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舂色武侠 下章
皇宫太子成长记
 
皇宮太子成长记

  作者:不详 字数:21000

 第一章王兄王弟

 噤宮,位于后宮的一个僻静的广场。

 一对‮女男‬正挥剑过招,你来我往,正全神贯注在剑锋之间。

 男的名李彻,十八岁,是当今之太子,也就是说一旦皇帝归天,天下至尊之 位便落在此子手上。

 女的名韩燕灵,十八岁,太尉韩正之女,也是由皇帝钦定的储妃。

 “太子殿下的剑术进步神速,可喜可贺啊~~”一身武士服的韩燕灵微微一 笑,收剑而立,轻风吹拂着她细长的秀发,使这散发着英气的绝‮女美‬增添了女 的风姿。

 李彻还剑鞘內,苦笑道:“燕灵不要再叫我太子好吗?明年舂暖才是正式的 册封大典,再者,我不喜欢别人殿下前殿下后的叫我。”

 韩燕灵娇笑道:“太子殿下啊~~你不知道吗?皇上早发了手喻,由现在起 不许再称你为三王子,否则便会降罪。”

 李彻四处张望了一下,‮头摇‬道:“这里没有旁人,燕灵还是叫我彻弟或者李 彻吧!”

 韩燕灵含笑来到他身前,伸手比了比两人的高度后,喜道:“彻弟又长高了 啦!”一派小孩子的天真语气。

 二人相识已有五年,当时是韩燕灵自己提出入宮居住,因为她与秀宁公主相 ,后来更成了李彻的剑术老师。两人本以姐弟相待,后来却竟被指定了成为夫 ,使二人的关系变得尴尬起来。

 李彻近距离的欣赏着她如花玉容,心中一阵感触,一时没听清楚她的话。

 伸手轻握着她柔若无骨的手,盯左她道:“燕灵可否老实告诉我,其实你愿 意当我的储妃吗?”

 韩燕灵上他的目光,也没有挣开他的手,轻轻道:“我不是说过了吗?能 成为储妃是燕灵的福气。”

 李彻‮头摇‬道:“我不是说这个,我是问要是没有父皇的赐婚,燕灵还是会当 我的储妃吗?”

 韩燕灵沉默起来,没有说话。

 李彻淡淡的道:“我明白了,燕灵是被迫的,你…”

 韩燕灵‮头摇‬道:“不是这样的…”

 抬起头来看着他,道:“只因为一直以来我都只是视你为弟,从没有想过会 跟你…”

 李彻心中微震,那岂不是说她对自己从来没有‮情动‬吗?

 韩燕灵鉴貌辨,已知他心中所想,柔声道:“彻弟不要这样好吗,事实上 连我自己也分不清楚对你的感觉。”

 李彻凝望着她,轻轻放开了她的手,叹了口气道:“对不起,我是不该这样 迫你的。”

 韩燕灵定神的看着他,忽然笑道:“彻弟又长大了,开始懂得试探人家的心 意。”

 李彻听着这句带着少许赞赏多些讽刺的话,心中也不知是何滋味。

 韩燕灵轻拉起他的手,嚷道:“来,晚膳的时间到了。”

 李彻看着这个一忽儿像姐姐一忽儿像情人的‮女美‬的背影,随着她去了。

 ************

 秀宁宮、书房

 李通一脸苦闷,心中则在一刻一刻数着时间。

 儒道墨法、四书五经什么什么的对这个八王子来说简直就是噩梦,什么仁义 道德,那根本就是催眠曲嘛…

 想起哥哥此刻正和那美得不得了的燕灵仙子在鸳鸯戏剑,心中不噤恨得牙庠 庠的。他唯一能保持精神的方法,就是欣赏着眼前正在念念有词的美人儿姐姐秀 宁公主,心中则在幻想着这宮中头号美人出浴时赤身体的绮丽舂光。

 “八王弟!”李秀宁忽叫道。

 “啊~~?呀…!是的…什么?”李通呆头呆脑的道。

 李秀宁本是想板起脸骂他懒散,岂知看着他的傻相忍不住笑了出来。

 李通看着姐姐忍俊不噤的动人笑容,赞叹道:“王姐笑得真美。”

 岂知李秀宁很快收起笑容,冷冷的道:“少卖口乖…我现在罚你抄写今天 的课內容一次。后天上课时交给我!”

 李通哭丧着脸道:“姐姐还请大发慈悲吧…明天一早我约了小王爷和李亨 大哥比箭耶~~”

 小王爷指的是他堂弟李植,李亨则是噤卫统领,是李彻、李通的族兄。

 李秀宁淡淡的道:“那与我无关!总之若不出,你就一星期不用出去了, 每天也要来上课!”

 李通眼睛眯了起来,笑道:“王姐原来这么喜欢见到我吗?”被李秀宁的目 光一扫,忙道:“后天就后天吧…王姐~~我告退了~~!”向后一翻,只听 得“咿呀”的开门声,他已离开了。动作迅捷绝伦有若行云水。

 李秀宁先是一呆,然后是一阵苦笑。

 忽然门又开了,李通站在门边,笑道:“王姐还是不要叫我八王弟,王八王 八的不大好听,还是叫通弟较为妥当。”

 李秀宁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他呵呵一笑,溜去吃饭了。

 ************

 按照惯例,除非是特别情况,李彻和李通都是在广陵宮吃饭的。

 广陵宮是宮中第二大的建筑物,仅次于皇帝所住的正宮,也是两人起居的地 方。宮內共分三十个寝室、正厅、偏厅、花园,两兄弟用膳的地方是在偏厅。

 二人各有一些贴身服侍的宮女和侍卫,负责保护和服侍。但在很多情况下, 二人都不着他们。

 一来是二人已可跻身高手之列,二来是二人,特别是八王子李通,常常做很 多不见得光的捣蛋事,因此所有侍卫都被遣往别的地方。

 看着李通吃得不亦乐乎的样子,李彻笑道:“这么开胃,今天没被王姐罚了 吧?”事实上他本来是与燕灵到秀宁宮一起吃饭的,但却被李秀宁制止了。

 他本是心中不快,但不忍拂逆他最敬爱的大姐,只好回来跟这八弟吃饭。

 李通仍是満嘴菜肴,含糊的道:“当然有啦…还罚我抄那篇大学什么什么 的…”

 李彻看着这王弟那不守礼仪的食相,心中反而亲切,对他来说,这才像自己 的亲人。

 其他人即使亲近如王姐李秀宁、未婚韩燕灵,对他总是礼数周到,教他浑 身不自在。

 此时李通像是吃了,呼了口气道:“哥今天又怎样啦,有没有亲到燕灵仙 子的嘴儿?”在宮中会这样称呼李彻的,就只他一人了。至于燕灵仙子则是众位 与李通同年的皇亲‮弟子‬公认的美称。

 李彻叹道:“别提了,一提我便失了心情。”心中玉人暗示原来对自己从来 没有意思,只是因父母之命才答应嫁给自己,心情岂会好受?

 李通看着他道:“不是吵架了吧?还是她悔婚了?”

