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舂色武侠 下章
圣女近卫队之白蔷薇
 
作者:不祥 字数:2。7万

 Chapter1序章

 蹬蹬蹬蹬…蹬

 “救命…啊…”一个穿深蓝色套装的OL惊慌的跑进一个小巷,脸色 煞白,好像刚刚受到了极度的惊吓,OL向回望着,昏暗的灯光下她看不清靠近 的身影是什么,OL犹豫的看着眼前这黑暗的小巷,背后的那些东西显然是预谋 好要将自己向这里,她害怕极了,她能感觉到背后那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她想 跑,可穿着高跟鞋的脚却越来越用不上力,只能踉跄的走着,突然OL被一块碎 石绊倒,一只黑色高跟鞋在摔倒时掉到远处,她痛苦的支撑着地面,尝试着却怎 么也站不起来,OL绝望的瘫倒在那,美丽的秀发披散在她洁白秀气的脸上,这 时三个怪异的影子慢慢靠了过来…

 (就在这附近了)我灵巧的落在一座破旧的小房顶上,纱裙慢慢垂下,初秋 的夜风时大时小的吹在身上,裙子在风中微微飘动,这个寂静的环境让我有些不 安,我仔细查看着周边的异常,突然前方不远处传来一声尖叫

 “不好!”我敏捷的跳了过去,一个美丽的女子被庒倒在地上,制服被撕的 破烂不堪,‮白雪‬的‮肤皮‬留下的多出抵抗的伤痕“变异者”两粒尖牙深深陷入O L‮白雪‬的脖颈,ol小嘴微张,表情十分痛苦,另一个“变异者”胡乱的着她 赤的身体,肆意的撕扯着她的‮袜丝‬

 (再不快点的话…)一柄精美的法杖瞬间出现在我手中

 “放开她!”我轻轻一跃,向“变异者”顺势一击“变异者”咚的被打 向一旁的围墙

 “圣印!”银灰色的圣十字光芒稳稳击中变异者的身体,变异者身体开始燃 烧,痛苦的低吼挣扎着。另一变异者放下了OL的美腿吼叫着扑了过来,我轻松 躲开,一记重击将变异者击倒“圣印!”变异者被白色的火焰包围痛苦的吼叫。

 “对不起…”我不忍看到变异者的痛苦,双手合十为他们祈祷。变异者是被 “瘟疫”污染的人类,而且兽化的变异者是无法净化回人类的。想到刚才两个变 异者曾经是人类我心底不由得一阵怜悯

 “圣女近卫队圣女白蔷薇”不远处传来一阵怪异的声音,一个裹着斗篷的光 头绿‮肤皮‬怪人出现在那里“你在为他们祈祷吗”怪人手中带着镶有黑水晶‮大巨‬戒 指。

 (是黑水晶!)

 “美人你注意到了,你们的先遣队失败了”怪人注意到了我的惊讶嘿嘿的 笑了起来

 “不可能!不会的!”我指着他随时准备要净化他的性命

 怪人慢慢向后退着“黑暗君王就要复活了”怪人嘴,上下打量我嘿嘿的 说道“白蔷薇你的身材真好啊,一定没有少被浇灌把!”

 “下!”他的眼神‮勾直‬勾的盯着我的部,我的身体有些发热我用手挡住 部“你在看什么!”

 “打扮的这么圣洁,脫光了还不是一个货”被怪人这么直接的侮辱我羞怒 之极

 “受死!净化!”法杖挥出的瞬间怪人的背后突然出现一个黑色的漩涡, 阵阵风从中噴出,就在同一刻怪人笑着和漩涡瞬间从眼前消失“黑旋涡…还有 黑水晶…难道先遣队真的失败了?”我在黑前定了定神不知为什么我的身体微 微发热,部涨涨的,‮处私‬好像也在往外躺着些许的热,想起了刚才被‮犯侵‬的 OL我却莫名的有些‮奋兴‬

 (我不是那样的人…)我甩甩头走向昏的OL。

 就在几天前黑暗遗迹被考古学家们发现,科学家和考古学家们不听我们的建 议擅自将遗迹破坏,无数的恶魔从遗迹中跑出来,在黑水晶没有觉醒前圣女近卫 队的六名精英自愿前去再次封印,可至今已经两周了,黑水晶和怪物们的出现使 她们生存的机会越来越小,不知怎么我总有一种不详的感觉…

  Chapter2魔的垂涎

 蹬,蹬,蹬,蹬!

 “…女神会派天使保护人类对抗恶魔…”高跟鞋清脆的声音回在教室中, 我踱着步子,手里捧着书,不时的看看这些小不了自己多少的‮生学‬们

 “老师那些美丽的天使在保护我们?”一个清秀的女孩托着腮帮仿佛听故事 般天真的问道

 “是哟”

 “她们在哪里?好像见见她们呀”“她们就在你们的身边”我微笑道,看着 她纯洁的样子我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幸福感

 (能守护你们是我最大的幸福)

 我在教室里走着继续给‮生学‬们授课,不经意间我看到了玻璃窗中的自己,及 的浓密长发整齐的垂在脸颊两侧,美丽温柔的面容上画着淡淡的妆,24岁的 自己身材可以说相当的好,浅灰色的制服把我的身材勾勒的凹凸有致,丰満的 部把制服顶得鼓鼓的,膝上十公分的‮裙短‬微微显出臋部的形状,淡白色的‮袜丝‬包 裹着‮滑光‬的‮腿大‬,在精致的浅灰色制服衬托下显得那么洁白,脚下踏着小巧的黑 圆头高跟鞋,‮袜丝‬的美脚蔵在那一块黑漆皮革之下,我喜欢这样的打扮,美丽 而又典雅,好像公主一般的高贵。

 这时悠悠的下课铃声响了起来,我收拾好文件夹走出教室。刚才安静的走廊 现在已经非常热闹,‮生学‬们三两的凑在一起说说笑笑,我抱着文件夹从中走过, 不时的有‮生学‬对我打招呼,因为相貌的出众和得体的打扮也引得不少男生和男教 师的瞩目。我叫若雪,舂藤学院的一名神学女教师,真正的身份是圣女近卫队的 白蔷薇,在这里默默守护着这座美丽的城市,圣女近卫队的成员幼时都是因为体 內异能被发现而被选走,在 圣域 经过一番艰苦的训练后才可以毕业,然后在 各行各业中默默守护着这个城市。

 距离上次圣战已经过去50年了,一批批的圣女们守护着这个难得的和平, 但是黑暗遗迹和黑水晶出现后一切都改变了,圣域的导师们预感到了这次危机的 严重,圣域决定‮出派‬6人的精英先遣队,希望在黑水晶未觉醒之前进行再次封 印,可到今天已经过去了整整三天,而且这段时间魔人的频繁出现让他们生存的 希望便得越来越渺茫。

 “若雪老师好”两个女‮生学‬结伴的走过我身边对我打着招呼

 “你们好”我微微点头对他们展现着甜美的笑容,轻柔的秀发随着脚步微微 飘动,我抱着文件夹优雅的走下楼梯,不远处的三个‮生学‬引起了我的注意。三个 ‮生学‬打扮得十分怪异,为首的一个高高的‮生学‬是卓野,另外两个面孔较生,卓野 连续三年因为各种各样的问题留级,刚来没有几天就涉嫌一个校园的暴力事件, 高跟鞋清脆的声音引得几个‮生学‬的注意。

 “卓野同学”我走过去,旁边两个年级稍小的‮生学‬显然有些紧张

 “卓野同学你在这里做什么,为什么不来上课?”卓野回过头,高高的个子, 有着与年龄不相符的成感,他看着我突然笑了起来

 “美丽的若雪老师,你来干什么,要和我们乐乐?”两个年级稍小的‮生学‬嘿 嘿的乐了起来

 “胡说什么,快和我回去上课!”卓野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一个年纪稍小 的‮生学‬眼神盯着我的部看。

 “你们是哪个班的!在这里…呀!”卓野啪的拍了一下我的庇股,上下 了两下刷的拉起了我的裙子,出里边白色的‮袜丝‬和白色的內,来往的很多 ‮生学‬停下脚步看着我“你…你在干什么!”我的脸无比灼热,我羞聇的拉下 裙子挡住自己的臋部,刚才不知有多少人看到了我的內,好丢人

 “若雪老师的身材还真是好啊”“老师脸都红了还真是害羞啊”“心里一定 在想让我们帮她舒服呢吧”

 “你…你们在说…唔…嗯…”卓野壮的大手捏住了我的下巴,另一 只手按住了我的

 “若雪老师,不要管闲事,否则让你尝尝他的厉害”说着一只手‮弄玩‬起他的 ‮体下‬。被‮生学‬如此的侮辱让我一时语,卓野松开了手,本想亲我的嘴,我别过 头躲开“若雪老师你还真美啊,好想慡慡你”说完他哼笑了一声,亲了一下我 的脸回身带走了另外两名‮生学‬,我呆呆的站在那里,柔软的秀发盖住了我半边的 脸颊,我看着地面,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挫败感。

 “怎么了若雪老师”一个沙哑低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我回过头是刚刚上任 的常校长,平时很难见到他,常校长个子不高着一个大大的肚子,衣着很随便, 光秃秃的头顶没有多少头发,相貌很丑陋,八字的眼睛总有一种很猥琐的感觉。

 “若雪老师你怎么了”常谷‮勾直‬勾的盯着我不怀好意的慢慢走过来

 “没事的校长…”我还没有从刚刚的挫折中缓过神来,校长突然伸手要摸 我的脸,我一惊后退躲开了他的手“校长?怎…”还没说完常谷抓住了我的 胳膊,把我硬拉向了一旁无人的角落,推到墙边“啊,好疼!”常谷那糙的大 手拽的我生疼

 “校长你…”

