直向老楼里面走去。刚走进门口他便看见一个人站在前面,那个人穿着一件黑色的大衣,背对着他,手里拿着一个手机,手机的样式赫然是赵琳慧的手机。

 “你是谁?”杜陵警惕地看着他。

 那个人没有说话,转身向楼上走去。

 “别走。”杜陵慌忙追了过去。

 那个人走到二楼,转身钻进了前面一个房间,杜陵走过去,他看见房间里有一张桌子,桌子上点着几蜡烛,桌子上还趴了一个人,她是赵琳慧。

 【9】

 门缓缓地被关上了。

 杜陵看见那个穿黑色大衣的人缩在一个角落里,他的脸上还戴着一个口罩,只出两只眼来。

 “你到底是谁?”杜陵慢慢走到了桌子前面,坐了下来。

 “你不想知道后面的故事吗?”那个人说话了,是一个阴沉的男声,带着说不出的诡谲。

 “什么故事?”杜陵疑惑地看着他。

 “你在她们宿舍讲的故事啊,你猜吴晓龙和周华在下面看到了什么?”那个人继续说道。

 “那个是故事。”杜陵不知道该怎么说。

 “错了,故事来自生活,老李头没有跟你讲完,现在我来给你补充吧!”那个人说完,不管杜陵愿意不愿意听,径自说了起来。

 石门打开了,吴晓龙和周华闻到了一股浓重的腐烂味,跟着石门里面的情景映入了他们眼帘,那里面堆了骷髅,而刘浩就躺在那些骷髅中间。吴晓龙和周华惊呆了,他们慢慢走了进去,这才发现这里竟然是医学院丢弃废尸体的地方,所有曾经被解剖实验,后来腐烂,或者不能用的东西都被堆放到了这里。

 整个房间里面全部是尸骨,只有刘浩躺在那里面,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你没事吧?”周华走到刘浩身边,推了推他。

 刘浩身体寂寂不动。

 周华看了吴晓龙一眼,慢慢把手放到刘浩的鼻子间,然后他的脸上登时浮现出死灰般的颜色:“没有呼吸了。”

 “不会吧。”吴晓龙呆了呆,慌忙走过去。

 “不会真死了吧?可是,谁杀了他呀!”周华有些恐惧地四下看了看。

 “怪了,他的身上并没有灰尘,你看,如果是被人拖下来的,身上应该有灰尘的呀!”吴晓龙站了起来,疑惑地说道。

 这个时候,地上的刘浩突然睁开了眼,然后慢慢站了起来。周华和吴晓龙两个人正在思考,全然没有发现刘浩慢慢走到了吴晓龙的身后,然后张开嘴巴,出一口白森森的牙。

 “小心。”周华抬眼一下愣住了,一把拉开了吴晓龙。

 “僵尸啊!”吴晓龙身体一转,立刻踢出一脚,重重踢到了刘浩的身上,刘浩的身体一下撞到了身后的尸骸,然后发出了一声惨叫声。

 “怎么回事?”周华愣住了,他看了看吴晓龙,两人走了过去。

 “吴晓龙,你真狠,这下我完了。”刘浩惨叫着,他的身体因为刚才的重踢,到了一骨头上,殷红的血正顺着下来。

 “你吓我们干什么啊!”周华看着刘浩,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不是也吓我们了,开个玩笑啊!你们快扶我起来啊,我心口好疼啊!”刘浩看着周华说道。

 这个时候,吴晓龙突然站了起来,然后他拉着周华径直向前走去。

 “他受伤了呀!”周华说道。

 吴晓龙没有说话,一直拉着周华走出了石门,直到身后刘浩的惨叫声越来越小,最后消失不见。

 “你在干什么?”周华疑惑地看着吴晓龙。

 “刘浩失踪了,我们找不到他。如果我们救他出去,一定会惊动学校的,我们都会被开除的。这里是医学院的忌之地啊!现在我才算明白,为什么学校一直止我们来这里。”吴晓龙说道。

 “可是,可是他会死的,等别人来这里会发现的。”周华急急地说道。

 “没有人会发现的,等他们来了,刘浩早已经变成了一堆白骨。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离开这里,就当没有来过一样。”吴晓龙说道。

 “那其他人怎么办?”周华担心地问道。

 “我来安排,你听我的就对了。”吴晓龙说着抬脚向上面走去。

 【10】

 那个人停了下来,不再说话。

 “你讲这个是什么意思?”杜陵奇怪地看着他。

 “现在我来告诉你另一件事。”那个人说着从黑暗中走了出来,她摘掉脸上的口罩,出一张杜陵熟悉的脸,竟然是谢玉兰。

 “是你?”杜陵惊呆了。

 谢玉兰从嘴里吐出一个细小的东西,然后说话了:“这个变声器真是难受,你一定好奇我为什么要让赵琳慧骗你来这里吧?现在我来告诉你。”