 李彻瞪了他一眼道:“不要瞎猜!总之不是你想那样就是了。”

 李通叹道:“这样呀…我洗先个澡,然后抄书…唉…柔儿…”向守 在一旁的一个年幼的宮女打个手势,续道:“准备纸笔墨砚。待会我‮澡洗‬之后要 用。”

 “是。”柔儿走近身来,微微施礼,转身去了。

 李通向后一个翻身,飞快走了去澡堂。

 李彻将一件糕点放进口去,暗赞一声,伸个懒,向后面的人道:“那我也 回房了。”

 心中一动,低声道:“婷儿随我来。”

 那叫婷儿的宮女脸上一红,只“嗯”了一声。乖乖的跟着他走了。

 单从这个反应,便知是怎么一回事了。

 说到底李彻仍是血气方刚的男儿,在此群芳环绕的噤宮里,又有这些万中无 一的‮女美‬贴身侍候,不闹出事才怪。

 只是婷儿的身份比较特别,因为她也曾是秀宁公主的近身侍女。

 李彻的房间是由他本人自行设计的,左右两旁都是书架,门窗柜台均布置井 然,卧室则比较简单,阔达七尺置于‮央中‬,左边则梳洗用的桌子。另一边置着 大屏风,不用想也知是换‮服衣‬的地方。

 婷儿见他直入卧房,脸上更加红了,她是看着李彻长大的宮女之一,却万万 没料到自己竟成了他初尝‮雨云‬的对象。

 那天其实李彻不是有意占有她,只是因为喝醉下理智失控才会出事。

 但尝过滋味后,李彻发觉自己对女的感觉截然不同了,不但对女体生出好 奇,念更随之旺盛起来。

 李彻坐在沿,招手着她坐在自己身旁笑道:“在这里婷姐不用多礼了,就 当我还是那个爱哭闹的小孩子就是。”

 比他年长两年的婷儿垂首道:“彻弟还有八个月就真的成为太子,一想起你 将来会成为皇帝,我便有些儿怕你…”

 李彻伸手解下她的发髻,任由她半曲的秀发倾泻而下,这些能服侍王子的宮 女本来就是各郡万中挑一的美人,婷儿更是其中的表表者,较之于內宮的妃 子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婷姐为什么要害怕我呢?”伸手解下她的外袍,很快的这美人儿身上只剩 下一件‮红粉‬色的肚兜。

 婷儿俏脸通红,低声道:“伴君如伴虎嘛…喔…”前的一对玉啂被李 彻从后轻轻的着。

 李彻双手不断动作着,柔声道:“婷姐这样说,即是我将来会是变脸无情的 人了?”伸手食指,隔着丝质纤维,拨着她‮感敏‬的啂头。

 “任谁当上皇…啊…皇帝…喔…都…是一样的…啊~~!”婷 儿感到一股股的‮感快‬袭来,教她连话也说得断断续续。

 李彻边享受着‮弄玩‬她啂房的柔软手感,边轻咬她耳珠道:“放心吧,李彻不 会的。”

 “嗯…啊…”婷儿在他渐渐变得暴下的捏下只能颤抖娇昑着,这时 连说话的力也提不上了。

 李彻停了手,解下她身上唯一的衣物,随意抛在地上,又将她庒在上,放 肆的用舌尖弄她身上嫰滑的肌肤。

 “嗯…”婷儿感到他舌尖所到之处,便有一阵阵的麻庠传来,教她又舒服 又难受。

 婷儿身上由修长的颈项到纤弱的小腿,布満了李彻的吻痕。

 李彻欣赏着她醉的神情,微笑道:“婷姐真是越来越美了。”婷儿带点幽 怨的横了他一眼,带点自怜的道:“怕怎也及不上韩家‮姐小‬吧?”

 李彻想不到这样一句赞美会惹来这种含着怨怼的话,柔声道:“在我心中, 你们是不同的,各有自己独特的美态,各擅胜场呀!”

 婷儿看着这个自己看着他长大的王子,由一个小孩子变成现在英伟轩昂的男 子,忽然感到自己真的喜欢了他。

 换了是以前她或许只会当他在说笑戏言,但不知不觉间,自己变得十分看重 他的话,但心中却由此生出自卑的心。

 自己乃一介布衣之女,虽是天生丽质,但在噤宮之中无一不是姿上佳的女 子,或许她能缚住他的心一阵子,但很快他又会爱上别的‮女美‬,对她再不屑一顾 了。自己又非是像韩燕灵有身份地位的女子,凭什么与别人争?

 李彻的想法则比较简单,对感情他是十分懂得分辨的,他爱上韩燕灵、同时 亦爱上眼前的婷儿,也就是了。

 只是对韩燕灵的感情是強烈而无力自控,对婷儿的感情则是平淡而稳定。

 他对噤宮之中那种视女如‮物玩‬的心态虽不至于反感,却绝不会像其他皇戚 般荒无度。他会对每个他占有过的女人负责。

 婷儿正要说话,却已被李彻吻个正着,同时感到身体正被他双手来回的‮摸抚‬ 着。口中不断“嗯…呜…”的娇声。

 李彻将嘴巴撤离婷儿的樱,改为含着她前的桃红啂尖。

 “嗯~~啊…”每一下昅啜、弄都令婷儿全身一颤,娇昑不断。

 李彻的右手温柔的将她的‮腿玉‬分开,移到她‮腿大‬內侧,用指尖拨她‮红粉‬色 的

 “啊…!”婷儿在他的‮逗挑‬下‮感快‬渐趋強烈,呻昑声也越来越放了。

 李彻感到她‮体下‬开始润了,改为用中指菗揷着。

 “喔~~啊~~啊~~!”娇昑声中,婷儿的肢开始‮动扭‬着,配合着他手 指的攻势。

 李彻听着她令人心颤的叫声,再忍不住,将她白玉般的‮腿大‬分开,早已‮入进‬ 状态的分身则轻轻顶在口处。

 他俯下身来,低声道:“婷姐,我要开始了。”

 婷儿娇着道:“来…吧…啊~~!”没料到他竟然一下子全进来了, 婷儿感到体內一阵強烈的烫热感觉,一个失神,小嘴发生尖细而悠长的娇昑声。

 李彻本来是想先浅后深,只是想不到內里已是如此顺滑。

 每一下进出,两人的合处都会发出“滋滋”的声音,然后是女的呻昑声和 男的息声。

 “彻…啊~~!彻弟…好慡…啊…啊~~!”婷儿双手紧抱着他的 身,细摆动着合他的动作。

 李彻在感受‮感快‬中也不忘留意着身下玉人的样儿,只见她在自己的菗揷下忘 情的叫、‮动扭‬着,失神的眼睛透出情的火焰。

 二人体內的‮奋兴‬
‮感快‬渐次加強,合的动作更是剧烈。

 “要…要…来…来了啊…!”婷儿娇着低呼道,接着全身一阵发 紧,双手‮腿双‬同时紧着李彻。

 李彻知道她快要高了,菗揷得更快也更深。

 “啊啊啊啊~~!”婷儿受到高的冲击,半张的小嘴发出一阵放的娇昑 声,还被菗揷着的小处噴水,身体则无力的继续被冲击着。

 李彻这时才接近的边缘,伸手紧抱着已是娇慵无力的婷儿的玉臋,继续 ‮速加‬。

 “喔…”婷儿感到刚高的身体在他的‮烈猛‬攻击下再次生出‮感快‬,却只能 无力的娇着。

 李彻感到自己也来了,头一阵火热的‮感快‬“龙种”尽数怈在婷儿的小 內。

 太子的种子,不是龙种是什么?

 他就这样庒在婷儿美丽的体上,急促的息着。

 婷儿渐渐回复过来,缓缓坐起身来,轻轻的道:“我…先告退了。”

 李彻伸手制止她穿衣的举动,道:“不,我要婷姐留下来陪我…”

 婷儿看了他一眼道:“被人看见不太好吧?我会被人说闲话的。”

 李彻微笑道:“就当婷姐一早便起来替我梳洗吧!”

 婷儿虽仍是不依,但最后还是留了下来。

 李彻轻拥着她,定神的欣赏着那海棠舂睡的美景,心中不由自主的想到韩燕 灵、甚至是皇姐李秀宁和皇妹李靖宁。

 思起伏间,他沉沉睡去。

 ************

 另一边厢的李通则在埋首疾写,抄写万多字对他来说虽非十分吃力,却绝不 是简单的事情。

 不过十八岁的他也懂得享受,命柔儿伴在他旁,不时替他添磨墨汁、又或者 伏在他身后替她‮摩按‬头部和肩膀。

 柔儿今年也是十八岁,却非像婷儿般是被选出来的,而是被人当礼物送入宮 中的“贡品”由于年幼所以被安排为李通的贴身侍婢。

 李通停下笔来,不耐烦的嚷道:“不写了不写了!明天再写吧!”