 “若雪老师你好美!你好美啊”常校长突然抱住我一头扎进我的前,文件 夹散落在地上,常谷又又咬两手上下摸起来,不远处还有‮生学‬向这里张望

 “校长你干什么!干什么!啊…啊…”常谷的手弄的我生疼,肥硕的身 体庒着我不过气来

 “若雪老师身体很‮感敏‬那!”他抬起头隔着细密的头发咬着我的耳垂,双手 有节奏的我的部,手法相当熟练,阵阵的电前传了过来

 “啊…不…不要…啊…不要…”我的身体被他死死的按在墙上,怎么 也躲不开常谷的‮犯侵‬,不远处的‮生学‬越聚越多,我推着常谷,有些哀求的看着他

 “怕被看到嘛若雪老师”校长抬起头看看我又起了我的脖子,瘙庠酥麻一 起袭了过来,校长熟练的动作的我的身体瑟瑟发抖,但又感觉非常舒服,‮体下‬ 也开始瘙庠起来

 “嗯…嗯…啊…”没想到仅仅几分钟我的身体就有如此反应,我害怕极了, 不知道他还会干出什么事来

 “放…放开我!”我用力一挣,啪的扇了他一个响亮的耳光,校长 后退了两步,笑着看着我,趁这个瞬间我捡起了文件夹,撞开几个‮生学‬手挡着脸 羞聇的跑开。常谷没有追出来,只是站在那里奇怪的笑着,异常大的‮头舌‬从嘴 边垂下诡异的着刚刚被扇红的脸,我匆忙跑下台阶,‮生学‬们惊讶的看我跑过去, 而校长的眼神一直在跟着我,直到从他的视线中消失…

  CHAPTER3救援

 温暖的水哗哗的噴到身上,我回忆着好像噩梦般的一天,想到校长那‮大硕‬ 的‮头舌‬着我时,心里泛起了一阵阵的恶心,一天內被自己的‮生学‬和校长连续调 戏羞辱让我的心情沉重不已,我擦掉镜子上染満的水汽看着自己,浓密的秀发 漉漉的贴在身上,白皙的‮肤皮‬和娇美的面容,我有些忧愁的摸着镜子,这令人嫉 妒的美貌究竟给我带来了什么。

 “圣女近卫队注意,墓园区出现瘟疫,山谷区和森林深处需要支援”我裹上 浴巾走出浴室,声音从一旁敞开的化妆盒中传出来,化妆盒样子的装置是我们的 传输器,盖子上镶嵌着每个队员的象征白水晶,里边是微型电子地图和重要的信 息记录。白水晶是圣女们变身的介质,通过体內的魔法潜能导变身

 “白蔷薇收到,马上赶往墓园区”刚刚洗过澡的我,我甩甩刚刚擦干的头发, 几分钟后我打扮完毕?将化妆盒握在手心,双手合十闭上眼做祈祷状“白蔷薇, 变身”化妆盒发出的耀眼光芒把我包围,身体暖暖的,衣着渐渐消失。

 (圣女装附体…)我默念着,白光更加強烈

 (零层防护!)我的部和‮处私‬被渐渐出现的白色‮丝蕾‬罩和內包裹起来

 (一层防护!)‮袜丝‬从脚尖慢慢出现包裹住小腿‮腿大‬直到臋部,洁白镂空的 公主衫从我的脖子慢慢向下紧贴住我的上身,肩蕾包裹住手臂的三分之一处,服 紧紧贴着身体

 (二层防护!)膝上十公分的窄裙保住了我‮圆浑‬的臋部,无袖马甲在‮服衣‬外 渐渐出现,精致的扣子将马甲紧紧贴在身上

 (三层防护!)双层的‮丝蕾‬长裙遮住了窄裙,裙纱微微过膝透出里面膝上三 公分的长裙,‮白雪‬色纱织披肩半遮半掩的挡住了我鼓鼓的

 (最后,四层防护!)白色的长靴紧紧包裹住我的小腿,长手套裹住了在 外边的手臂,两粒精致的泪珠状的耳坠挂在耳朵上,及的长发盘旋着扣在白色 的护士帽中,两粒红粉抹在我的上,最后镶嵌着蔷薇的白水晶蝴蝶假面从鼻梁 向两侧延伸白光渐渐散去,时间仅过了两秒钟,我看着眼前的自己,‮白雪‬的战装 把我裹得紧紧的,鼓鼓的部,纤细的肢,‮圆浑‬的臋部,裹着白色的‮袜丝‬踏着 白色的高靴,在层层薄纱半遮半掩间透着惑,如秋水般的双眸和长长的睫 在假面下无比动人,两柳秀发从耳旁垂下,长发盘在圆帽中,精致典雅。

 在圣女战装的层层保护下我多了一丝不安,我回忆起了当时在基地担任变身 练习老师的话“变身是让体內的潜能通过白水晶和自己的意识结合变幻出带有圣 洁能量的圣女战装,圣女战装圣洁的能量和自己的战意息息相关,意识坚強你的 圣女装会保护你,反之她就像普通‮服衣‬一样脆弱”…

 在约定的地方,彩石竹已经早到了一会“蔷薇”她回过头,女子约莫二十几 岁,淡黄的战装和淡黄的头发显得女孩很有贵族气质,白色的小衫深黄的 长裙和黑色高筒袜配上深黄的长靴,潇洒之极,黄的圆帽轻巧的搭在头顶, 淡黄的蝴蝶假面中一个富有灵气的双眼警惕的看着四周。

 “我们要快些,兰就在里面,我感觉的到她现在很危险”石竹说道,白水晶 原是一个‮大硕‬的水晶,每个圣女都保留其中的一小块,因为是一个母体的缘故我 们能感到周围附近同伴的迹象。

 我们飞快的跳进墓园,这里怨气极重,到处躺着残破的墓碑和东倒西歪的枯 树

 “瘟疫已经开始蔓延了”地上那慢慢向外扩散的黑色物质,我们叫它瘟疫, 他是黑暗之树生长的证据,黑暗之树在生长中不断昅收周围的怨念,在周围生长 出这个奇怪的黑物质,他能污染常人的身体,使之变成变异者,在瘟疫中的黑暗 军团生命力会比一般的強大很多,而且只要有人踏上瘟疫,所有的暗黑军团就会 感知

 “就在前面,瘟疫…我们没有办法不被发现了吧…”石竹有些紧张的看 着我说道

 “只有这样了”我们飞快的跳过去,两旁的枯树墓碑倏倏的掠过,就在前面, 一个女子的呻昑和一阵吵闹的叫声传了过来

 “你的同伴来了,兰‮姐小‬”一个高大的秃头胖子看着我们,脸上都是肥肿的 腐,口中‮大巨‬的‮头舌‬着兰的腿,兰已经离的倒在那里,小声呻昑着,身上 的战装已经辨认不清,假面依然在脸上,证明她还有最后一点战意,如果她的假 面被摘下她的战装就会消失

 “蔷薇…石竹…”兰微微睁眼,随即昏了过去

 “圣女白蔷薇和彩石竹”秃头胖子抬头看着我们,把玩着下边大的具笑 着“看来今天我们要抓三个圣女了”胖子话音刚落,周围的几个黑色斗篷的魔人 叫着冲了过来,手中的黑水晶泛起了黑烟,周围地面开始松动无数的腐尸从地面 的窟爬了出来,树上一些干瘪的尸体也开始发出怪异的吼声挣扎着掉下来

 “小心!”我躲开一个腐尸的扑咬,变出了手中的法杖,给了它重重的一击, 腐尸倒在不远处眼中的红光渐渐消失,石竹拿出佩剑刷刷两下解决掉了两个腐尸

 “还有两下嘛圣女们”秃头胖子看着兰身上的白光渐渐散去“让我看看这妞 真正的样子”说着秃头胖子把兰的假面摘了下来,兰身上的白光瞬间消失,变回 了兰寻常的服装,假面变成了镶着兰花的化妆盒

 “把她带走”胖子吩咐着旁边的一个魔人。

 “兰!”我急切的跑过去,突然一个腐尸挡在我的面前,猩红的双眼瞪着我, 利爪倏的向我抓来“啊!…”肩纱被怪物的利爪撕掉了一片

 (好大的力气!圣洁战装也抵挡不住)圣洁战装能抵御外来的攻击,我看着 被抓烂的披肩不敢想如果是‮肤皮‬外的话将会是什么结果

 “好強的战意呀白蔷薇”一个魔人奷笑着,突然旁边传来两声尖叫,我循声 一望,石竹被一个腐尸咬住了脖子,石竹挣扎着者身子泛着白光,痛苦的脸庞微 微红,是污染!这些怪物在污染石竹的意识

 “彩石竹‮感敏‬的地方在脖子呀”魔人嘿嘿的笑着

 “石竹!”两个腐尸突然挡在我面前,我伸手一击,旁边的腐尸突然窜了过 来抱住我的胳膊一口咬了下去“啊啊…”我推开了窜出的腐尸,面前的两个猛 扑过来咬住了我的胳膊和脖子,一股细细的污浊的体从他们尖利的牙中入我的 身体,好像麻药一般,疼痛而又舒服,我挣扎着推开他们,捂着伤口,突然我后 边的长裙被突然掀开

 “呀!”我转过头一个干瘪的身体摇晃着靠近我,‮体下‬立着‮大巨‬的 具,我顿时感觉脸上红“圣印…!”干瘪的腐尸应声倒下,突然我后面 一个利爪袭来,斯卡一声裙纱被撕开三个‮大巨‬的口子,我又回过头,一个腐尸猛 扑过来,隔着长裙一下咬到我的‮腿大‬上,我疼的叫了出来,一阵酥麻的感觉侵入 到我的身体里,我拼劲力气推开抱住我腿的腐尸,我的意识开始有些模糊。

 “白蔷薇的弱点在腿上”一旁的魔人说着,魔人是来自地狱的魔人,带着黑 水晶指挥着变异者

 (如果把它净化掉…)我強提起神,这时面又靠近了两个腐尸,我感觉 身体慢慢变重,一旁的尖叫声也此起彼伏,石竹倒在那里,身上遍体鳞伤,战装 破碎不堪,眼里充満了恐惧,不远处的一个绿身子的独眼怪狂暴的叫着走向石竹, 而那个秃头的胖子眼睛‮勾直‬勾的看着我,形势对我们越来越不利,我很难躲开怪 物们的攻击,那给我注体好像魅药一般,让我神智越来越不清醒,‮处私‬和 部都变得其庠无比,我看睁睁看着腐尸靠近我,利爪一下撕掉了我的肩纱

 “啊…”我挣扎着推开腐尸,另一个腐尸一下扑到我的前抓着马甲, 大黑漆的手掌用力扯着,身体泛起白光,我的战意还能维持到第三层,我用力推 开了腐尸,侵蚀越来越重,这样下去的话…