 赵琳慧长得很漂亮,这一点谢玉兰和其他宿舍的人都了解。在这个理工大学,女生一直是稀有动物,所以谢玉兰虽然长得不太好看,但是还是有男生喜欢。那个男生约她来老楼讲故事,就是那个爱美的故事,然后两人甜蜜地抱在了一起。

 可是,这一切很快就结束了,因为那个男生在见到赵琳慧后便和她分手了。这种失恋让谢玉兰很难过,起先,她觉得这件事不能怪赵琳慧。

 可是后来她无意中知道那个男生之所以要和她分手竟然是因为赵琳慧的一句话,她伤心,但是却没有办法。也就是那个时候,她知道赵琳慧并不是她想象中的好姐妹,她总是喜欢在别人的爱情中上一脚,然后再悄无声息地离开。这些事情不仅仅谢玉兰有体验,就连宿舍的陈雪和秦丽也同样经历过。

 “于是你们三个就合伙演了这出戏,你陪着赵琳慧来这里,然后秦丽和陈雪一起在群里讲故事,吸引我,你们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听到这里,杜陵突然明白了一切。

 “赵琳慧喜欢听故事,尤其是一些诡异的恐怖故事,你又这么爱她,所以我们准备足她的愿望,同时也足你的愿望。昨天晚上,在你来之前,我们讲了一个主角叫丁眉和钟山的故事,他们也是来老楼里面。不过可惜的是在故事里面,钟山被丁眉杀死了,然后丁眉自己把自己吊死了。不如你来做钟山?”谢玉兰的脸上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

 “你们疯了,谢玉兰,你神经病啊!”杜陵叫了起来,忽然,他感觉后面似乎有人,还没有等他反应过来,一个东西一下顶住了他的,然后一股电瞬间蹿到了身体里面,他身体一下瘫到了地上。

 他的身后站着两个人,她们分别是秦丽和陈雪。

 “你们要做什么?”杜陵顿时没了一丝力气。

 “现在给你个选择,你是自己留在这里,还是让赵琳慧和你留在这里?”谢玉兰忽然说话了。

 “什么意思?”杜陵愣住了。

 “你不是爱赵琳慧吗?你可以为她去死吗?”谢玉兰问道。

 “你们是不是神经了,你们到底要干什么?”杜陵简直要哭出来了,面对如此状况,他真的有些害怕了。

 “没什么,我们就是觉得故事太无聊,想着自己制造故事。这里多安静,隐藏着那么多故事,现在你和赵琳慧即将成为这里面的一个。你是让故事变成恐怖故事,还是爱情故事呢?”陈雪拿着手里的电,不停地拨着开关。

 “如果真的要我选,我宁愿自己留在这里,让赵琳慧离开。真没想到,理工大竟然有你们这样一群疯子。”杜陵说完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11】

 杜陵醒过来的时候,看到了赵琳慧,旁边还有谢玉兰、陈雪和秦丽。

 “你醒了。”赵琳慧眼愧疚地看着他。

 “真的对不起,我的电按得太重,没想到把你电晕了。”陈雪不好意思地说道:“不过,你正式通过我们对你的考核了,现在开始你是赵琳慧的男朋友了。”

 “是啊,恭喜你们,你们慢慢聊,我们出去了。”谢玉兰说完,拉着其他人慌忙走了出去。

 杜陵挣扎着坐了起来,他的头还有些晕,不过现在他已经明白了整个事情,他看着赵琳慧说,“你们太调皮了吧,这样会出事的。”

 “没办法,谁让你讲故事讲了一半啊,所以她们才决定这样的。”赵琳慧低着头,不好意思地说道。

 “其实我更惊讶的是谢玉兰,她接的故事和我讲的那个故事结尾很像,吴晓龙和周华的确在下面找到了刘浩,不过并不是他们杀死了刘浩。他们看到刘浩的尸体后,便慌忙离开了。从那以后,实验楼便出一个恐怖传说,每到夜里刘浩的鬼魂便会四处游,对于一些好奇的学生,他会夺走他们的性命…”

 杜陵的话没讲完,房间门突然被撞开了,刚才出去的谢玉兰三个人冲了进来,为首的谢玉兰脸色惊恐地指着外面说:“鬼,有鬼。”

 门缓缓打开了,杜陵和赵琳慧脸上的表情顿时凝固住了——

 只见门外站着一个人,他穿着一件十年前流行的格子衬衫,他的心口有一个大,几道鲜红的血从上面下来,他慢慢地走了进来,然后对着屋子里的人说了一句话:

 “我是刘浩,你们走进我的故事。” M.dzIxs.cOM
上章 女生理工宿舍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