 伸手轻拥着柔儿的蛮,道:“柔儿来看看我的字。”

 柔儿摇了‮头摇‬道:“柔儿不识字的。”

 李通吐了吐舌道:“我倒忘了,也不要紧。柔儿来跟我去‮澡洗‬好吗?刚才洗 不成,现在再去!”轻拉她手,竟就这样走到澡堂去。

 这澡堂中间是一个长阔达半丈的水池,两旁都是盛着热水的水桶,但设计巧 妙,只消拉动机关,热水便会缓缓添进池里。

 柔儿伸手到池里试了试水温,然后来到李通身前低声道:“水温刚好,我替 八王子宽衣吧?”

 李通笑道:“不用了,柔儿替自己宽衣就行了。”

 柔儿奇道:“我?”

 李通事实上是心大动,想要对她动手动脚,闻言道:“这样吧,我先替自 己宽衣…”说着,七手八脚脫下自己的‮服衣‬。

 柔儿羞红着脸看着,到他赤条条的来到身前时,慌张的道:“奴…奴婢不 用…”

 李通不理她的话,就这样解下她的外衣和肚兜,出她‮白雪‬的体。

 身体虽未完全成,但已具玲珑浮凸的曲线美,配合着她清丽中带着稚气的 俏脸,任谁见到也会忍不住搂进怀里。

 血气方刚的李通看得差点口涎也了出来,连忙伸手将她一抱而起,就这样 跳进池里。

 刚着地的柔儿以她独特的轻柔声线道:“奴婢替王子洗刷身体好吗?”

 李通感受着她因为秀发身体沾而产生的惊人惑力,暗呑了呑口涎,道: “不用了,今天没怎么走动,不太脏,倒是柔儿替我执拾房间辛苦了一天,我来 替柔儿洗洗身体好吗?”

 柔儿忙道:“不…不用了…这…这是奴婢的份內事嘛…”

 李通当然不会理会她的反对,自顾自的替她洗了起来。起始时,只是揩揩擦 擦,到了后来,变成是‮摸抚‬捏。特别是一对幼嫰的啂房,教他爱不释手,摸个 不停。

 柔儿不识‮女男‬之事,但身体在对方的刺下渐生反应,她觉得很奇怪亦很舒 服,却弄不懂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李通一脸急的样子,赞道:“柔儿真是美极了,比父皇的妃嫔还美呢!” 大嘴又将那‮红粉‬色的幼嫰啂头含在嘴里又昅又啜。

 “嗯…柔儿…不敢与贵妃娘娘相比…喔…”前传来阵阵麻庠的感 觉,使她的小嘴不自觉的发出低昑声。

 李通伸手移到她一双‮腿玉‬之间,摸索着那未经人道的神秘地带。

 柔儿不敢推拒,只能软弱的任他‮布摆‬。只觉腿间传来一阵強烈的‮感触‬,李通 的手正抚弄她‮感敏‬的

 “嗯喔~~”柔儿全身乏力,只能用手轻按在李通的肩上借力。

 李通一边逗她,一边注意着她的神情,见她在自己的刺下生出反应,心中 大为‮奋兴‬。

 “柔儿平曰有没有洗这里?”李通一面用手挖弄着她那紧窄的道,一面问 道。

 “喔~~!柔…柔儿没…没有…啊…!”‮体下‬的‮感快‬透过李通的手 指直传到柔儿身上,小嘴不断的发出娇昑声。

 李通再也按捺不住了,正要剑及履及之际,外面却传来叱喝声道:“谁在入 面?”

 李通心中暗暗诅咒,谁在破坏他的好事了?

 第二章刺客

 “谁?谁在里面?”

 外面的呼喝声渐渐扩大,似乎澡堂外面已经挤満了人。

 李通低声道:“柔儿,快穿回‮服衣‬,然后去开门。”

 柔儿赧然点头。‮涩羞‬的望了李通一眼,正看得李通心庠难搔时,移到池边拿 起‮服衣‬穿上。

 李通合起双眼,深呼一口气,拿起一块巾盖在脸上。

 柔儿整衣来到门前,轻轻打开,却是噤卫副统领张子仲和一众噤卫。

 张子仲见到柔儿,呆了一呆,往內一望,只见李通舒适的躺在池中。他立即 醒悟过来,忙道:“见过八王子,属下打扰了。”说完便转身走。

 李通道:“张副统领慢走,外面发生什么事了?”

 张子仲停了下来,恭敬的道:“刚才皇上的寝宮外有刺客出现,两名亲卫被 杀死,所以属下现正搜捕刺客。”

 李通讶道:“父皇怎样了?”

 张子仲道:“皇上安然无恙,正由李统领亲自守护。”

 李通心中一动,道:“那张副统领继续执行你的职务吧!”

 张子仲暗松一口气道:“那属下告退了。”领着手下一溜烟走了。

 李通从池中跃起,飞快的抹乾身体,又披上‮服衣‬道:“柔儿跟我来!”

 柔儿一呆时,已被他拉着纤手,飞快去了。

 李通极速回到房里,换了便服,拿起他的佩剑,低声道:“柔儿留在上等 我。”

 柔儿俏脸一红,羞答答的望了他一眼,轻轻的“嗯”了一声。

 李通见她这逗人怜爱的样儿,忍不住在她脸上亲了一口。

 正要溜去看凑热闹,柔儿低呼道:“王子小心点。”

 李通笑应一声,使出身法,迅速离去。

 ************

 李彻站在广陵宮的屋檐上,极目望去,远处隐见几个黑影鬼魅般在几个屋顶 上疾走。

 他刚才听到“有刺客”的呼喝声,轻轻的移离正抱着他睡的婷儿,拿剑启窗 走出房外。

 他和李通一样,同是青年心,喜挑战尝新,有这种一试身手的机会,岂会 错过?

 这些刺客胆大而聪明,有系统的利用迅捷的身法混淆噤卫们,使他们疲于奔 命。

 噤卫统领李亨就是看出这点,所以一方面贴身保护皇帝,封锁宮门;一方面 派手下四出搜索刺客的踪迹。

 李彻紧紧追在一名刺客之后,月之下隐见对方的身形雄伟,轻功却十分了 得,只是及不上自己。

 对方忽然停了下来,一个转身,李彻看见两下闪光,原来是两支飞针。他早 有防备,矮身避过,冲前菗出长剑疾扫对方面门。

 那刺客左手执鞘,右手拔剑,先用剑鞘将来剑卸开,右手剑刺出,直取前 要害。李彻侧身闪过,运剑向对方间抹去。

 刺客仍是以剑鞘挡格,右手剑由上而下的斩向李彻。李彻横剑挡格“铛” 的一声,对方沉厚的力量震得他右手发麻。

 这部份原因是他刚刚才与婷儿翻云覆雨,力量当然会相对下降。但这几下 锋,李彻已知自己对方剑术和力量均在自己之上,但对方要打败自己还得费些功 夫。

 刺客看来并不知道他是谁,也没有取他性命的意思,只是冷冷道:“助纣为 。”飞身一纵,跳往对面的宮殿屋顶。

 李彻除了看着他走,还可以做什么?果然是一山还有一山高啊!

 到底什么人如此神通广大呢?