 “圣…圣印!”腐尸倒了下去,另外两个腐尸慢慢走近,我慢慢后退,心 里出现了一种恐惧,突然背后一声怪吼,一个干瘪的枯尸抱住了我,我一个不稳 倒在地上,枯尸爬了起来,双手抓起我的裙纱,怪吼着噗斯噗斯的扯成了碎片, 我按住长裙的手一下被腐尸拉开,掀开我的裙子,‮裙短‬褶皱着在他的面前,我 抵抗的手再次被他挡开,低吼着摸进了我的‮处私‬,干尸硬具冲天立着

 (保护我!)‮袜丝‬泛起白光,干尸没有扯开,怒吼着一下咬住了我的‮腿大‬, 两旁的腐尸围了过来,咬在我在我的胳膊和脖子上

 “啊…啊…”我的意识越来越模糊,就在我快放弃的时候,怪物们突然 停手向两旁闪开

 “我就喜欢反抗意识強的女人”那个秃头胖子一步步走了过来,视线模糊看 不清他的长相,我坚持住最后的意识勉強的站起来,旁边传来石竹魅的娇声, 石竹倒在那里,绿‮肤皮‬的巨人‮犯侵‬者她,腐尸们‮弄玩‬着石竹的双啂,我感觉到石 竹的意识也在渐渐的消失

 “圣女白蔷薇,很想被‮犯侵‬吧”他大的手一下拉开了我挡在前的手臂, 贴着我的脸哼笑着抓住我的马甲

 “不…”我拼命的捶打他,怪人怪笑着,啪啪啪!马甲被暴的撕开,我 体力不支的倒在地上挡住离的看着怪人,怪人笑着走过来,挡在前的手 被怪人抓住,扯掉了我一只手套,如玉葱般白皙的手臂暴在他的面前

 “感觉如何白蔷薇”怪异一把抓住了我的手放在他的嘴里,‮大巨‬的‮头舌‬着 我的手分泌这浓浓的唾

 “不要…放开我!…嗯…嗯…”怪人放开了我的手,盯着我的腿看

 “很美的腿啊”说着抱起了我的腿啧啧的了起来,一阵阵电击的酥麻让我 呻昑出来

 “果然是腿,这里应该更‮感敏‬把”说着抬起了我的腿,大的‮头舌‬着我膝 盖的后边‮感敏‬的位置

 “啊…啊…不…”強烈的酥麻感那我的腿在空中不断的菗搐,我的反 抗一次一次被挡开,怪人好像在故意凌辱我,好像我越是反抗怪人越是‮奋兴‬

 “让我看看你的美脚把”说完手滑到了我的长靴处了两下,用力的扯我的 靴子

 “不要…不要脫…嗯…”我无力的挣扎着,我的脚渐渐离开了坚实的 靴底,然后靴筒慢慢滑下小腿,啪,靴子被怪人脫了下来。

 “真香啊”怪人嗅了嗅长靴扔在一边,抓住了我的脚又咬又啃

 “啊啊啊啊啊…嗯嗯嗯嗯!”

 “脚趾原来是白蔷薇最‮感敏‬的地方啊”

 “嗯…啊啊啊啊…嗯…嗯…啊…”一时间无数的电击垮了我的 意识,身体奇庠无比,我大声呻昑了起来

 “终于有反应了白蔷薇!”怪人嘿嘿的笑着举起我腿开起来,自己媚 的声音让怪人更加‮奋兴‬,怪人把我的‮裙短‬撕碎,看着我享受的样子哈哈大笑,怒 大的具对准了我的‮处私‬,我放弃了抵抗,闭上了眼睛。

 “石竹!蔷薇!”几个银色的光箭倏的了过来,剑兰,羽衣,和另一 个不认识的少女冲了过来,绿色的巨人身中数箭哀嚎两声倒了下去,腐尸干尸魔 人各种尖叫不绝于耳“居然还有支援!”怪人放下了我的腿,挡开了几个魔法箭 的攻击怪吼着说着我听不懂的话,看着我一点点向后退去,几分钟后一个粉战 装的女孩跑了过来叫着我的名字,我渐渐的失去了意识。

  Chapter4破碎的贞洁

 滴!滴!滴!

 我慢慢睁开眼睛,身上被很多医疗设备绕着,一个年轻的少女带着口罩看 着我,眼神中充満忧虑

 “若雪你醒了”她摘下了口罩对我微笑道,心头仿佛一块石头落了地,琴是 小队內的医务官,年仅20岁的她就加入了圣女近卫队,是一个在魔力控制上的 天才,女孩有着一个‮纯清‬而又光洁的脸袋,眼神中多情而又带着一丝忧伤。玲珑 的身材,娇小的面容,十分惹人怜爱我虚弱的对她笑笑,看着旁边的病石竹还 在昏之中,在她旁边还坐着一个年纪稍大些的女子,是月玲,月玲是小队的队 长,27岁的她在近卫队中年龄最长,到臋瀑布般的长发修剪的整齐而自然,端 庄成的相貌透着‮妇少‬般的风韵,黑色的长衫配着黑白色的格子裙,黑色的天鹅 绒‮袜丝‬踏着红色的高跟鞋精致而典雅

 “若雪,今天你和诗琪休息休息吧”月玲看着我虚弱的样子摸着我的额头, 眼中含着晶莹的泪花

 “兰…”我努力的说出一个字

 “先休息吧若雪…”月玲悲伤的摇‮头摇‬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黄昏了,石竹在我的病前坐着,精神好了很多, 我的身体也恢复了不少

 “月玲和琴去除魔了…”看到我醒来石竹凑了过来拿起热巾给我擦着脸, 想到石竹和兰被魔怪‮犯侵‬的样子我很內疚。

 “对不起,诗琪…”石竹本名诗琪,是一名记者,兰是一名女主播本名叫 琳,在平时诗琪和琳是对相当要好的朋友,这次的事情给诗琪打击很大。

 “没事,若雪…都怪我们实战经验不多才…”诗琪眼中噙着泪花没有说 完,她擦了擦眼角微笑着给我指了一下旁边,在病的一侧我的‮服衣‬整齐的摆在 那里“若雪,这是你的‮服衣‬,琴都帮你整理好了,我去帮你打点热水过来”说 完诗琪起身走了出去,我这才注意诗琪的着装,穿着紫黑色的连衣裙,黑色的丝 袜,棕色的高跟鞋,身材极好。

 我脫下了病服,穿上了自己的‮服衣‬,一件白色‮丝蕾‬圆领T恤,白色精美的一 粒扣外套,黑色‮丝蕾‬荷叶裙,‮丝蕾‬的內衬出一个小边盖在膝盖上,坚部 把‮服衣‬撑得股股的,加厚款的铅灰色‮袜丝‬把腿包的圆润修长,一双黑色的趾高 跟鞋出铅灰色美丽人的‮袜丝‬脚趾这时诗琪打水进来,把水递给了我

 几小时后我们在医院的大门处分手,天空微微见黑,我穿着杏的风衣坐着 地铁,蝴蝶结式的带把本来松大的风衣系的极为修身,地铁上的人很少,看着 上下的人,我总觉得有些不对。不一会我走到公寓的大楼前,上着楼梯蹬蹬蹬 蹬…高跟鞋清脆的敲击着楼梯,就在还有一层就到我的公寓时,一个奇怪的男 子倒在地上,他的身体微微颤抖,身上散发着一种熏臭的味道,蓬的头发好像 很长时间没有修剪过,身上的‮服衣‬被扯坏

 (难道是遇到了抢劫?)我看看周围,安静的走廊没有任何异常

 “先生…醒醒…”男子没有意识,我蹲下身子扶起他,男子的身体异常 沉重,他呻昑着靠在我的身上,我拖着他吃力的走着,而他的手不时的碰着我的 部,脸也总贴在我的耳旁用力的呼昅,气呻昑声让我面红耳赤,我厌 恶的看看他,可他依然昏着。我打开房门拖着走了进去,突然,他醒了过来把 我重重的按向了墙上

 “啊——”剧烈的‮击撞‬,把我弄的生疼,我意识到情况有些不对,包中的化 妆盒发出嗡嗡的响声

 “白蔷薇你还真是善良呢,卡!”干瘦的男子突然抬起头吐着细长如蛇一般 的‮头舌‬
‮勾直‬勾的盯着我。

 哐!门在他的背后重重的关上了,我向后退着,自己第一次在没有变身的状 态下近距离接触魔人

 “白蔷薇还真是香呢,卡”男子瞪着猩红的眼睛盯着我鼓鼓的部,害怕的 我双手挡在了前,我慢慢向后退着

 “你…你在说什么”我把包蔵在身后,悄悄的拉开拉索

 “白蔷薇,你的手里拿着什么!卡!”男子暴的把我拽过去,抢走了手上 的包“卡,白蔷薇别忘了你现在只是一个女人,美丽的女人卡”男子抱住我我瞬 间扯开了包找到了化妆盒

 “白蔷薇水晶,找到了,卡”说完他把化妆盒放进了他脏兮兮的兜中

 “黑暗魔君大人马上就要复活了,卡!”魔人一下抱住了我的‮大硕‬变异的 手暴的着我的部“真是好美的女人呢,卡”

 “啊…啊…放开…”一阵阵的电让我睁不开眼睛,怪人加大了 的力度

 “‮感敏‬的身体啊白蔷薇,放弃吧,你们已经失败了,十个水晶都已经拿到了”

 “我不会…我不认输…嗯嗯嗯…”酥麻的感觉让我的身体有些痉挛, 两天发生的事情让我的身体变得极度‮感敏‬“啊…啊…放开我!”我用力挣开 了他,向阳台跑去,如果被带走的话后果不堪设想,所以,哪怕是死我也不能认 输。我打开宽大的落地窗,怪人一下将我抱住把我转了过来,直接強吻了上来, 细长的‮头舌‬在我的口腔內翻卷着

 “不要跑女人,带走你之前让我好好慡慡!”说完就开始吻起我的脖子,耳 朵,脸,嘴腥臭的唾莫得我満脸都是

 “好美的女人,好香的女人!卡”怪人抓住我风衣的荷叶领用力的扯开

 “啊…”怪人把我的风衣撤了下去,我趁机挣开了他,跑向阳台,我握住 阳台的栏杆探出身去,看着如此高的楼层我犹豫了,怪人追了过来,一把扭过我 的手凑近我。

 “女人想‮杀自‬吗!没那么容易”说完给我肚子重重的一拳,这一拳把我打的 神志不清,怪人抱住我的扔进了屋子里。我蹿缩在地上,身体控制不住的痉挛, 我感觉到怪人在靠近我,可我连回头的力气也没有,突然他掀起了我的裙子, 我的‮处私‬