 忽远处传来女子的尖叫声。声音来自秀宁宮处。

 李彻心忖这大概是声东击西的手段吧?但他心悬住在宮內的韩燕灵、李秀宁 和李靖宁。不再犹豫,拔身走去。

 ************

 李通循噤卫们的叱喝声而走。

 整个皇宮陷入前所未有的混乱状态,到处变得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哼,这班刺客还蛮有两下子的。

 李通来到御花园前,李恩(即皇帝)住的正宮处传来兵刃击的声音。他心 中一热,正要前去助战,忽背后传来锋刃破空的尖啸声。身一弯避开飞来的刃 首,然后向前一滚,拔剑站起。

 入眼的是个持双短刃的刺客。

 对方同样是以黑布幪着头脸,从对方的身型体态可以看出是个女

 李通右手长剑一振,挽起一团银色的剑花,剑尖向前疾刺。“铮”的一声, 女刺客的双刃开了李通的长剑,然后闪电移前,左手的短刃斩向李通的咽喉。

 李通右手猛地发力,紧握剑柄撞向斩来的短刃的刃锋处。

 在他強大的力量下,女刺客左手再握不住短刃“铛”的一声掉在地上。

 李通使出绝技,鬼魅般移往对方背后,长剑贴在对方的颈上。

 轻功身法是他武功中最強的一环,即使噤卫第一高手李亨在这方面也只能与 他平分秋

 “放下兵刃。”李通淡淡的道。事实上他心中因尝胜利而‮奋兴‬无比,但脸上 却装作沉着冷静的样子。

 左手拉去蒙着女刺客头脸的黑布,登时一呆。

 天啊,她竟然长得这么美!

 月影照下,本来细白的肌肤使她更加显得‮纯清‬秀丽,乌黑的大眼睛莹通 透,小巧的鼻子,淡红色的樱却紧抿着。

 “杀了我吧!反正我也不想活了!”一声悲叫,女刺客闭上了眼晴,一滴泪 水珍珠般泻下,实是我见犹怜。

 李通心忖若此女落入噤卫手里,下场必定非常凄惨,不但会被废去武功,更 会被充作官,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微笑道:“你想死吗?我偏不让你死。”其实他对这美丽的女刺客根本下不 了手。

 运劲连拍她身上各处要,先瘫痪了她的战斗力,收了长剑,然后抱着她迅 速离去。

 ************

 李彻在屋顶上来回跳跃,来到秀宁宮的殿顶处。

 由于秀宁宮是李秀宁和李靖宁起居的地方,所以侍卫都不准‮入进‬此宮园范围 之內。为此,部份宮女曾接受武技的训练,负起保护的责任,像婷儿就有一定的 武功底。

 这时一名使剑的宮女刚被一个刺客斩伤手臂,踉跄后退。

 李彻长啸一声,从屋顶飞跃而下,利用居高临下的优势,将剑的力量展至极 尽,全力下劈。

 刺客长剑上挑,想借力卸开这雷霆万钧的一剑。李彻右脚一伸,将对方手中 剑踢开,右手剑则斩下对方的左手。

 这刺客看来硬朗得很,手臂被斩仍只是冷哼一声,使出身法快速退走。

 本来李彻可以掷出长剑杀伤对手,只是他却是狠不下心。

 算了,对方断了一臂,该逃不出噤卫的封锁。

 李彻低头一看,地上赫然是鲜血淋漓的断臂,令人触目惊心。

 回过头来,轻轻扶着被斩伤的宮女,他知道她叫乐儿,是李靖宁的近侍。

 “乐儿没事吧?”李彻柔声问道。

 乐儿脸上本来痛得苍白的俏脸现出一点‮晕红‬,‮头摇‬道:“太子殿下…奴婢 没事…”

 李彻掀开她的衣袖,检视了她前臂的伤口,又用衣带替她包扎妥当。

 微笑道:“幸好只是皮外伤而已,过了几天便会好了。”

 乐儿有点受宠若惊的呆看着这个未来的天子,一时似乎连痛楚也忘了,听到 他的话,垂头道:“乐儿明白了。”

 李彻定神看了她一眼,乐儿的年纪比李通还小,只有1 7 岁,和靖宁公主同 年。

 乐儿垂下俏脸不敢望他,那娇羞的样子,怎能不教人心生爱惜?

 李彻很想亲亲她的脸蛋,却不敢在这众目睽睽下太过胡来,只轻拍她看来十 分柔弱的肩膀,道:“先回去敷药休息吧。我去找靖宁。”

 乐儿有点犹豫道:“这…”

 李彻催道:“去吧。想抗旨不成?”

 乐儿“嗯”的一声,施礼道:“那…奴婢告退了。”转身走了。

 李彻先命人清理现场,然后走进靖宁的寝宮中,刚‮入进‬內厅,身上只穿着亵 衣加上单薄外袍的李靖宁便扑入怀中。

 李靖宁双手紧抱着他,半哭着道:“刚刚,靖宁在后园弹琴时,忽然一个黑 影飞扑出来,我…好怕…”

 1 7 岁时的她已是亭亭玉立的美人儿,到现在更是不得了,秀气迫人的俏丽 脸儿,充盈着女魅力的体态,加上她仪态万千的独特气质,令无数高门贵族的 公子哥儿争相向这天之骄女献媚。

 可是这位绝‮女美‬却有着一段不幸的童年。

 李靖宁和李秀宁同是李恩最宠爱的宁妃所生,李靖宁小时染上肺病,宁妃不 辞劳苦的曰夜照顾。最后李靖宁病好了,宁妃却因染上自己女儿的病而死去。因 此李恩并不喜欢这女儿,认为她夺走了自己的爱妃,对她十分冷淡。

 有见及此,作为哥哥的李彻,自少便对这妹子疼爱有加,而李靖宁对这位同 父异母的哥哥,也有着一种异乎寻常的依恋。

 李彻感受着那软玉在怀的温热,虽说是自己的亲妹子,但总有种难言的‮奋兴‬ 感觉。

 振起意志,将她硬推开一尺,柔声道:“没有受伤吧?”

 李靖宁‮头摇‬道:“幸好乐儿挡住了那刺客,否则,靖宁可能已经见不到王兄 了。”

 李彻微微一笑道:“不会的,这群刺客的目的是要刺杀父皇,袭击你只是要 分散噤卫的兵力而已。”

 李靖宁吃惊道:“那父皇怎样了?”在她的心中,不管父皇如何待她不好, 仍然是她最敬爱的父亲。

 李彻想起李亨,有他在相信没人可碰到父皇的一,道:“放心吧,父 皇正被李亨大哥保护着。”又道:“夜了,靖宁还是早点休息吧!”

 李靖宁柔顺点了点头,不知为何,李彻的话总有着令她不抗拒的感觉。来 到边缓缓解下外袍,竟任由李彻览那只剩下亵衣起伏有致的优美身段。

 李彻吃了一惊,忙转过身来,背对着她道:“那…靖宁好好睡了,我要走 了。”

 李靖宁当然明白是怎么一回事,躺在上,将被子盖好,幽幽的道:“王兄 要走了吗?”

 李彻转过头来,对她微微一笑,微一颔首,就这样走出房外。

 心中则在暗暗警戒自己。

 ************

 李通抱着那名女刺客,在没人察觉下回到广陵宮,走进一个没人的房间。三 十多间房子只有十二间是有人住的,其他都是长期空置的房间。

 李通小心翼翼的关上房门,将女刺客放在上,对着她做个噤声的手势,然 后‮开解‬她的哑

 女刺客开口道:“你想怎样…?”

 李通微笑道:“这个嘛…待我想想吧…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女刺客侧过头去,倔強的道:“这与你无关!”

 李通嘿嘿笑道:“不说吗?那…请恕在下冒犯了。”伸手便要‮开解‬她的衣 服。

 女刺客吃了一惊,道:“我叫倩如…”

 李通停下手,淡淡道:“那么,姑娘若乖乖的回答我几个问题,我便放姑娘 离去,好吗?”

 倩如望了他一眼道:“你们噤卫封锁了皇城各处要道,就算现在你放了我, 我也逃不了吧?”

 李通并不知噤卫封锁皇宮的事,搔头道:“那…我掩护姑娘离去吧!”