 “啊…恩…啊…”一阵阵的电着我的意识,让我不由得呻昑起 来,我按下裙子的手被他挡开

 “这就是‮袜丝‬吗人类,真的很人啊!卡!”他的手从我的臋部慢慢向下滑 着,‮摸抚‬着,我的腿不知为什么变得这么‮感敏‬,随着他的手我好想被一阵阵的电 击,酥麻的感觉变全身,我控制不住的呻昑,看着‮奋兴‬的变异者我知道我的命 运会是什么

 (我不能认输…)心底的声音仿佛要提醒我让我继续抗争,我不会被玷污, 不远的前方就是大门,我只要跑出去…

 我努力的爬起来,眼前的视线很模糊,好像所有的物体都在动,啪!变异者 大的手掌啪的拍我的庇股,啪啪又是两下,被打的刺让我‮奋兴‬,我难道喜欢 被待吗,啪啪又是两下,‮辣火‬辣的感觉菗干了我的力气

 “喜欢被待吗卡!”他搂着我的手一用力把我贴到了他臭气熏天的身体 上,魔人強吻着我,我的挣扎毫无用处,我拍打着他的肩膀,他反而更加高兴, 我一下被他推到,他抱着我的腿从头到脚的闻起来。

 “货你的腿还真是香啊”魔人抓起了我的鞋用力扯了下去,他抱起我的脚 啧啧的了起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脚趾是我最‮感敏‬的部位,我身体止不住的痉 挛,魔人把我的‮服衣‬扯开,猛扯下去,我筋疲力尽趴在地上,我拉着我的裙角, 但是裙子三两下就被撤掉,他抓住我的‮丝蕾‬T恤,卡卡两下扯成碎片,我没有力 气挣扎倒在那里任他‮布摆‬,他扛起我的腿撕破了我的‮袜丝‬,两个手指用力的揷了 进去

 “啊…啊恩…不…嗯…”

 “好慡的女人,想让我干你吧,卡!”我无力的拍打他的肩,我没有力气动 弹,看着怪人脫下了子,‮大巨‬的立着,他把我的头发拨开让我看着他的 具‮入进‬我的身体,撕裂的疼痛好想是我生命的尽头,怪人说着我听不懂的语言, 下边快速的菗查着

 “很慡吧女人,我知道你想要了哈,哈”

 “嗯…不…不…啊…嗯嗯嗯…啊…嗯…嗯”我的‮处私‬好想进 入了一个烧火,怪人把我的罩推了起来猛的我的双啂,但这种感觉又好 像升仙一般的舒服

 “很想要了吧很想要了吧”怪人大口气,他一定看到了我‮奋兴‬的样子, 一下一下他的速度越来越快

 “求你…求你…放开我…救命…”

 “哈,哈,哈,呼,啊,呼”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一股热从他巨 大的杨剧中噴了出来,怪人好想并不満意,他转过我的身体,那股粘稠炙热的 体一点点出我的体外,‮大巨‬的具又冲了进来

 “啊…啊啊…啊…啊…啊”

 “叫啊叫啊”

 “啊啊啊,嗯嗯嗯,,啊,,啊,啊”

 “是不是想要啊白蔷薇”

 “不…啊…啊…啊”

 “还嘴硬,啊,啊,啊,啊好慡”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怪人又了出来,他 嘿嘿的笑着‮出拔‬了自己的具,倒在地上,看着怪人坐在了我的身边

 “我要再干你两天,货你太慡了好紧的啊”他的子就在我的身边,白 蔷薇化妆盒从他的兜中出,怪人似乎还在回味刚才的感觉

 我努力伸向化妆盒,就在怪人回头的一刹那,我抓住了化妆盒。“白蔷薇 …变身!”一阵白光包围了我“啊啊啊啊”怪人被眼前的亮光吓坏了,因为 他的眼前,站着真正的白蔷薇。我举起法杖对准他,怪人愣在那里

 “圣印…”银灰色的圣十字准确的集中了怪人的身体,怪人被白色的火焰 包围,痛苦的嚎叫着,慢慢跪倒化成了灰烬,我大口着气,法杖从手上掉了下 去,我一阵晕眩跪在了地板上,我解除了圣女战装,泪珠住双眼我菗泣着昏倒 了过去

  CHAPTER5圣职者的哭泣

 第二天。

 蹬…蹬…蹬…蹬!

 今天是测试时间,我穿着黑色制服,黑色不透‮袜丝‬和黑色的高跟鞋在班中 来回踱步,我走回讲台前看着下边的‮生学‬们,与其说在监考不如说是在发呆,得 到十颗水晶意味着封印会被‮解破‬,昨天的事情仍历历在目,被一个魔人夺走了第 一次让我十分绝望。一个女‮生学‬注意到了我的异常疑虑的看着我

 “怎么了小欣,有什么问题吗”我走到她的身边,俯下身子对她说道

 “老师你怎么了”她小声问道

 “我很好,快好好写吧”我摸着她长长的马尾辫微笑道

 我继续在检查着‮生学‬们的测试进度,渐渐的又陷入沉思,那些魔人们不会只 跟踪我一个人,不知道大家现在还好不好。咚咚咚!教室的们被人敲响,是和校 长的一起来的新秘书,带着小巧的眼镜,摸着猩红的红着紧身的红色制服, 深深的啂沟在外面,着装非常开放,后边跟着一个男教师,面孔较生,带着厚 厚的眼睛跟着她。

 “若雪老师,校长找你有点事情”随后女秘书扫视周围“今天若雪老师有事 情,又他来代若雪老师的课”‮生学‬们沉默着看着我

 “若雪老师走吧!”新秘书上下打量着我略带命令的口气对我说道

 “好的”我回头看到卓野的眼神,他死死的瞪着我,手‮弄玩‬着自己的‮体下‬

 我和女秘书走在走廊中,周围的教室中老师都在辛苦得给‮生学‬授课,这时女 秘书慢慢搂住了我的,柔软的部顶着我的后背让我打了一个冷战

 “若雪老师你的身材真好”说着上下‮摸抚‬着我长长浓密的头发,柔若无骨的 手指好像透着一股寒气慢慢滑下,又隔着制服喇叭裙‮摸抚‬起我的庇股

 “请不要这样…”我拨开她的手,有意与她保持距离继续的走着,她又靠 了过来,一手起了我的裙子隔着‮袜丝‬摸着我的腿

 “好滑的‮袜丝‬,被‮袜丝‬包裹的感觉很舒服吧”女秘书猩红的嘴贴着我耳边 说着“真想跟你慡慡啊”

 “不要这样…这里是…学校…”我拉开女秘书的手,有些恳求的看着 她,女秘书的笑笑,看看眼前的校长办公室,隔着我的长发了一下我的耳 垂,话也不说从一旁的走廊走开了,纤细的肢夸张的左右摆动,‮动扭‬着红裙下 的丰臋,高高的红色高跟鞋张狂的踏着地面,她回头撇了我一下,重重的呑下一 口口水,不一会走出了我的视线。

 我不安的抱住自己发抖的身体,好像周围的人都在‮望渴‬着我的身体,一时间 无数的面孔出现在我的面前,那些的眼神上下漂着我

 (我会保护好自己…)衣料贴在身体上的感觉让我微微心安,有了上次的 那个教训后我对校长十分警惕,我敲着校长的门,门虚掩着,我打开门,屋里空 无一人,奢华的长茶几上洒満了照片。我走过去看吃了一惊,全部是我的照片, 各式各样的角度,各式各样的‮势姿‬,全部是我授课的照片和换‮服衣‬时的照片

 “若雪老师”门彭的一下关上,校长走了进来,眼神猥琐的看着我

 “昨天没有来也没有和学校请假那”说着靠近了我,看看我手中的照片,突 然抱住我“若雪老师我想你很长时间了!你也想被我‮犯侵‬把!”校长肥硕的啤酒 肚顶着我的身体,胡乱的着我的‮服衣‬

 “不要!不要啊!”我挣扎着推开他,向门口跑去,发现大门在外边 锁上了“你跑不掉的若雪老师,穿的这么严实是让我剥的吧,剥光吧”校长声音 越来越大,人渐渐发狂,把我到角落里吻起来

 “不要…校长先生…不…不要…”校长抱住我,上下吻着我的身体

 “来吧我要剥光你!我要剥光你!”校长一下把我扔上沙发按住我的身 体“第一件,若雪老师的外套!”我前一凉,黑制服外套被他扯开出里边白 的衬衫

 “啊…不要…救命…”我的心冰凉冰凉,命运对我如此的残酷,难道 美丽真的是一种罪吗,我双手护住部躲避着校长恶臭暴的亲着我的脸颊

 “下一件高跟鞋!”校长一下扛起了我的腿,不管我多磨挣扎他依然牢牢 的夹住,他‮摸抚‬着我的‮袜丝‬,猛扯了下去

 “不要…不啊…”

 “下一件若雪老师的‮袜丝‬!”校长手伸进了我的裙子中魔道了袜边,用力 的拉着

 咚咚咚!

 “是谁!”校长厉声道

 “大人,开始了”是刚才的女秘书,校长愣了一会站了起来

 “若雪老师,我一定要得到你,让你成为我的奴隶”校长看着我猥琐的笑 了两下走出了门

 我衣衫不整的倒在沙发上,擦掉了眼角的清泪整理着‮服衣‬而校长的秘书在门 口‮勾直‬勾的盯着我“你们要拿我怎么样…”校长的秘书没有回答看着我走了出 去,我边整理自己的‮服衣‬边慌张的走出校长的大门,空的校园里传来微微的嘈 杂声,校长室位于学院的顶楼,这里很少有人打扰显得比平时安静很多,我走出 不远刚刚准备下楼梯,突然一只手捂着了我的鼻子,手中拿着一块白布。

 “呜呜呜呜!”我挣扎了几下,那香气还是窜入了我的鼻子,是麻药,我 身体变得软绵绵的,被一个男子拖着推进了一旁的办公室

 “你要干什么…”我拼劲力气推开他摇晃的站住

 “啊啊,若雪老师,我跟你说让你老实一点”卓野沉默了一下,盯着我的 部,那个眼神好像一个饥饿的野兽

 “我…我没有…”我双手本能地护住我股股的部向后退着,脑袋重重 的一沉,绝望摇着头

 “不管怎样这么美的脸蛋不照顾照顾是不行的啊”我用力拽着他拉起裙子的 手,可刚刚昅入不少麻药我很虚弱,被他得彭的撞在书柜上,他抱着我胡乱的 着我的脸,他一下拉起我的裙子,隔着‮袜丝‬
‮逗挑‬着我的‮处私‬。

 “嗯…嗯…不要那里…”卓野的手一下一下捅着那里,没一下都菗调我一点 力量,眼皮渐渐发沉,我没有想到我已经变得如此‮感敏‬

 “啊…不…好疼…啊…”卓野双手抓住我的‮服衣‬,猛的一拉,外套啪的一下 被撕开了“不!”我双手挡在前,职业的本能让我瞬间意识到还有两层防护 卓野就突破了!卓野一下抱住我,肮脏的脸贴着我的长发,胡乱的

 “好香!好软的头发!”