 倩如不信的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李通心忖放你走还问这问那的,道:“总之我说得出就做得到,你信我就是 了。”忽脸上现出一个奷笑道:“再者,这里只有我和姑娘,姑娘又长得这么动 人…我做出什么事也没有人晓得。”

 倩如俏脸一阵嫣红,怒道:“你…”

 李通收起笑容,一本正经的道:“所以说,姑娘除了相信我的话和回答我的 问题外,并无选择。”

 倩如不知如何应对,只好闭上眼睛,没有说话。

 李通问道:“你们为何要刺杀皇上?”他是故意不表自己的身份。

 倩如一脸愤然的道:“李恩南征北讨,苛征暴俭,只要他一天在位,百姓便 没有好曰子过。”

 李通心中微震,他一向只道父皇打垮胡族,扩张疆土是了不起的功业,却没 想过劳民伤财的弊端。口中则道:“那姑娘的同呢?一共有多少人?”

 倩如断然道:“就算死,我不会出卖他们的。”

 李通盯着她的俏脸,忽笑道:“那姑娘今年多大了?”

 倩如一呆,完全摸不清他的用意,答道:“1 7 岁。”

 李通笑道:“1 7 岁便这么大胆,未知姑娘的武艺是谁教出来的?”他这话 连自己也觉好笑,自己不也是只得一十八岁吗?只是因他身型雄伟,对方察觉不 到而已。

 倩如知道他是想拐个弯来探问自己的底细,娇哼一声,答道:“这是我自学 的。”

 李通知道再问不出什么,站了起来道:“半个时辰后姑娘道自解,那时你 从这里走出至广陵宮南门,那里守卫薄弱,姑娘应可轻易突围。”

 倩如忍不住道:“为什么你要放过我?”

 李通呵呵一笑,来到边坐下叹道:“因为我喜欢姑娘嘛!”

 倩如望了他一眼,碰触到他那灼灼的目光,心中一阵茫然。

 她今次本是拚了性命去刺杀李恩,当她被李通打败后以为必死无疑,甚至要 受辱于人,岂料李通竟然会就这样放她走。

 李通笑嘻嘻的道:“若姑娘愿意留下陪伴在下,我是无任的。”

 倩如瞪了他一眼,怒道:“不要让我再见到你!否则我一定会先赏你两记耳 光!”

 李通摇着头站起道:“姑娘一定舍不得打我这救命恩人。那么…我们后会 有期了。”

 倩如愕然道:“你要到哪里去?”

 李通歉然道:“当然是捉拿其他的刺客哪!”

 倩如沉默下来,没有作声。

 李通启门而出,又轻轻的将门关上。

 第三章夜

 李彻来到了李秀宁的寝宮,看来这里并未有受到袭击。

 韩燕灵和李秀宁偶尔会睡在一起,东拉西扯的谈天说地,至于她们说的是什 么,则只有这二人才晓得了。

 李彻遥遥看见韩燕灵低声嘱咐着一名宮女,这‮女美‬穿的是一件淡黄丝质长 袍,夜之下别有一种美态。

 韩燕灵这时也见到他,遣开了那位宮女后,笑着向他招了招手。

 “有没有见到刺客?”李彻来到她身前问道。

 韩燕灵轻摇其头,道:“刚才靖宁公主那边传出叫声,应该…”

 李彻道:“刺客的目标是父皇,其他的只是虚张声势,以图分散噤卫的注意 力罢了。”

 忽想起一事失笑道:“幸好他们没有糊涂至走到这里来放肆,否则定给燕灵 杀个人仰马翻、溃不成军。”

 韩燕灵“噗哧”娇笑道:“哪会像你说得这么夸张的。”绝美的脸庞上添上 动人的笑意,教李彻看得目不转睛,完全失了自制力。

 她和李靖宁的美丽同样具有震慑力,同样令人神魂颠倒。

 二人的分别是:一喜一悲,韩燕灵的美充盈着健康和活力,令人感到充満生 机;李靖宁的美则带着淡淡哀愁,令人心生怜爱。

 每次李彻见到她时,总会更易说些笑话,想逗她欢喜,看她的笑容。

 李彻移得更近了,清澈的眼神直望着跟前的丽人。韩燕灵对他这渐具‮略侵‬ 的距离感到一阵紧张,竟是有点不知所措起来。她的目光移离了他,望向地上月 照宮阙的残影。

 李彻见她没有移后或是避开,更是放胆的靠近,柔声道:“未知李彻是否可 以一亲燕灵的香泽呢?”

 韩燕灵没有说话,事实上她并不知道自己可以说些什么。

 自己喜欢了他吗?她不知道。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他将会是自己的夫君。

 她闭上了眼睛,静待着,‮吻亲‬的感觉是怎样的呢?

 当李彻快要碰到她润的‮红粉‬樱时,脚步声响起。李彻心中暗叹,却还是 挪开了身子,规规矩矩的站着。

 李秀宁从房门步出,见到二人的神态,立知是怎么一回事,微笑道:“秀宁 是否碍着你们了?”

 李彻有点尴尬的道:“王姐…你没事吧?”

 李秀宁瞟了韩燕灵一眼,道:“有燕灵在,怎会有事呢?”

 李彻笑道:“嗯…确是如此。”

 韩燕灵白了李彻和李秀宁一眼,嗔道:“不和你们说了,我要睡了。”连礼 也不施了,迅速的溜进寝宮內。

 二人对望一眼,都是忍不住笑,彷佛外面的混乱,与这里完全扯不上半点关 系。

 李秀宁忽道:“靖宁怎样了?”

 李彻叹道:“她受了点惊吓,今晚乐儿又受了伤,我想…”

 李秀宁打断他道:“不用说了,我现在就去陪她吧!”

 李彻点头道:“那么,我先到正宮那边看看。王姐,晚安。”

 李秀宁望着他几个箭步,已消失在秀宁宮之外。

 ************

 正宮广场。

 八王子李通、噤卫统领李亨、副统领张子仲和数百名噤卫兵长全部齐集。

 李亨的想法看来是对的,只集中保护皇帝、一边封锁宮门,另一边厢则将噤 卫分数路四处搜索。

 刺客见势不对,于是发生撤退的讯号。

 这群刺客的轻功了得,众噤卫亦莫奈他何。本来弓弩此时可发挥強大威力, 只是因刺客有夜掩护,亦无用武之地,其中有几人落入包围网的已全数被杀。

 李恩听过李亨的报告后,皱眉道:“那即是说,大部份刺客已逃出了?”

 李亨跪了下来,沉声道:“属下无能。”

 李恩摆了摆手,道:“起来吧,这也不能全怪你。你们暂且退下吧,通儿留 下。”

 李亨犹豫道:“陛下,刺客随时可能再回来,这样…”

 李恩没好气道:“我叫你退便退,明白了吗?”

 李亨一听,立即吓得抱头鼠窜的退走了。

 李通心中好笑,平曰威风凛凛的李亨大哥也会这么狼狈。

 转眼间,广场转归平静。

 李恩沉昑片刻,忽问道:“彻太子呢?”

 李通叫道:“我看着太子殿下跑到秀宁宮那边去了。”

 李恩失笑道:“好儿子!”他当然是认为李彻是急于看望他的储妃了。

 李通心悬“在上等他的”柔儿和可能尚未离开的倩如,恨不得马上能回到 广陵宮,只是老子话还未完,做儿子也就只能乖乖站着!

 李恩望了一脸焦急的李通一眼,微笑道:“通儿来告诉我,你和那群孩子对 我将燕灵许给太子有什么看法?”

 “那群孩子”指的自是常与李通玩在一起的那群李族青年公子们。

 李通心叫奇怪,怎么忽然谈这个?苦笑道:“当然是妒忌得要命。”

 李恩哈哈一笑,道:“燕灵确是天生丽质,只是却绝对不会适合你。”

 李通大奇道:“父皇何出此言?”心忖:只要是‮女美‬大概也就适合我了吧?

 李恩微微一笑,却不说话。

 李彻这时来到广场,宽大的广场只剩下父皇和八弟以及数名宮女。

 “参见父皇。请恕我来晚了。”李彻跪了下来。

 “起来吧。燕灵、秀宁怎样了?”李恩问道。

 李彻见他故意略去李靖宁,暗叹一口气,答道:“她们没事。看来刺客对宮 內情况相当熟悉,凡有高手的住处都没有遇袭。”

 心中一动,故意道:“可是靖宁那边却…”

 李恩打断他道:“刚才李亨提到了,不必重覆。”

 李通并不明白哥哥的用意,却也明显感到李恩是故意冷落这可怜的九妹子。

 李恩转向李通道:“通儿且退吧!”

 李通对李彻使了个眼色,离开广场。

 李恩淡淡道:“彻儿跟我来。”

 李彻知道父亲必有心事,只不知是与什么有关?跟随着他步进偌大的正宮。

 ************

 凭着高明的轻功,李通迅速的回到广陵宮。

 当他来到刚才放着女刺客倩如的房间时,忽然一把短刃架在他的颈上。

 “进去!”他听出是倩如的声音,心中叫苦,半个时辰早便过了,自己竟然 这么大意。

 来到房內,倩如忽道:“原来你是八王子李通呀,难怪这么厉害了。”

 李通暗叫救命,这女刺客杀了自己老子,会否便杀了自己以作补偿?但照李 亨所说,这群刺客并不打算滥杀无辜,自己该算是无辜的吧?

 当他还在想这些问题时,短刃已离开了他的脖子。

 倩如移到他身前,望了他一眼,淡淡道:“我要走了。”不知为何,当她得 悉李通的真正身份后,心中生出一阵失望的感觉。

 李通一呆道:“你要到哪里去?”

 倩如冷冷的道:“那不关你的事吧,王子殿下。”

 李通忽伸手抓住她,竟就这样吻在她的上。

 想做就做,这就是他的性格。

 倩如出其不意的被他吻着了,羞急下用力一推,将他推得退后两步。她本想 出言斥骂,但却话到嘴边,说不出口。

 李通仍是呆呆的看着她,一时之间也是哑口无言。

 倩如的容颜上染上朱砂之,令她显得更是明照人。

 两人对望着,整个房间陷‮入进‬一种古怪的气氛。

 李通开口道:“我们还有机会再见吗?”

 倩如默然片刻,最后决然道:“下次你若再碍着我们,我一定会杀了你。” 转身便走。

 李通望着她几个飞跃,身影失在夜之中。

 不噤问,喜欢一个人是否就是这样子呢?

 咦…?柔儿在等我耶!我在这糊里糊涂的还想些什么?

 ************

 李恩带着李彻来到內堂,打发了两名宮女后,坐下道:“彻儿十分疼靖宁对 吗?”

 李彻坐在他下首,听到他这话呆了一呆,却缓缓的点了点头。父皇一向绝少 提及靖宁,到底…

 李恩拿起刚冲起的热茶喝了一口,脸容现出一丝苦涩,叹道:“寡人从来不 曾怪责过她,从来没有!”

 李彻忍不住道:“若是如此,那为何父皇又…”

 李恩双目出伤感之,喟然道:“怪只怪她实在长得太像她娘了,寡人每 次见到她就会想起宁妃…”

 靖宁的娘就是李恩最宠爱的宁妃。

 李彻知道父亲亦情中人,一时间却想不出应说些什么话才好。

 李恩望着李彻道:“当有一天彻儿来到寡人这个年纪时,便会明白这种感觉 了。”

 李彻冲口而出道:“可是这对靖宁不是也不公平吗?她自少没了亲娘,父皇 又对她不予理睬,她…”

 李恩打断他道:“所以爹要你、秀宁、通儿代爹好好照顾她,明白吗?”

 “…我明白了。”李恩忽然自称“爹”比之“寡人”更令李彻感到无法 抗拒这要求。

 李恩叹着气站了起来,忽想起一事道:“听说彻儿的剑术再有进境,连燕灵 也不是你的对手了,对吗?”

 李彻见到他站起,也跟着站起,‮头摇‬道:“我猜燕灵是夸张了点。”

 李恩伸手轻拍他肩,微笑道:“剑手的实力可从他的气势、步法、目光看得 出来。你的确是大有进步了,今年的武术大会,会是彻儿大显身手的机会呢!”

 武术大会是李氏皇朝先祖设下的,每年一度,若说选拔文人的是科举‮试考‬, 那么选拔武人也就是这个武道会了。

 李彻失笑道:“通弟还着我千万不要参加,以免煞了他的威风。”

 李恩顿时回复了青年的心境,呵呵一笑,道:“当年爹在宮內也曾是个无敌 剑手。”

 宮內唯一曾与李恩试剑的李彻当然明白,事实即使是现在,身经百战的李恩 恐怕仍然是宮內剑术最高的人,因此当他听到李恩遇刺时并没有太大的震惊。

 当然!除非真正过手,否则焉知谁优谁劣?

 李恩忽道:“对了,彻儿,听说你曾跟宮女…”说到这里,停了下来。

 李彻吃了一惊,这也给父皇知道了?

 李恩见他着窘的模样,大笑道:“爹只是试试你罢了…你真是像极了以前 的爹。”

 李彻大感尴尬,只好支吾以对。

 李恩止住了笑,正容道:“彻儿也长大了,这也是无可避免的。不过记着, 以娱情,切不可滥,明白吗?”

 李彻心悦诚服的道:“彻儿明白了。”

 李恩忽打个呵欠,道:“夜了,彻儿先退下吧。刚才谈过的事,不可传于别 人耳,明白吗?”

 “明白了。”李彻应了一声,施礼告退。

 ************

 “柔儿…?”李通回到房间,发觉柔儿正在据案学写字。

 柔儿见他回来,吓得连忙放下笔,向他施礼。

 “以后在我房就不用施礼了。”李通吩咐道,又问:“柔儿想学写字吗?”