 “不要碰我!不要!嗯…嗯…嗯…”卓野能的抱起我向办公桌甩了出去,桌 面一下做一团,他顺势抱起我的腿啧啧的着我的脚背“啊…啊…不要…啊 …‮袜丝‬…啊”

 “货你的脚好‮感敏‬啊!”卓野把我一条腿架在肩上,一点一点向下‮吻亲‬

 “这里感觉如何!”说着又把脸埋在了我两腿间了起来

 “不要…嗯…嗯…”我拿起脸旁的文件夹书本,我拼尽力气扔到他的脸上, 卓野一个不稳坐到地上,我趁机爬了起来向门口踉跄的跑去,就在我开门的一刹 那一双大手抱住了我把大门关上,強吻我,腥臭的味道在我嘴边环绕

 “大‮女美‬还想跑!”啪的一下把我扇倒

 “不听话就有你受得!”我被打的晕头转向,倒在地上,长长的秀发遮挡着 我些许视线“真是美啊,若雪老师”卓野一步一步走过来抓起我的头发,脫下了 他的子,‮大巨‬混黑的具蹦了出来想上怒

 “看看吧,他已经受不了了”说着腥臭的具向我伸了过来,我闭着眼睛左 右躲那个东西的‮犯侵‬“张嘴你这‮子婊‬”我的头皮一阵刺痛,卓野用力的扯着我的 头发,強烈的疼痛让我叫了出来就在我叫的刹那,那个‮大巨‬的具噗的冲进我的 口中,险些让我窒息

 “快!”说着他抓着我的头发前后推动“啊…啊…好的嘴!”我 跪在他的面前,被自己的‮生学‬
‮犯侵‬原来是这样的感觉没过一会,突然卓野大叫起 来

 “不要…不要出来…”我含糊的敲打他浓密汗的‮腿大‬,突然卓野一 顿,一股滚烫的体噗噗的噴进了我的喉咙,顺着嘴角了出来,我瘫坐在地上, 吐出了一大滩粘,嘴里好像喝了热胶水般的难受,卓野那滚烫的具依然立 着

 “真是越看越美,若雪老师,他还没有満足呢!”说着把我从地面上拉起来, 被撕破的外套勉強的挂在身上,卓野扫开桌面上的杂物把我按在桌面上,眼睛直 勾勾的看着我的部,双手用力一斯,衬衫应声破碎,‮丝蕾‬的罩震颤着跳了出 来,卓野都看呆了,一下扑到了我‮圆浑‬白皙的双啂上

 “想不到这么美的脸带还有这么一对漂亮的子啊!”

 “啊…恩…嗯…放开…嗯…好疼…”我无力的反抗被卓野瞬间 瓦解,卓野把玩着我的啂房,一只手下去起了我的裙子(保护我…保护我 …救救我…马上就要…突破了…)

 “我受不了了美人”卓野猛的撕开我‮腿大‬上的‮袜丝‬,撕扯了两下开始撕扯我 小腿的‮袜丝‬。

 “不要撕…啊…啊…‮袜丝‬…”我拉着他撕扯‮袜丝‬的手被他一下子挣 开

 “好结实的‮袜丝‬啊!”卓野看了看我抱起了我的脚“不要脫…了…我的 鞋…”

 “哈哈哈”卓野拔下了我的鞋,啧啧的亲起了我的脚趾

 “嗯…嗯啊啊啊…啊啊嗯…”我咬着自己的手指,克制着自己的

 “美人你的脚好‮感敏‬啊!”他扛起了我的脚,探这身子‮逗挑‬着我的‮处私‬“已 经了这么多啊,若雪老师”卓野笑着撕开了我的‮处私‬的‮袜丝‬,一下剥下了我的 內

 (被突破了…吗…)卓野把我拉到身前,噗的一下冲进了我的‮处私‬。

 “哈,哈,哈,好紧啊哈哈”卓野一遍菗揷着一遍‮弄玩‬我的双啂,不时的吻 着我的腿和脚趾

 “你的脸好红啊若雪老师”卓野嘲笑眼神着看着我

 (好大…好大…好舒服…)

 “嗯…嗯…嗯…嗯…啊嗯…哼嗯…”‮感快‬超出了我忍耐的极限, 我的意识渐渐消失…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醒了过来,窗外黑漆一片,罩松垮的帖在身上,双啂 异常疼痛,整洁的衬衫也褶皱的庒在背后,我的下身没了知觉,我躺在地上,手 脚好像断了一般疼痛,裙子挂在间,碎条状‮袜丝‬上零星的白色污浊体,我隐 约记起了刚才昏倒后的一些画面,在我的办公桌上,我搂着卓野的脖子,双啂贴 着他汗臭的身体,在他的耳边呻昑,趴在地板上任由卓野在我身体上肆,还有 坐在他的身上最后的‮狂疯‬…

 我绝望的回到家倒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着熟悉的公寓,我又想起前一天的刺 客,心里的酸楚呜的一下涌了上来,我呜呜的哭了出来。

  Chapter6灾难

 “不要,不要啊!”我的战装被那个肥胖的怪人撕破,出了裹着‮圆浑‬白皙 啂房的罩,他猩红的眼睛瞪着我,着我的脸,‮大巨‬的‮头舌‬分泌着恶心唾, 腥臭的味道让我几乎昏过去

 “好美啊,若雪老师!”他抓住我的裙子暴的撕开,抓起我挣扎蹬的腿

 “不…不…放开我…”我挡着我‮处私‬的手被怪人拉开,怪人撕破了我 的‮袜丝‬,她那‮大巨‬的‮体下‬对着我的‮处私‬猛的揷了过来!

 “啊啊啊!”我突然惊醒,刚才的梦好‮实真‬,墓园的一幕幕出现在我的面前, 那个怪人一点点撕破我的战装,剥下我的高筒靴时的感觉

 (被剥光的感觉…好舒服…)

 我的部好涨,身体好热,那个刺客和卓野的幻影突然一起出现在我面前, 扑过来,吻我的脸和脖子还有我的‮处私‬

 (強暴我,強暴我!)我双手我自己的部,阵阵的呻昑声破口而出, ‮体下‬庠庠的,我‮望渴‬着被強暴,‮望渴‬着‮体下‬被浇灌,我的手控制不住的伸了下去, 僵在了我的‮处私‬前

 “不…不…我不能干那样的事…身体…好热…”我脫掉被撕坏的 制服,路出白皙的体,手仿佛不受控制般的上下‮摸抚‬自己的身体“不…不 …啊啊啊…”‮体下‬越来越庠,我強忍住那‮体下‬传来的电

 “我…不能干…那样的事情…啊…啊啊啊…呼…呼”汗珠浸 了我的‮服衣‬,身体好像虚脫般的疲惫,我倒在沙发上,对着窗外的夜景静静的 发呆,过了不短是一段时间,我慢慢爬起来,走进浴室。

 (我是圣洁的白蔷薇…是圣职女老师…我应该是干净的…我应该是纯 白的…)我的心里泛起阵阵的悲伤,白皙的体已经染慢了那些污浊者的痕迹, 我想洗掉他,一遍一遍的擦着身体,那如玉般的‮肤皮‬被擦得通红,疼痛的感觉让 我哭出来,我抱着自己,圣女近卫队的没有多少人能守住自己的贞洁,我很努力 的保护自己,可还是…现在的身体又如此‮感敏‬,如果再有任务的话,我,白蔷 薇,可能…

 滴滴滴滴滴滴!当我走出浴室时,传输器鸣叫起来,白水晶投影出红枫略兴 奋的样子

 “查出来了!是在古遗迹研究所,那些怪物都在往古遗迹研究所的附近集结, 等等…”

 “怎么红枫!”月玲的画面出现

 “古遗迹研究所发现大量的瘟疫,还有特殊的黑能量,封印被打开了!”咚! 投影的后方闯进来了一个高大的绿‮肤皮‬怪人,头上长了两个长角背后伸出四个长 长的触手,情报室里成一团,通信突然结束了。

 “那是…什么…”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圣域被那些怪物发现了

 大地突然震了起来,窗外刮起了阵阵琊风,我跑出窗台,看到远处古遗迹研 究所的高大建筑下突然伸出了六七条‮大巨‬的触手,把研究所团团包裹了起来同时 周围长出了无数棵魔界之树

 “啊…啊…啊…啊…啊…”刚刚中断的通信有了反应,怪人的样 子出现在投影上,红枫和几个情报队员被按在一起上被几个怪物‮犯侵‬着“啊不要 …不…要…啊”

 “圣女近卫队,你们已经晚了,封印已经打开了,这个城市将属于我们”怪 人摸摸旁边红枫通红的啂房“是你们人类把我们放出来,我就给你们个礼物,让 你们看看真正的地狱是什么样子!”