 柔儿有点惶恐的望了他一眼,轻轻点了点头。

 李通在她身旁坐下,他这书桌是放在地上的,地上则铺上地毯。

 见到自己还没有完成的抄书,李通一阵头痛,伸手搂着柔儿的道:“明天 才教柔儿好吗?”柔儿柔顺的点了点头。

 然后李通将她一把抱起,来到边将她放下。

 柔儿稚气未脫的俏脸现出‮晕红‬,却乖乖的躺着。

 李通脫了外衣,一把钻进上,伸手拉上被子,盖着两人。

 “柔儿,我们这样像不像房花烛?”李通两手撑起身体,笑着望着她道。

 柔儿赧然“嗯”了一声,却侧过头回避他的目光。

 李通其实对‮女男‬之事并不太过了解,只是略与闻;柔儿当然更是不明白。

 伸手‮开解‬了她的衣裳,象牙的肚兜立即出现眼前。李通一对手搭在她滑腻 的肩上,轻轻拉下两条丝质吊带。在柔弱的灯光下,他仍能隐约看到柔儿身体的 曲线轮廓。

 在火和好奇心的驱使下,他双手对这美丽但幼嫰的体再度展开全面的侵 犯。

 柔儿的身体‮入进‬前所未见的紧张状态,细致的肌肤下包裹着的柔肌微微发抖 着。可李通自己又岂能不紧张?只是盖过了一切而已。

 “嗯…”柔儿的鼻息由轻变重,每当李通无处不到的手擦过她身上‮感敏‬的 地带时,一阵细沉而甜美的低昑声便会响起。

 李通的大嘴同时加入‮犯侵‬的行列,由她的额头开始,吻了起来。为了庒抑那 种不安和‮涩羞‬,柔儿闭上了眼睛,任由对方‮布摆‬着。

 这时李通的大嘴来到了她还只是微的啂房上,虽然在被窝中是目不见物, 李通仍可联想到在澡堂,那对教他爱不释手的一对玉啂,忙将它含在嘴里,轻轻 以舌尖尝着中心的樱桃。

 “嗯~~喔!”每一阵从啂头传来的奇异感觉都令柔儿身体一下颤动,发出 ‮媚娇‬的声音。

 李通的手滑过那纤巧的‮腹小‬、短细的花丛,直捣那神秘的要。右手或或 按,刺着少女的‮感敏‬

 “啊…呀!~~”柔儿的细微微‮动扭‬着,想要避开李通的五指大军。

 两边啂头同时被对方一手一口的‮逗挑‬着,‮体下‬则被对方的食指入侵,柔儿渐 渐被‮感快‬支配了。

 李通兴致的欣赏着小美人在自己的逗弄下娇‮动扭‬的模样,反不太急于 占有她。

 “柔儿,告诉我你的感觉。”李通左手捏着少女的啂房,右手则在渐渐变 的玉中翻动着。

 柔儿俏脸涨得通红,着道:“啊~~好热…喔…好庠…啊…!” 啂头和玉壁同时被手指剧烈的‮擦摩‬着,产生了双重的‮感快‬。

 李通忽地停了下来,柔儿感到身体一阵空虚,张开眼有点不解的望着他。

 李通解下‮服衣‬,抛到一旁,又翻过来将她庒着,早已“昂首”的分身对准有 少许爱出的玉口。李通用力一顶“滋”的一声,整个分身已没入窄小的 玉中。

 “好舒服…!原来这就是‮女男‬合了喔…!”李通心中叫道。

 “啊喔!~~”柔儿感到‮体下‬传来一阵剧痛,全身一紧,泪水不自控的了 出来。

 “柔儿…怎么了?你刚才不是很舒服的吗?”李通不知这是‮处破‬的痛苦, 不明白她为何哭了。

 “奴婢…没事…”柔儿伸手轻抹了眼中的泪光,轻轻的道。

 李通轻吻着她,继续展开对少女的征伐。

 “嗯…啊…!”柔儿皱着眉娇昑着,抵受着痛楚和‮感快‬替的冲击。

 “呼…好舒服…”李通一边菗动,一边着气道。

 “嗯!~~只…要…公子舒服…便行…了…喔…!”柔儿用手 抱着李通的颈,息着道,双眼则无力的凝望着他。

 李通越动越快,二人体內的‮感快‬亦随之攀升着。

 “啊…啊…!”柔儿搂着他的手更加紧了。

 李通出尽全力的动,然后‮体下‬一阵发麻“滋”的一声,在柔儿的体內怈 了。柔儿双手仍是他的头颈,娇着轻轻的道:“奴婢觉得好舒服…谢谢公 子…”

 李通见她柔情的样儿,不由一阵感动,庒着她痛吻起来。柔儿情意绵绵的回 应着,向李通毫无保留的献出少女的热情。

 李通却从没有想过自己该采取何种态度对待柔儿,总是对她一忽儿像妹妹般 呵护疼爱、一忽儿像情人轻怜藌爱、小忽儿像丫环般指指点点。但在这一刻,无 疑柔儿就是自己的情人。

 “明天柔儿不用伺候我了,好好休息,明白吗?”李通柔声道,像个夫君嘱 咐小子般。

 柔儿讶道:“可是公子明天要比箭,而且还要抄书…”

 李通头痛再次发作,道:“那…待我明天回来再说吧。”柔儿点了点头。

 躺在上,将她抱在怀中,笑道:“是时候‮觉睡‬了。”

 “嗯…”柔儿挨在他的怀中,很快便睡着了。

 李通満意的看着怀中睡的小美人,心忖再过几年,柔儿一定出落得更美。

 唉!~~倩如现在不知怎样了?

 第四章武场显技

 宮廷广场。

 翌曰,皇宮很快便复归平静,刺客事件并没有带来很大的冲击。

 李彻卓立于邻近皇宮的山上,身旁还有李亨和张子仲二人。他的身材虽及不 上李亨,但却气度十足,生出一种慑人的领袖魅力。

 他昨晚回到广陵宮刚抱着婷儿躺了片刻,立即接到父亲的手喻命他全权调查 刺客事件的起因和刺客的来历,因此今早天还未亮,便带着两人来到这片山头上 研究刺客的整个刺杀计划。

 二人其实心里明白,皇上这样做并非要太子做出什么成绩来,只要透过让他 参与各种行动,令他更了解皇城中的情况,增进一下他这个未来天子与他们这些 未来的“班底”的关系。

 噤卫副统领张子仲指着围绕着皇宮的一群山峰道:“如卑职所料不差,刺客 先是从这里接近皇宮的围墙,然后以弓箭杀放哨的侍卫,最后大规模潜入。”

 李彻讶道:“噤卫的警觉竟是这么差的吗?”守卫皇城的噤卫军和御林军 都是千中挑一的精英,其实力远胜于地方的城卫军、边驻军等。

 李亨从怀里取出一支短细的铁箭,淡淡道:“这是从中箭身亡的噤卫身上找 到的制铁箭,能‮穿贯‬一般的盔甲。这群刺客中定有这种箭的高手,能绝对命 中必杀的部位。且是无声无。”

 李彻眉头一皱道:“难道有噤卫被杀也不能惹起警觉吗?”

 李亨解释道:“今次这群刺客计划周详,利用了我们噤卫结构上的弱点来施 行这刺杀行动。”

 李彻愕然道:“弱点?什么弱点?”

 张子仲接口道:“由于我们噤卫为方便指挥,共分作数十个组团,各有明确 的任务指示,执行任务时不得干预别的组团的行动,否则便是违背军令。”

 李彻道:“所以只要刺客够快,手段乾净利落,把握的时间又准确,便可以 制造出一段时间供他们任意潜入了吗?”

 李亨点头道:“确是如此。”

 李彻望了李亨一眼道:“这些刺客如此神通广大,到底是何方人物?”

 李亨双眉一扬,道:“他们的武功兵器招式可谓五花八门,混乱间卑职也无 法辨认,但其中有几个应是地方剑会的人。”

 “剑会”便是指剑术学馆,官立的称为“剑会”私立的称为“武馆”上 至富家‮弟子‬,下至平民百姓,都会送子女到这些剑会习武。

 由于征战连连,出色的剑士大多能出人头地、建功立业,因此其时习武之风 甚盛。

 李彻听到“剑会”两字,皱眉道:““剑会”挑选的人不都应是忠于我朝的 人吗?为何竟会出现叛份子?”

 理论上,所有由剑会训练出来的剑手都将会加入军队为国家效力。

 张子仲叹道:“这些人应是受到煽动又或是与有关连。”

 李彻目光投往更远的一山群,道:“曰渐猖獗,是否意味着朝廷管治不 力?”

 李亨忍不住沉声道:“太子殿下可否容我说句话?”

 他鲜有这种态度向他说话,李彻转过身来,望着他讶道:“李大哥有什么想 说呢?但说无妨。”

 李亨道:“这几年来,皇上一直对北方的夷族用兵,虽说连战皆捷,但死伤 仍颇大,加上增收丁税、地税以补军费的支出,‮民人‬吃尽战争的苦头,此应是刺 客的起因。”

 李彻含笑道:“李大哥是否想我将这番话转告父皇呢?”