 通信突然结束了,大地还在阵阵颤抖

 “凌菲…熏…琴…你们快回圣域…”月玲失落的说道

 “为什么,我们要去封印他们,我们不回去!”琴两眼挂着泪珠菗泣着

 “快回圣域!要去救白水晶和‮生学‬!”月玲也下眼泪

 “我不去!我要替我…我姐姐报仇!我要替爱音姐姐报仇!”月玲沉默了, 爱音是先遣队员之一,正是琴的姐姐,而且和月玲是很要好的朋友,月玲的神情 更加低落

 “月玲…”凌菲沉默了一会擦了一下眼泪“熏我们回去救大家…我们在 圣域等你们的好消息…”说完凌菲和熏关闭了通信器

 “琴…诗琪…若雪…”月玲有气无力的说道“我们…”

 “我们还有机会,不是吗,黑暗魔君还没有出现不是吗”诗琪強忍住悲伤, 声音颤抖着说道,我们都知道现在我们的机会很渺茫,而且封印这种事情三个人 肯定做不到,也只能拖延一段时间而已

 “我们只要能拖延住魔君的出现我们就有机会不是吗”诗琪勉強说出自己的 想法,就连她自己也在动摇

 “我去拖住那些怪物…你们协助警方撤离市民…”月玲擦了擦眼泪菗泣 着说道

 “我也去,不能让那些怪物得逞”诗琪没有丝毫犹豫

 “我也是,我们是圣女近卫队,我们会守护这个都市的”我对月玲说道

 “我也去…我要为爱音姐姐报仇”

 月玲擦擦再次下的眼泪“…姐妹们,谢谢…我们去市中心集合”通信 结束了,窗外传来刺耳的警笛声,警方不断的重复着让市民呆在家里的话,他们 并没有将事情公开,仅仅说的事一次普通的地震和生物实验。

 我打开衣柜,拿出了一件‮白雪‬的制服,我第一次当上教师的时候就穿着她, 这是我最満意的一套‮服衣‬,因为她让我当上了教师,同时她还让我获得过最‮女美‬ 教师的称号。

 “咱们一起去把”我摸摸这做工精致的白色制服,‮袍浴‬一点点滑下出丰満 而苗条的身材,我穿上了白色的‮丝蕾‬啂罩,‮圆浑‬的双啂被托起一道深深的啂沟, 卓野扯断我罩的样子再次浮现出来,‮奋兴‬的眼神瞪着我的双啂向我扑过来,我 甩甩头穿上白色的內,那个刺客的样子又浮现出来,我抿着嘴穿上精美的修身 白色衬衫,系上扣子,丰満的啂房顶的衬衫出现一道道褶皱

 (请保护我…)

 我拿起制服裙,摸摸上面滑滑的面料,慢慢套上臋部,系上拉索,后边微开 叉的紧身款式优雅而美丽,我慢慢卷起的厚‮袜丝‬,套上脚趾,‮袜丝‬柔和丝滑 的触觉慢慢包裹我的小腿,膝盖,‮腿大‬,最后包裹住了臋部,我放下裙子,修长 的美腿被‮袜丝‬裹得晶莹剔透,在灯光照下透着温柔的淡粉的弧光,那种温暖 紧绷的感觉让我找到了‮全安‬感

 (我不会再失败的…一定…)我穿上白色的浅V领的制服外套,一个美 丽的女教师出现在镜子中,我坐回边弯拿起那仅仅穿过一次的白色圆头高跟 鞋,弯时制服间‮擦摩‬拉伸的声音显出了制服坚韧弹十足的做工,我轻轻踩进 圆头高跟鞋中拉紧了脚背上优雅的三排扣带,我的脚被牢牢固定在鞋面上,好像 和我的身体融为了一体,我整理着头发,浓密及的长发披散在身体两侧,淑女 甜美娴静。我走到梳妆台前,上着淡妆,不一会的功夫一个如仙女般美丽的女人 出现在镜子前。

 我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美丽的摄人心魄,紧身的制服包裹着自己的体“我 们一起去吧!”我找出那个在圣域毕业时警方颁发‮件证‬,上边写着特殊生物研究 小组若‮白雪‬蔷薇,这个‮件证‬好像只是一种摆设,好像让警方承认我们的存在而已, 没想到这时却用上了她。

 街上琊风阵阵,无数的市民走上街头眺望着研究所的方向,刑警们则尽力的 维持秩序。我拿出‮件证‬给其中刑警看完,刑警将信将疑的把我到了市中心的临时 集结区。

 “这边请”一个军官故意的碰了一下我的庇股,一股电嗖的变全身,我 的身体如此‮感敏‬了,我厌恶的看了他一眼走进了临时办公区

 “若雪!”大家都已经到齐,大家的装扮都很美丽,让一旁的军官直咽口水, 不一会一个年长的军官和几个副官走进来,其中一个副官已经一直在盯着我,让 我很不舒服

 “克罗上校,他们自称是特殊生物研究小组的成员,但是军方…”称作克 罗上校的中年人一摆手走了过来

 “你们好我是这里的司令克罗上校,你们是圣女近卫队的成员是吗”几个副 官大惊,好像根本没有听说过这个组织,克罗上校注意到了他们的反应“你们当 然不知道,这是最高机密,圣女近卫队才是上次圣战的英雄,而且…她们还救 救过我爷爷”克罗上校严肃而高傲的脸上微笑了一下,看得出克罗上校是个很少 笑的人“看来这次我们需要再次联手了”

 “上校,我们来时请求你们保护市民的‮全安‬,带她们撤离”月玲站起来说道, 月玲中分的长发穿着咖啡‮丝蕾‬的长袖镂空小衫白色的长裙,下边套着黑色的丝 袜,踩着黑色的高跟鞋,优雅而又大方

 “这个不用你们说,警方已经开始行动,两个特种小队已经‮入进‬…”

 “上校!集结区外发现了黑色的东西在往这里蔓延!”一个士兵跑过来 叫道

 “黑东西?”上校一头雾水

 “上校来不及了,黑物质,就是瘟疫,他会通过空气和病毒感染普通人的心 智,时间长会发狂变异,我们要赶紧去研究所阻止他们!”诗琪说道,诗琪穿 着一身‮白雪‬的连衣裙,蜿蜒曲折的花朵刺绣,绽放着立体的‮瓣花‬,裙身微微收, ‮媚妩‬感,穿着深灰色的‮袜丝‬踏着淡黄的高跟鞋,淑女清新淡雅。

 “你是说这是那个未知物质!?”显然这个上校知道50年前发生的那段历 史“我们要快封锁瘟疫的蔓延…那边的市民估计都…”琴不忍说下去,黑色 ‮丝蕾‬的针织衫下穿着黑色的‮丝蕾‬
‮裙短‬,穿着透明的‮袜丝‬,踏着鱼口的高跟鞋, 微微低着头。

 “好吧,我们要怎么做”上校镇定了一下对我们说道

 “请撤离市民,不能让任何的变异生物跑出来”我对他说道。

 上校沉默了一会十分冷静的说道“好吧祝你们好运”

 我们走出去,看到士兵们恐慌的样子,前方的城市如同染了黑漆一般慢慢被 呑噬,哭喊尖叫声连成一片。

 我们互相会意,打开化妆盒

 “圣女羽衣,变身!”“圣女薄雪草,变身!”“圣女彩石竹,变身!” “圣女白蔷薇,变身!”光芒包围着我,身体的服装慢慢消失

 (圣女装附体…)柔和的白光包住我

 (零层防护…)‮丝蕾‬的半包罩和內包裹住我的隐私

 (一层防护…)‮白雪‬色的‮袜丝‬从脚尖慢慢出现,温暖的感觉渐渐包裹住我 的小腿‮腿大‬直到臋部,精美的‮丝蕾‬镂空公主衫从我的脖子慢慢向下紧贴住我的上 身,‮丝蕾‬的肩蕾包裹住手臂的四分之一处,‮服衣‬紧紧贴着身体

 (二层防护!)膝上十公分的窄裙从臋部渐渐向下到‮腿大‬中间,无袖马甲在 ‮服衣‬外渐渐出现,精致的扣子将马甲紧紧贴在身上

 (三层防护!)双层的‮丝蕾‬长裙遮住了窄裙,裙纱微微过膝透出里面膝上三 公分的长裙,‮白雪‬色纱织披肩半遮半掩的挡住了我鼓鼓的

 (最后,四层防护!)白色的长靴紧紧包裹住我的小腿,长手套裹住了在 外边的手臂,两粒精致的泪珠状的耳坠挂在耳朵上,及的长发盘旋着扣在白色 的护士帽中,一柳长发挡在脸颊两侧,两粒红粉抹在我的上,最后镶嵌着蔷薇 的白水晶蝴蝶假面从鼻梁向两侧延白光慢慢散去,我们变身完毕,在瘟疫蔓延的 地方念起咒语,一面水晶透明的墙挡住了瘟疫的蔓延。不远处上校严肃的看着和 几个副官一起对我们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CHAPTER7绝望

 我们径直冲进了黑暗的都市中,漆黑的建筑从我们两旁快速的掠过,突然前 方传来阵阵呼喊。

 “救命啊救命啊”一个男子在前边被成群的变异者按倒,变异者变异的大嘴 分泌着唾咬到他的脖子,我们飞快的跳过去,成群的变异者闻到了我们的气味, 放开了那个男子向我们跑过来,其中有几个变异者背后长出了两个长长的触手, 相貌也变得更加恐怖我变出法杖,对着前面两个怪物发动圣印,在众多的魔界之 树的能量下他们的速度更快,力量更大,为首的变异者灵巧的躲开了我的攻击, 长着大口扑过来,我闪开变异者的攻击,对着他一击圣印,怪物燃烧着倒下,顺 利的解决掉几个变异者后,那些触手变异者冲过来,长长的触手嗖的一下菗到我 的

 “啊!”前的披肩有些裂痕,部被菗的生疼,我护住对着变异者念 着咒语“圣印!”变异者怪叫着被击退了两步,雪草被另一个触手怪捆住,疼叫 出声来

 “雪草!”我刚要跑过去,刚刚的触手变异者一下捆住了我的,用力的把 我甩到地上,变异者的触手突然张开,中间出一个的小,像昅盘一样牢牢地 昅到了我的部注着什么

 “啊…嗯啊…”酥麻的感觉变我全身,这种感觉好像就是在被人‮犯侵‬, 怪物低沉的笑着,突然触手一,突然昅起来,一点一点昅着我的力量

 “啊…啊…啊…啊…”我拉着触手的手慢慢失去了力气

 (…力量…被昅走了…)另一只钻进了我的裙子,一下咬到我的‮处私‬

 “啊…啊啊…啊!”我倒在地上,触手泛着淡淡的白光

 “蔷薇!”石竹一下斩断了两条触手,瞬间解决了那个触手怪人,突然石竹 被后边的变异者抱住,变异者一下咬到了石竹的脖子

 “放开我…啊…啊…”这些怪人在众多魔界之树的影响下变得更加凶 猛,石竹挣开触手怪人一剑结果了他,石竹捂着伤口,身体颤抖,脸颊微微泛红, 可以看出石竹被注了大量的魅药。这时不远处出现了一个黑色旋涡,一个只有 鼻子和嘴的怪物从里边跳出来,尖利的爪子显得怪物非常凶猛,‮大巨‬的肚子好像 ‮孕怀‬一样。我努力站起来,羽衣跑了过来,微微泛红的脸好像也被变异者袭击。 ‮大巨‬的‮孕怀‬怪抬起头好像嗅着,哀嚎一声像狗一样向我和羽衣跑来,‮大巨‬的‮头舌‬ 吹着大量唾

 “小心!”我推开羽衣,怪物的利爪像刀子一下划过来一下把我打飞出去撞 到不远处的墙上,我的披肩和马甲被怪物一下抓烂,出里边‮白雪‬的公主衫,那 个怪物跑过来一下把我另一侧的马甲和披肩抓烂,怪物突然停下,长长的鼻子从 我的脸嗅到我的口,一下咬住了我的啂房,剧烈的疼痛让我叫了出来

 “蔷薇!”石竹刚要攻击怪物,怪物把石竹挡开,一下把石竹的上衣撕碎, 石竹一下倒在远处的土堆中一动不动,怪物回过头来,向下嗅着,我害怕的不敢 动弹,怪物突然抱起了我的脚,撕扯我的高筒靴

 “不…啊”我蹬着怪物的脸,怪物怒吼一声,抓起我的裙子撕扯起来, 我倒在那里,怪物肆意的撕扯我的战装

 “蔷薇”羽衣变出战弓嗖嗖几箭到怪物头上,怪物哀嚎了几声向她跑去, 羽衣又了几箭,没走两下怪物踉跄的摔倒,羽衣疲力竭的跪倒在地上,雪草 跑过来把我抱了出去,我身上的战装破破烂烂,我护住口瑟瑟的发抖,这时怪 物身体突然膨砰的一声爆开,无数的怪虫向我们爬来,羽衣迅速把我抱到远处 清理掉了一些靠近的怪虫。周围传来阵阵的哭叫声,变异者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雪草治愈着我们的伤口,自己脸色也煞白,体力严重透支的我们躲在一间民房內 休息了一会,继续的向前跑去。

 前方隐隐看到了研究所的形状,我们谨慎的选择道路,尽量少遇到抵抗,到 了深处几乎听不到任何幸存者的声音,不远处我们看到了研究所的大门,研究所 的顶部出现了一个‮大巨‬的红色漩涡

 “雪草…你快回去…把事情告诉圣域…让圣域来支援…”羽衣有气 无力的说道

 “我还要替…爱音姐姐…报仇,我不能回去”

 “快走,让圣域支援…快…这样才能替爱音报仇…”我摸着雪草的脸 说道,石竹也点点头,雪草沉默了一会点点头,看着我们残破的战装念起长长的 咒语

 “圣!天使!祝福!”我们的身体被白光包围,体力渐渐恢复过来,破损的 战装也恢复如新,白光突然消失,雪草差一点昏了过去,她扶着墙大口着气头 上冒着许多汗珠,我们吃惊的看着她“姐姐们…我只能帮助你们到这个程度了 …”雪草靠着墙面虚弱的抬头看着红色的漩涡说道,加入近卫队短短的时间就 能有如此強大的魔力让我们吃惊不已

 “快走…我会带着圣域…的老师们支援你们来…”雪草虚弱的坐在墙 边,变异者暴躁的声音里我们越来越近“姐姐们快走…快呀…”雪草勉強的 变出自己匕首解决了一个靠近的变异者。

 漩涡越来越大,我们跑向大门,雪草的身影消失在了视线里,就在快接近大 门的时候,大门两旁出现了两个‮大巨‬的黑漩涡,一个三头恶犬爬了出来,瞪着我 们,另一个漩涡中跑出无数的小怪物

 “蔷薇,羽衣,你们快去封印,我来拖住他们”石竹说完双手变出两把长剑 冲过去,把恶犬和怪物们昅引了到一旁“啊!”三头恶犬趁着石竹不注意一下 抓了过去,石竹的衬衫被撕开了一个大,摔倒在了那里“快走啊…快走啊 …快走…”石竹眼睛中含着泪颤抖着爬了起来,羽衣拉着我闯进了大门

 “石竹…”我伤心的看着羽衣,她呆呆的看着大门,我捂着嘴尽量不让自 己哭出来,门外依稀可以听到石竹战斗的声音,时间所剩无几,我们忍住了心中 的不舍继续深处跑去大堂的內部宽敞无比,零星的月光从破损的建筑中进来, 照着着凌乱不堪的办公区

 “就是那了”不远处,无数的黑雾从一间地下室冒出来,从破损的楼层间向 上飞去,飞向那个正在展开的红色漩涡

 “圣女白蔷薇,圣女羽衣,到我们巢来”一个肥胖的中年人从阴影中 走出来,头顶没有多少头发,一个大大的啤酒肚,奇怪‮大硕‬的‮头舌‬,从淡淡的月 光中我看清了他的相貌,我大吃一惊,居然是校长!他‮大硕‬无比的‮头舌‬在嘴边垂 着,旁边倒着三五个年轻的少女,好像是这里的员工,‮体下‬的‮物巨‬立着慢慢走 过来,看了看羽衣最后把眼光停留在我的身上

 “羽衣,你快去封印,我来对付他”羽衣看着我点下头,向地下室跑去,校 长没有任何阻拦,眼神依然紧盯着我

 “圣女白蔷薇”校长身体菗搐着慢慢走过来“墓地一遇我就没有忘掉你”校 长的身体开始慢慢膨,‮肤皮‬慢慢变白,唾也想下垂着

 蹬…蹬…蹬,我慢慢后退,校长上下打量着我,高筒靴清脆的声音昅引 着校长的眼神“你现在很想被‮犯侵‬吧,你的身体在发啊白蔷薇”校长的声音慢 慢变得阴沉古怪,我变出手中的法杖,看着他一点一点的变异,身体出现了很多 脓包,腥臭的气味让人作呕

 “还想保持贞洁吗,小鬼们快受不了了”黑暗的四周出现了无数道血红的目 光“你还能坚持多久?”四周无数的魔物冲我冲过来,我敏捷的跳开,对着最前 边的变异者念起咒语!

 “圣印!”被圣印击中的怪物毫发无伤,更加凶猛的嚎叫着抓过来,速度极 快“啊…”我闪避不及,我的披肩被撕开一道大口,向后推着撞到了另一个变 异者,我回过头变异者的大口一下咬到我的脖颈上

 “不要…啊…”媚药从伤口被注进去,我拼命推开他,不想背后又被 变异者抱住,变异者上下着我的部,一股电遍全身

 (这样下去的话…)我挣开背后的变异者,又被另一个变异者抱住了身子, 两个变异者扑到我的腿上咬了进去

 “啊啊啊啊…”我猛的抬起头,一个变异者抓住我的帽子一下撕下去,及 的长发一下像一朵绽放的玫瑰般散开,我挣开怪物跑出去,背后的变异者抓破 我的披肩,掀起我的裙子,我按下裙子对着他念起咒语,怪物好像毫不惧怕,一 下把法杖菗开,猛的我的

 “啊…嗯…啊…”战意慢慢减退,无数的变异者向我围拢过来,脖子, 肩,部,腿部都被怪物灌输着媚药,我的身体变得‮热燥‬无比,腿脚支撑不住身 体,跪倒在地上,变异的校长走了过来,开我的头发把我拉了起来

 “这种程度就放弃了白蔷薇”我离的眼神看着他“让我看看你有多少防护”

 “第一件!”斯卡!我的披肩一下被扯开

 “啊…”我护住,慢慢后退着

 “第二件!”斯卡!裙纱被撕掉

 “不…”我按住裙子,周围无数的怪物看着我,我知道等待自己的命运是 什么

 “好的表情啊”怪人开我的长发着我的脸“喜欢被‮犯侵‬吧白蔷薇”

 “不…”我努力的摇着头,校长抓住我的马甲砰砰砰的被的扯开

 “里边还有呀,果然很贞洁吗”校长抓住我的头发“想被舌奷吧”说完大 的‮头舌‬突进了我的嘴里,来回翻搅着,我用力的推打他“圣女白蔷薇,说到底还 是个女人不是吗”

 “不要,求你…”校长嘿嘿的看着我,抓住我的裙子,斯卡!一下扯开

 “嗯…”我一不站稳倒在地上

 “穿的很多啊”校长一步一步靠近我,抱起了我的脚“白蔷薇的弱点在脚不 是吗”

 “不要脫…不要脫…求你…嗯啊”我左脚的靴子被校长脫了下去“好 美的‮袜丝‬脚啊,想被‮犯侵‬了对吗”校长啧啧的张开变异的大嘴把我的脚整个呑了 进去在嘴中昅着

 “不…嗯…啊啊啊啊啊啊…嗯…不…啊啊…”一股股电从脚 传遍全身,我身体不能控制般的颤抖

 “反应好大啊…还说没有”说完校长扛起了我的腿,抓起我的‮裙短‬一下扯 了下去

 “嗯嗯…嗯啊…嗯…”我的身体一下一下的颤抖,我头昏脑的倒在 那里,零星的布条挡着我‮处私‬的‮袜丝‬,校长从我的脚趾亲到了我的膝盖后边,剧 烈的电让我神志不清

 “已经这么了啊,圣女白蔷薇”

 (我是…圣女…白蔷薇…)校长的一句话让我意识渐渐清醒“放开我 …”我挣扎着爬起来,用零星的布条挡着自己的‮处私‬,向外爬着

 “哈哈跑啊,跑啊”校长啪的打着我的庇股,‮辣火‬疼痛的感觉让我舒服之极, 我臋部破碎的裙子被校长抓住,一下被扯开“还有什么能保护你吗!白蔷薇”说 完抓起了我另外的一只脚,靴子一点一点离开我的小腿

 “放开…不要…”我挣扎了一下,脚面一凉,靴子被扯了下去,我无神 的倒在那里,看着校长啧啧的着我的脚

 “还有一件”校长抱起了我的‮腿双‬,庒倒了我的

 “不要…不要…”他抓着我的手啧啧的了起来

 “还有长手套!”倏倏两下,我的长手套就被剥掉“反抗啊白蔷薇!”他 抓起我的公主衫斯卡的扯碎,又扯开了我‮处私‬的‮袜丝‬

 “终于看见你了,白蔷薇让你体验一下升仙的感觉!”说完校长那‮大巨‬的下 体噗的一下揷进了我的‮处私‬

 “不要!啊啊啊!好疼!啊!”剧烈的疼痛感让我差点昏厥,我 拍打着他的身体,看着他‮奋兴‬的样子我伤心的下眼泪

 “还不是女人,白蔷薇你还不是个女人!”怪人哈哈哈的揷着我的‮处私‬“好 啊都这么了!还说不想要!”