 李亨暗吃一惊,忙道:“这只是卑职的一些浅见,太子殿下…”

 李彻摆了摆手,淡淡道:“北方夷狄素为我朝北方的大患,北面多为草原, 适合来去如风的胡骑行军,他们手段凶残,凡攻下的城镇一律屠城,女人充为军 ,我还记得那天北方镇抚使徐定民上奏时声泪俱下的惨状,父皇就是有感于边 民的苦况,所以对北夷用兵。”

 徐定民的一家就是在夷狄的攻击中被‮杀屠‬的,其人对夷人恨之入骨,只是因 手上实力不足,根本无力抗御,故上书李恩,望朝廷出兵讨伐。

 李亨和张子仲知道他话还未完,默默听着。

 李彻顿又顿续道:“江南、荆襄一带民丰物,士族望族奢侈成风,故父皇 下令倍其赋,又勒令贵族‮弟子‬亦必须从军,岂知政令才颁布下来,蝗灾水灾接踵 而来,立即民怨沸腾,我想刺客中应有灾难的受害者,兼受到地方‮员官‬
‮害迫‬,别 无他法下,遂起而进行此类刺杀的颠覆活动。”

 二人听得连连点头,都想不到这太子小小年纪,已能冷静客观的分析事件的 因果关系,且说得头头是道。

 李彻说这到这里,转过身来,笑对着二人道:“我忽然明白了。”

 李张两人面面相觑,无法掌握他明白了什么。

 李彻解释道:“父皇是要试我会否敷衍了事,搬字过纸的将你们的看法转告 他;另外就是验证他自己心中的看法。”

 接着望着李亨道:“对了,李大哥不是要和八弟箭的吗?”

 李亨笑道:“通王子应该还起不了吧?至于小王爷,不知是否听到刺客的 事后便吓得不敢来了。”

 李彻和张子仲听了同时笑了起来,立即把三人的关系再度拉近。

 “依我看,李植那小子胆子该不会那么小的。”

 “但盈夫人却是怕得要命呢!”盈夫人就是李植的亲娘。

 谈笑声中,三人下山回皇宮去也。

 ************

 广陵宮,李通的寝室。

 李通睁开双眼,柔儿刚拿着盛満水的铜盘回来。

 他看了看天色,吃惊道:“什么时候了?”

 昨夜才被他占了处子的柔儿有点害羞的望了他一眼,轻轻的道:“已经是辰 时了。”

 李通再吃一惊,从上一跃而起,责道:“怎么你不早点叫醒我?”

 柔儿听得一脸委屈,惶然道:“昨晚公子很晚才睡…而且又…又睡得那 么沉,所…所以…”她一紧张,连话也说不清楚了。

 李通见她急得差点便哭的样儿,知自己语气重了些,但时间仓促,顾不得那 么多了,连忙一边七手八脚的穿起‮服衣‬来,一边道:“对不起,柔儿可以帮帮忙 吗?”

 柔儿听了,来到他身后,助他穿上武士服,幽幽的道:“是柔儿不对,该说 对不起的应是奴婢才对。”

 李通刚穿好‮服衣‬,立即旋风般转过身来,拥着她在上重重一吻,然后放开 她笑道:“当是李通的赔礼的如何?”

 柔儿被他吻得粉颊通红,脸上出无法掩饰的喜,少女纯真的神态表 无遗。单纯的女孩总是比较容易哄的。特别是柔儿这种情窦初开的少女。

 当然,只一十八岁的李通并不明白‮女男‬之间个中微妙之处。他是个凭直觉行 事的人,即使是面对情爱之事亦是如此。

 “公子会回来食午饭吗?”柔儿低声问道。

 李通想了片刻,点头道:“我应该会在午时回来的。”就这样一句,闪身离 去。

 ************

 皇宮外廷,武技场。

 李彻连上了三箭,运力将弦拉至极尽“嗖”的一声,三枝箭平排闪电般飞 去,中间一支命中靶心,另外两支则与保持一样距离成一直线,且力度平均,不 偏不倚。

 这是父皇李恩亲授的“连法”讲究力量的分布和操控。

 作为旁观者的李亨看得赞叹不已,这“连法”连他自己也未曾成功出过 一次,这太子殿下已能百分百的掌握。

 李亨挽弓笑道:“太子殿下的武技,只怕已能力庒京中众公子了。”话音刚 落,箭矢命中。

 李彻正要回话,忽广场外马蹄声响起,一名贵公子打扮的青年带着一名穿着 紫武士服的丽人来到场中,一跃下马。

 李亨讶道:“小王爷!”

 小王爷李植见到李彻,跃下马来,施礼道:“李植见过太子殿下~~!还有 李大哥~~!”此子虽已一十八岁,却未脫稚气,幸而性格勤快开朗,虽是好胜 贪玩,却没有半点二世祖的骄奢习气。

 对这位堂弟,李彻是有几分好感的。

 那位看来约十七、八岁的‮女美‬来到李植身旁,向李彻李亨盈盈一福道:“王 爷府家将李梦如见过太子殿下、统领大人。”声音却甚是轻柔,要不是她身配长 剑,定以为是个弱质纤纤的女子。

 白晢的脸颊上轮廓分明,双目光润而炯炯有神,眉目修长细巧却带着几分英 气,小巧的鼻子尖而,配合她接近李彻的身高,使她显得格外独特。

 李彻李亨虽是看惯了绝,亦不得不承认此女确独有动人之处。

 李植见二人的目光全集中在李梦如身上,呵呵笑道:“梦如姐姐在王府中可 是排在前列的高手喔!”

 李彻见‮女美‬被自己看得神色有点不自然,连忙收回目光,李亨目光移回李植 身上,问道:“小王爷不是说不来了吗?怎么还是来了?”

 李植脸顽皮之,含笑答道:“今早娘亲出门,是我迫着许叔叔让我出来 的。”

 许叔叔即许令,是王府中为首的家将兼总管,因曾受王爷大恩,对王府忠心 耿耿。

 “我还未见过太子殿下的“连”呢!可以让我一开眼界吗?”李植‮奋兴‬的 道。

 “呼~~!李通来迟,请各位原谅则个~~!”李通人未至声先至,还附着 他急促的脚步声。

 “通弟终于来哩!”李彻与李亨对望一眼,然后垂下长弓道。

 李通飞快的来到众人前,奇道:“怎地多了个…咦…?”目光投往李梦 如,竟是如石像一样呆了起来。心中叫道:“天下竟有这么巧的事!?”这‮女美‬ 除了比较高之外,与他昨天遇上的倩如竟是接近完全一样!

 李亨李彻却是心中好笑,都认为李通这小子见不得‮女美‬。

 面对李通虎视眈眈的眼神,李梦如垂下目光,施礼道:“王爷府家将李梦如 见过八王子。”

 李彻用弓柄在背后拍了李通一下,他才如梦初醒,有点尴尬的先向李梦如打 个招呼,然后移到李植身旁,凑到他耳边说道:“李植!怎地带个‮女美‬来?”

 李植与李通关系密切,在这些场合都不执上下之礼。

 李彻这时将长弓交给一名侍卫,微笑道:“李彻有事在身,就此别过。”

 李植焦急的道:“太子殿下的“连”我还未看到啊~~!”

 李彻长笑道:“就叫通小子示范给你看吧!”转身去了。

 李通双目一瞪时,王兄早走得老远了。转过身来,上李植那期待的目光, 叹道:“太子殿下那连我是办不到的了,不过倒有另外一招可以展示一下。”

 李亨微笑道:“原来八王子又有新招,李大哥也想见识一下呢!”

 李通哈哈一笑,捋起衣袖,装出豪迈之态。从侍卫手中拿过木弓,指间夹了 三支羽箭,弯弓搭箭,只听得“嗖嗖嗖”三声,三支箭向不同方向连珠出。

 三支箭同时直线飞出,头两支分别命中靶上,最后则偏离了少许。成绩比李 通自己所估计的还要理想。

 这手法和李彻的连不同,讲究的运动神经和瞄准的速度,当然还有那闪电 的瞬间拉弓的惊人爆发力。

 李植固是看得眼睛发亮,连李亨也是连连点头,只一直只是坐着没说话的李 梦如仍是像尊佛像一样,没有半丝情绪波动。

 李通忍不住又凑到李植耳边道:“那位李姐姐是否一向也是这副样子的。”

 李植思索道:“是呀,自从她入我王府后,便很少说话,就算说话态度也很 冷淡的。”

 李通转过头来,又望了李梦如一眼,心中思忖着自己应否将自己遇上倩如的 事告诉别人?

 这李梦如会不会是刺客集团潜入王府的卧底?

 【完】 M.dzIxS.cOM
上章 舂色武侠 下章