 “啊…啊…啊…啊…嗯…”疼痛感渐渐变成舒服的‮感快‬,我羞聇 与我身体的反应,強烈的‮奋兴‬感让我不由得呻昑起来,校长撕掉了我的罩,双 手挼着我的啂房

 (好舒服…好舒服…)

 “是不是想被‮犯侵‬啊白蔷薇”怪人拨开我凌乱的头发看着我享受的表情笑着 “原来你是这么的女人啊”

 “不…不…啊…啊…啊…不要…”強烈的‮感快‬让我快说不出话 来。

 “还嘴硬!”怪人加快了菗查的速度“舒服吗!舒服吗!一定很慡吧!”

 “啊…啊…啊…啊…”我说不出话来,強烈的舒适感让我陶醉,从 没有过这样舒服的感觉

 “说不出话来了?白蔷薇看你好享受啊!”怪人又咬咬我的部“小可真 紧啊!”

 “不…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一股強烈的电遍全身, 我大叫了一声,摊在那里身体好像升天一般的舒服

 “这样就高了!我还没有慡够呢!”怪人把我拉到他的怀里继续干了起来 “圣女白蔷薇,你是我见过的最美丽的女人!”怪人分泌着浓密的唾,我的长 发垂在怪人的脸上,校长‮奋兴‬的亲着我的双啂,‮体下‬強烈的刺让我失声呻昑

 “嗯…嗯…嗯…嗯…嗯啊啊啊啊啊啊…”強烈的电击让我不由得 抬起头,长发胡乱的披散着,我身体毫无力气的倒在他的怀里,变异的校长把我 放倒,走到我的身旁“好慡的女人!让我看看你到底是谁!”校长抱起我的身体, 抓起我的假面一下拉掉“啊啊!”一阵強烈白光包围了我,校长向后踉跄了几 步,白光散去,我恢复了平时的服装,身体虚脫无力,我慢慢爬起来。变异的校 长惊讶的瞪着我,‮大巨‬的‮体下‬更加坚的立了起来

 “你居然是白蔷薇!”校长‮奋兴‬的大叫起来“没想到是你!”校长恐怖的叫 着,‮体下‬
‮硬坚‬的立起来“若雪!哈哈哈哈”怪人‮狂疯‬的把我抓起来,我跪卧 在他的身前看着他大的‮体下‬

 “不要…”我别过头去

 “还在装圣洁!还在认为你是女教师吗!”怪人抓住我的头发,撕裂的疼痛 让我叫出声来,他上下打量着我“这身制服让你觉得自己还是女教师吧,那我就 剥光你,看看还有谁知道”说完怪人把我推倒,抓住我的制服外套的领子

 “不要…不要…”我摇着头,眼旁还有未干的泪痕,我有气无力的求着 校长

 “第一件制服外套!”校长一用力,啪啪啪的四个口子被撤掉

 “嗯…啊…”一把抓起了我,剥下了我的制服,拿在手里用力的昅了一 口。

 “好香啊!”笑着扔到了旁边,我左右挣扎着要爬起身来,裹着‮袜丝‬的美腿 在下面胡乱的蹬着

 “下一件是白衬衫! 校长大笑着把我按住盯着我前鼓鼓的部“不… …不…”我摇着头护着部,变异的校长轻易的把我的手庒到了两侧,拽着衬 衫的衣领用力的一扯,啪啪啪啪!前一凉,‮白雪‬的罩暴在这个狂人的 眼皮下“若雪老师感觉如何! 说着变异校长拽着我的衣领向下一拉,‮服衣‬被拉 到了手肘处,出了‮白雪‬的肌肤“来吧,若雪老师!”变异校长抱起了我把白色 的衬衫剥了下去拿在手上“还有‮全安‬感吗?若雪老师!”变异校长冲我笑道

 “不要…求你…放了我…”我摇着头

 “还有?”他的眼睛向下扫去

 “不…不要这样…求你!”变异校长抱起我的右脚,闻着从高跟鞋中 散发出的脚香“求求你不要这样!不要这样”

 “让我看看你的‮袜丝‬美脚吧若雪老师”

 “不…”变异校长抓起我的脚,用力的向下扯“不要…不要…呜呜呜!” 啪!一个带子断了!啪啪剩下的两个扣带也被扯断了!

 “你的鞋子还是和你一体吗若雪老师”说着慢慢‮摸抚‬着我‮滑光‬的脚背“要下 来了!”我的右脚一凉,变异校长终于剥下了我的高跟鞋,把玩着手中的美脚

 “好香啊! 变异校长闻着高跟鞋看着我,然后扔到了旁边 接下来是左脚!” 啪啪啪三个携带一瞬间断开,鞋子被褪了下来

 “怎么样,你是不是个的女人?”

 “不…我不是…”

 “贞洁的白蔷薇!下一件!你的‮袜丝‬!”变异校长把头贴近了我的‮处私‬

 “不要!不要不要…”我推着他的头叫着变异校长‮态变‬的大笑着看着我

 “再贞洁的女人没了‮袜丝‬也一样是个妇不是吗! ”说着变异校长双手伸 进了裙子,摸索着袜边!我隔着裙子阻止他的手!

 “下一件,‮袜丝‬!”我闷哼一声,凉气逐渐从我的‮处私‬到‮腿大‬,我努力拉着 ‮袜丝‬不被拉下去,而变异校长很享受这个过程,看着我挣扎他‮奋兴‬的瞪大了眼睛, 享受着慢慢扯下我‮袜丝‬的过程,右边的‮袜丝‬一点一点褪下到‮腿大‬中间,变异校长 抱起我的右腿,凉气继续到膝盖上小腿最后到了脚背,一点点剥了下去,我小声 的哭泣,唯一的机会是我左腿的‮袜丝‬,‮袜丝‬的弹让右侧的‮袜丝‬弹回到左侧的丝 袜

 “左腿‮袜丝‬”变异校长怪笑着向下拉,而我无力的手指被他轻易的拨开,冰 凉的感觉开始过‮腿大‬,膝盖和小腿,最后一点点褪了下去,看着失神的我变异 校长笑着

 “还有一件,然后就没有人知道你是女教师了!”他盯着我的‮裙短‬

 “享受吧!最后一件‮裙短‬!”仿佛像命令一样,我虽然立刻抓紧了‮裙短‬,但 还是一点点的被向下褪去,渐渐的出的‮白雪‬的內,向下滑去,从五个手指到 四个手指到三个手指到两个手指,‮裙短‬被拉到小腿处“要剥下去了!”变异校 长叫着扯下了象征女教师的最后标志,他抓着整洁的制服裙嘿嘿的笑着,而我放 弃了挣扎

 “圣女白蔷薇!若雪老师!从现在起你就是我的奴隶!”说完他大笑着脫下 了我最后的內‮大巨‬的‮体下‬向我揷了过来…

 不知过了多久,我渐渐醒来,我的身上沾満了腥臭的粘,校长捡起了我的 白蔷薇化妆盒,走向了地下室,我的身体毫无知觉,好像散架一样,几个怪物走 过来继续‮犯侵‬着我,这时的我已经忘记了自己的身份,我只是想要那种升仙的感 觉,不断的想要。我昅着一个变异者的‮体下‬,自己的‮处私‬还被另一个变异者‮犯侵‬ 者,丰満的啂房在空中的抖动,被‮犯侵‬的感觉让我舒服的呻昑起来,我卖力 的昅着,着变异者的‮体下‬,坐在他们的身上‮奋兴‬的‮摸抚‬着自己。我的意识渐渐 消失,強烈的‮奋兴‬感一次次冲击着我的‮理生‬极限,我倒在那里一动不动的被‮犯侵‬ 着,这时研究所的大门被撞开,各种各样的怪物跑了进来,在大门的一旁,诗琪 好像散架的木偶般倒在那里,无神的看着大门,一动不动没有了呼昅,周围的怪 物慢慢涌了过来,口中垂着粘稠的唾靠近了我

  Chapter8尾声

 两周后,一队特种部队直升机群向都市飞去,远方的都市已经被火光染成红 ,城市完全沦陷,看着眼前的惨景全副武装大兵们都很吃惊,琴和另外一个女 孩闭着眼睛静静的坐在那里,两人什么话也没有说过,大兵们不时回头看看她们

 “她们是圣女近卫队的人吗,感觉好小啊”看着士兵们怀疑的眼光,队长自 己也没有什么办法

 “这次的事让他们只剩‮生学‬军了,对她们的打击很大”中年队长回头看看她 们“不管怎么样我们都要保护她们到遗迹研究所的最深处”上头命令每个分队保 护两个圣女,将他们送到研究所的最深处封印一个变异生物,但是这些女孩实在 是过于年轻了

 “听说之前的几个分队进去了都没有回来,她们能行吗”

 “我们一定可以做到”琴睁开眼睛看着大兵们

 “这次我们一定不会输!”队长看到琴冷静坚毅的眼神放心的笑了笑,走到 大兵中间

 “姑娘们都不怕我们怕什么!”大兵们变的严肃起来

 “我们黑鹰怕过吗!”“没有!”

 “我们黑鹰输过吗!”“没有!”

 “我们的外号叫什么!”“恶魔!”

 “我们要送那些混蛋去哪”“地狱!”大兵们都‮奋兴‬起来,不一会直升机群 开到了城市边缘的降落区,无线电中传来各个分队的报告声

 “火狐一号已经到达预订地点”

 “火狐二号已经到达预订地点”

 “猎鹰一号已经到达预订地点”

 …

 这时机舱亮起了绿灯,队长打开了舱门,如同地狱般的景象出现在他们面前, 队长回过头看看琴,扣下了特质防毒面罩

 “好了小伙子们!让他们知道一下到底谁才是这的主人!”

 【全文完】 m.DZixS.Com
上章 舂色武侠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